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8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8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灏祝匆材芩嗲搴蠊!

事发太过突然,贵妃也变了脸色,跪在地上,定定抬头看向皇后。

反是德妃不急不徐,一通理由找下来,看似为贵妃喊冤,实是重重又添上一脚。

“本宫知道你们,平日里争风吃醋,倒没想到贵妃你有这么大的心胸。”冷笑一声,皇后斜睨了贵妃一眼。

“贤妃宫中搜出了脏东西,还能禁足自己宫中,本宫就奇怪了,贵妃怎的如此不知避嫌,就在贤妃宫里审了起来,原来还有这一层关系在呐,可当真亲厚。”

顿了顿,皇后一拂袖子,转身往外走。

“来人,剥去朱媛贵妃服制,连同贤妃,一同打入冷宫看管,同党尚未查明之前,本宫不许她们有事。”

青萝面无表情的应了声是,早有乖觉的小太监扯着贵妃的头发,把人一路拖了出去。

“容华宫和明秀宫所有宫人,一律分开关着,是谁指使,还有谁是同党,务必给本宫审出实话来。”

“本宫知道,这么问你们,一定全是喊冤,本宫不想听喊冤,只想知道,这些脏东西,是怎么混进后宫里来的。”

青扇赶紧一路小跑去调配人手。

叹了口气,皇后看了眼被拽出去的林充容。

“本宫将后宫委给朱氏,不想竟出了这等大事,不论日后查明朱氏是否冤枉,贵妃之位,她都不配担当。”

皇后缓缓回头,目光依次从自己身后跟着的二妃九嫔身上扫过。

“诸位妹妹,滋事体大,为保诸位姐妹平安清白,这几天所有人紧锁宫门,不许外出,更不许私相传递东西,若被本宫发觉,便是朱党一伙,可明白了?”

德妃率先趴去了地上,指天誓日谨遵吩咐。

想借皇上的刀杀我?

朱媛,你未免也……太不会用了。

既然你如此心急,我倒不妨让你看看,借皇上的手杀人,应该怎么做?

本宫自十六岁入宫,皇上纵使再厌弃本宫这个皇后,难道还能有人比本宫,更了解皇上的喜恶?

“替本宫传白状元,入宫进见。”皇后盛怒,破天荒把手从前朝缩了回来,张口就关了整个后宫的禁闭,宫里一次性倒霉了两位高位妃子,自然不敢有人直撄皇后锋芒。

青扇才抹着老泪感慨自家娘娘总算开窍,收回后宫大权,猛的见皇后往书桌前一坐,差点没给自家娘娘跪了。

我的娘娘哎,趁热打铁啊!

怎么扭头又召起白状元来了?

皇上要怎么糟蹋朝政那是国丈该管的事啊,后宫麻烦您再看一眼吧求您了……

当然,皇后完全没看出来青扇内心里排山倒海的掀桌情景,伸手翻了翻折子,顿时又觉得轻松了不少。

没了之前那些个替禁足贵妃求情的请安折子,看着都觉得神清气爽。

至于冰灾?

年年哪儿不闹点灾出来,正好这次科举也完了,该是把那些个读书人踢出去历练历练了。

拨米拨银划地安置,灾民再闹也闹不上京城,早有地方上办得妥妥帖帖,到了国库左不过又是一轮省银子,克扣一下皇上寻欢作乐的力度,多少都回来了。

她至于替皇上操那么些个心?

当然,莫名其妙的欢乐轻松感,在穿着青色绣锦鲤朝服的青年一丝不苟的往自己面前帘子外的丹阶跪下时,瞬间就和个在空中闪着太阳光反射出来油腻腻的七彩肥皂泡泡一样,噗的一声给破了。

如果白行远和自己一块儿死回来的话,绝对不可能是这种反应。

说实话,皇后召白行远,其实也没抱太大的希望。

当初自己死第二回时,那个侍卫首领和自己一样当了回炮灰,也没见人家死回来。

“微臣白行远,参见皇后娘娘,愿娘娘千岁金安,长乐未央。”在皇后心里有着所谓青梅竹马一块儿玩泥巴情分的状元郎跪得其实有点不明不白。

按理说朝上没事,后宫也没来得及收到什么风声,唯一奇怪的地方就是西厂的人突然跑上门来死活吵着要拉自己一块儿喝酒。

自己在皇后授意下接手东厂暗桩的事儿,虽说知道的人不多,但只要有心,也不是打探不出来消息。

结果他还没来得及应承,皇后宣他入宫的诏书就来了。

“白……卿。”皇后几乎是一脸悲壮的表情,憋了半天,才字斟句酌的吐了一句。

“近来身体……可有不适?”

青萝:“……”

白行远:“……”

“这话娘娘问错了,应是微臣问候娘娘,近来心情可好。”白行远笔直跪着,稍稍抬头,脑袋转向帘子方向,眼睛还是看着地。

青萝自动自觉去守门。

“今天宫里出事,想必你们都已经得了消息,本宫只求东厂勿要让本宫失望。”皇后默默叹了口气。

白行远:“……”

西厂就是再本事,也不可能这么第一时间收到什么风啊娘娘!

你真的当东厂的暗卫个个都会千里单独传音术么?

“回禀娘娘,东厂不敢窥探后宫诸事,还请娘娘示下。”

皇后兴致缺缺的摇了摇头,摇完了才想起来对方也看不见。

现在不知道,出宫那会儿估计消息也就到了。

“西厂的柳大人忠心不错呐,贤妃刚出事,就忙着想来踩上一脚,西厂这么落魄,竟然也能比东厂率先知晓后宫事宜,本宫念在白家世代忠良,就再给东厂一次机会。”

顿了顿,皇后缓缓站起来,走到帘子边,伸指拂过珠子。

“查明白,还有谁是同党,再去外面放出风来,皇上虽受重伤,却依然宠幸对他毫无爱意的惜言昭仪,再把昭仪娘娘那位份怎么来的,添点油加点醋给本宫放出去。”

白行远终于抬眼,颇觉诧异的看了眼帘后。

“娘娘……你……”

素手拨开轻纱幔帐,层层珍珠碰撞之声中,自入后宫以来便再没在朝臣中露脸的皇后娘娘,终于慢慢踏出了那层屏障。

“不错,本宫的确,生气了。”

白行远那一瞬间,差点没想挖了自己眼珠子。

窥探皇后是死罪啊!

“冰灾,朝廷要省些银子,后宫要着人看守冷宫,人手不足,今天起撤去皇上身边一半守卫,惜言昭仪伤了皇上,就传阖宫太医都来给皇上诊治,西域狼子野心,本宫怎容得她伤了皇上。”

那你直接把昭仪咔嚓了不就完了么,居然还撤去皇上身边一半侍卫……

金殿御笔钦点的状元在内心默默垂泪。

“以咱们皇上的耐心,本宫能赶在年前,为前贵妃……”

顿了顿,皇后目光越过努力减少存在感的白行远,看向门口的方向。

“发丧。”

第11章 帝后翻脸

不得不说,经历了两朝皇室的倾力打压,东西二厂的势力已经被压缩到了最小。

尽管皇后有意扶持,却也没办法拼得过自家老爹在朝中盘根错节的关系网。

一边白行远还在拼了老命的查到底是谁能第一时间就报与知道东厂与自己联系的事,一边涂墨之已经开支着手借着冰灾的幌子,清理朱氏一族了。

几乎就在朱媛被打入冷宫的第二天,朝中弹劾朱黎的折子便和雪片一样,呼啦啦的全飞去了皇后的凤仪宫。

侵吞良田,私收贿赂,买官敝爵,公然售卖科举考题,凡是能想得出来的罪状,皇后案头都压了至少一份,只差一条拥兵自重妄图谋反。

毕竟兵权还真没安在朱家头上,想栽赃还有点难度。

皇后难得没有运笔如飞,呆呆的看着满桌子的奏折发呆。

清理政敌是好事,能一次性把朱媛连根拔起,自己的后位也能坐得更稳妥些。

但现在的问题……好像已经不是需要去保住后位的事儿了吧。

什么事儿也没得比保命更大的。

当然,还没等皇后彻底理清楚一个一二三条,皇上就一路畅行无阻的冲了进来,左腿上拖着鼻青脸肿的王公公,右手上挂着钗环散乱的德妃,身后还跟着一串儿诚惶诚恐的凤仪宫人。

“朕不就是纳个昭仪,你至于要把媛儿废为庶人?”

皇后默默抬头,还没等站起来行跪拜大礼,皇上的手指头就已经点上了自己的鼻子。

“朕知道你又要说什么祖宗礼仪天子威严,朕就要一个昭仪又怎么了,皇宫那么大,多一个人,怎么就碍了你的眼了,朕早就不来你这儿给你添堵了,现在你倒管起朕了是不是?”

皇后:“……”

所以说,这到底是谁给皇上吹的枕头风,吹了半天也没吹到点子上。

“臣妾管皇上?臣妾不敢。”往旁边挪了两步,皇后慢慢绕过桌子,走到皇上面前,稳稳弯了弯膝盖。

“惜言昭仪乃西域所贡,皇上封赏昭仪,自是为了两国交好边境安宁,臣妾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因为这个而对皇上心生不满?”

顿了顿,皇后努力拗了个满脸关切的表情,微微抬起头。

“至于朱氏,她连同贤妃在后宫行巫蛊之事,诅咒皇上,臣妾自然要依律行事,只是还有些事情尚未查明,臣妾才留了朱氏一条命,否则单凭从朱氏宫中搜出的巫蛊器具这一项,证据确凿,就足够她满门抄斩。”

然后还战战兢兢跪在一旁的青萝,就听得耳边清清脆脆啪的一声脆响。

皇上一巴掌直接扇去了皇后脸上。

“那是朕的媛儿,是贵妃!”

原本就已经是冰点的凤仪宫气氛瞬间降到了零度以下。

哪怕是当年皇上再怎么为纳美人之事和皇后大吵,也只不过是砸几下古董花瓶笔墨纸砚什么的意思意思,虽然那花瓶是砸在了皇后脚下,但好歹还有那么一层遮羞布,不算彻底撕破脸。

现在居然是皇上在皇后的地盘上为了贵妃把皇后给打了?

皇后捂着脸,一时之间只觉得脑袋有点发懵。

贵妃在皇上心里是个什么分量,她一直都很清楚。

以皇上那不着四六成天拈花惹草的脾性,就是打死皇后,她也不信皇上能为了哪个女人遣散后宫一干佳丽再洗心革面奋发图强治理国事从此一心一意忠贞不二。

贵妃只不过是曲意逢迎投其所好,皇上瞌睡就殷殷勤勤的帮忙递枕头,皇上用得着时便想起来,用不着时绝对也不会找她。

毕竟再新鲜,贵妃也在这宫里待了两三年,皇上早看腻味了。

“臣妾身为皇后,不能眼看朱氏谋害皇上,且后宫之事,臣妾本该替皇上分忧,惩治宫嫔,肃清宫闱,是臣妾职责,臣妾不敢徇私,贵妃宫里的人现在都在天牢里拘着,皇上若是要问,臣妾这便着人去传。”

皇上右脚刚抬起来,王公公就已经迅速扑了过去,双臂一张,干脆把皇上两条龙腿都死死抱在了怀里。

“皇后娘娘说的在理啊皇上,皇上您想,之前您要封惜言昭仪的消息封得死死的,皇后娘娘什么都不知道,过后封赏的诏书还是皇后娘娘亲笔写的呢,娘娘怎么会因为区区一个昭仪来为难贵妃,容奴才说句掉脑袋的话,莫说皇后娘娘和贵妃素来就没不好,就算是皇后娘娘再不满贵妃,也不至于拿着昭仪来做筏子啊。”

皇后:“……”

所以说,连一个太监都活得比自家皇上来的明白么。

“皇上若要觉得臣妾偏私污蔑贵妃,那便自己去问,人证物证都在,臣妾不说什么,只是有一点,臣妾倒要问问,皇上又有多少天没去上朝了?”皇上难得麻着胆子冲皇后动手,皇后也就相当给面子的没有自己站起来,跪在皇上面前,抬头直看向皇上。

第一次闹着要自杀,好歹看着自己来了,剑尖儿还知道颤两下,这回倒好,她容着贵妃在后宫里胡闹,下场就是皇上直接打到自己脸上来?

她倒想看看,是谁借给皇上的这个胆儿!

皇上那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