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7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7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方法拉下马。

“你说贤妃在哪儿脱簪待罪?”然后回过神来的皇后,再次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耳朵了。

贤妃去跟皇上脱簪待罪,她都能猜得到皇上的反应。

“皇上怎么说?”青扇唯一能抓着空子回皇后后宫事宜的时候,就只有在皇后吃早饭的空档,这时候皇上还被几个大内侍卫和国丈钉在金銮殿的龙椅上打瞌睡,折子也还没送来。

“皇上……”青扇小心翼翼的选了选措辞,最后还是换了个比较不伤贤妃颜面的婉转说法。

“皇上问贤妃,何事。”

皇后:“……”

她真的觉得挺冤的,居然被这么个蠢货连着杀了四次……

巫蛊一案她特意闹得沸沸扬扬,每天皇宫大扫除折腾得所有嫔妃差点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贤妃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搜出了写着皇后和皇上生辰八字的绢人,皇上居然还问?

就算是他再花天酒地天天搂着美人叫心肝,皇后也不信,他的那些心肝们不会趁机在贤妃头上踩一脚。

喝了口粥,皇后示意青扇继续。

“贤妃张口就喊冤枉,从自己侍奉皇上尽心得宜,哭到自己全家为皇上尽忠效力。”

皇后隐隐觉得有点头痛。

贵妃怎么就这么没眼色的提携了一个蠢货。

难道是和皇上在一起待久了,蠢病也会传染么……

“皇上最开始还勉强听着,到贤妃哭诉自家世代为官满门忠良的时候实在没忍住,打了个哈欠,让王公公传了芳修媛来唱曲。”

青扇憋笑憋得难受,伸手给自家娘娘布了菜,才满面红光的接了下去。

“娘娘您是没见当时贤妃那脸色,这会儿已经成了全皇宫的笑柄了。”

“贤妃可有指是被谁陷害?”死过几次,皇后多多少少也有点经验了,自己破天荒拿西域边国交好这种理由,晋了那位昔言昭仪,自然也就没了后来皇上来凤仪宫大闹的戏码,贵妃不会被□□,多半诬陷皇后的一应事宜都还尚在酝酿阶段,不可能会发现自己已经察觉了的事,只不过凤仪宫里的人,也该清扫清扫了。

“西域惜言昭仪现在如何?”懒得再听贤妃犯蠢,皇后喝下最后一口粥,接了巾帕擦擦嘴角。

“娘娘别说,皇上哪进得了昭仪殿,回回都是一大帮子人围进去,又一圈人跑出来,为着这事,皇上身边得侍卫足足添了一倍,上林宫旁边已经搬空了三个宫了,说是半夜闹鬼。”青扇服侍自家娘娘漱完口,看着小宫女撤下桌子,才扶着皇后坐到桌前。

“皇上现在三天两头往上林宫跑,娘娘……”

皇后扭头看了青扇一眼。

“皇上为国家大事考虑,宠幸惜言昭仪,以示与西域关心亲厚,有何不可?皇上如此有心,本宫也很是高兴。”

青扇:“……”

“皇上没说,要如何处置贤妃?”

青萝捧着一大托盘折子进来,皇后一眼瞥见最上头那本十八叠八百里加急血手印折子,顿时头痛欲裂。

又来了……

避得了后宫的*也躲不过朝廷的天灾。

“皇上后来直接让太监关了殿门,又传了宴饮,后来是贵妃派人,拘了贤妃在自己宫里禁足,一应所有人不许走动,这会儿怕是正问着话呢。”

青扇紧锣密鼓的抛下最后一段后宫要闻,精乖地退去了一边。

“有点意思。”青萝已经轻车熟路的把折子放去了桌上,又取了墨条开始研墨,猛的听了皇后来这么句评语,差点没被吓得直接摔了砚台。

因为皇后接下来说的是:

“那本宫就去听听看,贵妃是怎么审的这个案子吧。”

贵妃在第一时间听到门口小太监中气十足的喊皇后驾到时,第一反应是要把贤妃宫里那只该死的鹦鹉拖出去拔毛。

叫什么不好,非叫皇后驾到。

皇上驾到还有点可能,指不定乱逛就逛来了。

至于皇后?现在大概是在凤仪宫里不辞辛苦的批折子,哪有空来管这些鸡毛蒜皮的破事儿。

然后她就看到皇后穿着那身她生平最恨的明黄色衣裙,踩着门口掉落一地的眼珠子,奕奕然走了进来。

淑妃嗤的一声,拿袖子掩着口,第一个站起来,先冲皇后稳稳施了一礼,又瞥着贵妃的位置笑得狐媚天成。

“贵妃姐姐,怎的,这才几天的功夫,就不认识皇后娘娘了?”

“淑妃,在娘娘面前也敢这般无礼?这是和皇后娘娘回话该有的语气么。”贵妃的确有错,错就错在她不该坐了原本只属于皇后的上位。

纵使皇后不在,主位也该空悬。

淑妃冷笑一声,看着贵妃颇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从上首位挪了下来,干脆冲着皇后俯身大拜了起来。

“嫔妾失仪,请皇后娘娘降罪。”

青扇小心翼翼的扶着自家娘娘坐到了那个第一次坐的位置上。

“本宫听得贤妃这儿热闹,倒没想到这么热闹。”贵妃领头,一干主位妃嫔拜完了礼,皇后才接了茶,慢慢悠悠漱了漱口,让众人起身。

“本宫事忙,竟不知这后宫现如今是谁当家,贵妃也能惩治淑妃的不是了?”

屁股才刚挨着点椅子边的贵妃赶紧又重新跪了下去。

“娘娘恕罪,嫔妾也是看淑妃冒犯娘娘,一时情急,并非有意。”

“怎么,贤妃的事,很是难查?”新仇旧恨一起来,皇后也就没了让贵妃起来回话的意思,拿碗盖拨了拨茶叶,干脆歪去了一边。

“这些年,贵妃替本宫分忧可分得好啊,先是皇上闹着要自伤龙体,再来贤妃这儿找出了巫蛊,这下倒好,宫里倒私设起了公堂,贵妃妹妹,下一步要审的,可是本宫的凤仪宫啊?”

于是,所有屁股才挨了一点儿椅子边的嫔妃们,再次齐刷刷的跪在了贵妃之后,五体投地展拜大礼。

“皇后娘娘息怒。”

“本宫瞧你这也折腾了一宿了,倒是问出什么新鲜事儿了么。”

昨晚贤妃宫里明晃晃的烛火亮了一宿,跟贤妃沾点边的西六宫整晚也陪着不得安生,要么派人传话,要么直接搜宫,一大早更是把后宫里叫的上名号的妃嫔全召了过来,皇后也着实好奇,贵妃这是想把脏水往哪个倒霉孩子身上泼。

贵妃一脸尴尬的跪在地上,不起也不是,起了又没这胆子,定了定神,还算表情不太糟。

“回娘娘的话,嫔妾……”

然后就被淑妃利索的接过了话头。

“昨儿贵妃姐姐好大的阵仗,三更天了,派了一堆太监来踢嫔妾宫门,说是事关皇上皇后身体康健,不得不查,妹妹我就想不明白了,这污秽东西出在明秀宫,和我这越溪宫隔了十万八千里的,且阖宫扫洒,多少双眼睛都看着,实在不知道贵妃姐姐还要来嫔妾这儿查什么。”

贵妃的脸彻底黑了。

她那叫查了么?

人是到了淑妃宫门口,问题是连门都没进,直接让淑妃宫里一群小太监一顿胖揍,指着鼻子骂了回去,听说淑妃当时是话里话外指着自己骂个不休,连隔壁德妃都被吵醒了出来劝,才算罢休。

今天倒好,仗着皇后撞来,居然还学会拐着弯说自己越俎代庖没有皇后旨意就敢公然搜宫了!

“回娘娘话,当时娘娘已经睡下,嫔妾不敢惊动,宫里小宫女已经严加审问了,和贤妃素来交好的嫔妃嫔妾都已查过……”顿了顿,贵妃决定还是不理淑妃。

毕竟皇后管后宫,那也只是图一时新鲜,过后还不是该干嘛就干嘛。她有的是时间跟淑妃慢慢磨。

更何况这事牵涉到了皇上,皇后关心,倒也不算奇怪。

只不过明明就是还没准备妥当,怎么东西会跑去贤妃宫里……

“那小宫女想必是查不出什么了,敢接这么掉脑袋的事儿,必定是咬死了也不松口,万幸还没来个畏罪自杀。”皇后抬抬手,示意众人都起来。

“只不过说到和贤妃亲厚的嫔妃……”

皇后微笑着又看了眼贵妃。

“贵妃妹妹,你搜了全宫了,可曾搜过自己啊?”

第10章 金手指技能满点

虽然说不确定,但皇后多多少少……心里也有一个模模糊糊的猜想。

如果真是贵妃陷害,或是贤妃主谋,那个小宫女不可能到现在还活着。

她可是故意留足了整整一天的时间给她们去灭口。

小宫女还活着的唯一原因,就在于她一定还有价值。

不论是贵妃想用她,再牵出别的倒霉蛋,换句话说,也就是所谓的幕后主使。还是想干脆借此机会,反咬自己一口。

问题是……这件事从头到尾就不是自己喊人干的。

皇后最开始大扫除的原意,清扫自己宫人固然是一条,借机让贵妃没有心力去往市井民风里散播谣言也是一条。

只是目前这个局面,简直好得让她意外。

但问题就在于,如果不是自己已经亲历了那次腹背受敌,她根本就不会发觉贵妃的野心已经开始往自己皇后的位置上伸了。

以朱媛的谨慎程度,这事儿一定只有她最亲近的那几个心腹知道,贤妃压根不够格,纵使要联络贤妃替她同背黑锅,打的旗号也一定是扮倒淑妃。

走漏风声这个可能性基本没有。

压根还没发生的事,怎么可能走漏风声。

那么,是谁让写有皇上皇后生辰八字的绢人,不偏不倚正好在打扫屋子的档口,出现在贤妃宫里,就有点意思了。

更有意思的是,那小宫女虽只是负责贤妃宫里侍弄花草的,却意外的……被贤妃点着名的称赞了好几次。

贤妃纵使再想把小宫女灭口,也会被一干妃嫔们挤兑得根本下不了手。

虽然说很荒谬,但皇后总觉得……大概自己去贵妃宫里转一圈,或者能有点惊喜也说不好。

“贵妃姐姐屋子富丽堂皇,臣妾每次来,都觉得天家富贵,不过如此。”早在皇后说要来贵妃宫里略看一看时,青萝就已经奉旨传话,调一队太监,一队仆妇,外带一队侍卫,赶去容华宫,把所有人都看管起来,又各宫叫了一个宫女,亲自带队,一间一间屋子,翻得痛快。

皇后携着淑妃的手,走到荣华宫时,小宫女们正翻箱倒柜忙得热闹。

所幸有青萝亲自盯着,倒也没人敢砸花瓶撕字画。

毕竟贵妃还掌着权,哪怕皇后突然发难,积威之下,没人吃了雄心豹子胆的就敢放肆。

“奴婢找到这个,请娘娘过目。”青萝捧着托盘,身后浩浩荡荡跟了一串儿尾巴,面色肃穆,走到皇后面前,直直跪下,双手举过头顶。

“奴婢怕有人闲话,娘娘们不在,奴婢不敢放肆,已奉旨调来一队侍卫,守住所有房间,充容以上,所有宫的宫女,各派一人,共同搜宫,奴婢与侍卫头领亲自看着,一间一间屋子依次找来,绝计不会有人鱼目混珠。”

皇后瞄了眼托盘里放着的,和贤妃殿里明显是一套的黄色绢人,顿时乐了。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大胆贵妃,竟敢串通贤妃,谋害圣上!”淑妃离皇后最近,伸着脖子瞄了一眼,立刻替皇后把话喊了出来。

皇后伸手,直接把整个托盘都掀去了贵妃脚下。

“贵妃?利用巫蛊,谋害圣上,此人何德何能,能当贵妃。”

自己前次没搜出任何结果,想必朱媛早已把这些东西毁尸灭迹,皇后一时之间也没功夫去想青萝到底是怎么找出来的。

“回皇后娘娘,此事事关四妃其二,牵连着实不小,臣妾以为,贵妃纵使有不臣之心,亦不该如此大意,臣妾斗胆请求皇后娘娘主持大局,彻查此事,一来可以还两位姐姐清白,二来也能肃清后宫。”

事发太过突然,贵妃也变了脸色,跪在地上,定定抬头看向皇后。

反是德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