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6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6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按理说美人才人采女这些事儿,平时的确不该来污娘娘的耳朵,只是娘娘您前些天才发落了后宫……”

皇后默默的叹了口气。

“刚刚说贵妃丢了东西,怎么回事?”宁美人的事好办,左不过就是个美人,出宫打死贬饬都不是个事儿,她就算不发话,以芳修媛的手腕,不出三天,她就能听到宁美人暴毙的消息。

这宫里,最不值钱的,就是皇上的宠爱。

能熬到九嫔的,这一点个个儿都门清。

只是前脚淑妃才来,后脚贵妃就丢东西,这还真是打算闹得没个完了。

“其实说到底也没什么大事,只是那簪子是当年贵妃入宫时太后亲赏的,贵妃平时宝贝得紧,不是阖宫大宴绝不拿出来,素日里都是收着的,今天中午贵妃想起来有颗东珠松了,让拿去修修,结果竟然没找到,想必这会儿贵妃娘娘已经快把自己宫里都翻过天了。”

青萝毕竟是跟着皇后往前朝里跑的,看朝上那些个金刚钻石心的官员们看习惯了,说起话来不如青扇委婉小心,大实话一句接着一句砸下来,通透是通透了,听在耳里也够刺心。

“彻查?”皇后随手翻了翻另一沓折子,终于伸手端了茶盏。

“既然她想彻查,本宫就如她所愿。

顿了顿,皇后缓缓又把茶盏给放了回去。

“替本宫宣白行远进宫。”

后宫乱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好好查查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天卫了。

宫里侍卫宫外禁军,外加东西两厂,就是毅亲王带的兵里,这几天趁着批折子的功夫,皇后前前后后翻了个够,也没找到哪儿有所谓天卫的记档。

当然,皇上手里捏着一支只效忠于皇命的军队,皇后不仅不觉得可怕,反而会老泪纵横的说皇上终于长大了。

但这也并不代表着皇后真的能大度到看着皇上来砍了自己脑袋!

连着杀自己三次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皇上真的对自己起了杀心。

于是,这回轮到青萝一脸如丧考妣的哭着张脸,出去和安抚各宫都快安抚哭了的青扇会和了。

平心而论,皇后召见臣子论事也不是什么大事,皇上是个能拿玉玺当球踢的主儿,百官也就看习惯了皇后娘娘面前的那道垂珠帘,只不过,白状元……是个例外。

在青萝的印象里,皇后第一次见白行远,回头就砸了凤仪宫的一扇屏风两个花瓶三个珠宝匣子,第二次白行远上折子,皇后铁血手腕清空了几乎半个后宫,从此皇上再也没有单独见过皇后面儿。

所幸之后状元爷消停了,安安分分呆在翰林院里看手抄经,没再出过什么幺蛾子,只是现在皇后居然还上赶着召见白行远?

青萝见到青扇后,只攥着她的手交代了一件事。

通知内务府,预备修缮凤仪宫。

第8章 再死一回

“微臣白行远,参见皇后娘娘。”青色朝服,胸口绣银线双鲤鱼,标准的六品翰林院编修服制,比起皇上那张沉迷酒色略显苍白的脸,青萝有一瞬间甚至觉得,眼面前这一位,才是自家娘娘的标配夫君。

同样谨守礼制,同样循规蹈矩,就连做事风格说话语气那一板一眼又能噎死人的劲儿,都一模一样……

皇后手里捏着本折子,费了不少功夫才忍住把东西全惯白行远脸上的冲动。

她还没来得及吩咐,这人倒抢先一步又递了一本。

她倒不知道,什么时候翰林院也开始管起来民路言风了。

“前几日微臣回家路上,坐在轿子里,一路上耳朵边隐隐约约也吹过阵风,娘娘若觉得微臣这折子僭越,还请娘娘赐还,微臣这另有一本歌颂娘娘肃清后宫,规劝皇上,实乃后宫表率臣民之福的折子,请娘娘重新看。”

皇后:“……”

“想说什么直接说,朱媛她的手还伸不到勤政殿。”当年自己还未入宫,白行远也没打算从仕,从小比临而居,隔三差五爬墙过来在相府花园捉蚂蚁的情分,皇后还真不想去多挑什么臣子之礼。

“皇后娘娘牝鸡司晨,善妒无德,残害妃嫔,以致后宫五年无所出。”白行远站在珠帘外,双手低垂。

“微臣的折子已经捡了最能听的说了,难道娘娘不好奇,这话是从何处流出?”

皇后轻轻把折子放在桌上。

皇上不理朝政不是第一天了,皇后牝鸡司晨外间早成定论,那么一大批人被放出宫去,怨言一阵子实在是再正常不过,她倒没放在心上。

只不过居然惹得白行远特意上个折子,话里话外居然还明指着皇后不容皇上绵延子嗣,掌管后宫五年以来居然使得皇上一无所出。

能把后宫在皇上荒淫无度被万民所指的基础上,这么一点小弊病挑揭得这么一针见血,那些个被放出宫的不入流美人绝对没我这份心胸。

一层一层筛选下来,最有可能也最具有实力爬墙皇后位置的人,除了贵妃,还有谁?

一下一下都套好了,还真等着自己往里钻?

她倒是不想牝鸡司晨,只要贵妃有那个本事能把皇上绑去上朝,她还真不介意皇上日日留宿贵妃那儿。

“贵妃最近失了太后赐的簪子,打算请旨搜宫,你看,是谁要倒霉了?”

青萝指挥小太监搬了把椅子给白行远,顺带一步到位把茶也给上了,自己坐到门口台阶上亲自守门。

“娘娘圣明。”白行远连眼角都没瞄一眼那张椅子,反倒往前踏上一小步。

“只是这消息,是柳清绝柳大人,和微臣喝酒时,无意中透露给微臣的。”

顿了顿,白行远终于微微抬了抬头,视线一直保持着精准的看着皇后珠帘的角度。

“贵妃,与西厂有往来。”

皇后了然的点点头。

言官是自家爹牢牢捏在手里的,军权毅亲王分去一半,贵妃不可能和他去合谋,剩下那一半,白家与自家一向交好,朱媛也不可能插手,东厂自前朝以来,已经式微,朱媛看不上,算来算去,只有西厂。

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朱媛凭什么来觊觎她皇后的凤座。

“那么是谁告诉西厂,皇上就真的能凭一己之力,杀了本宫?”

单凭一个西厂,就是再添上流言如沸,栽赃嫁祸,想把皇后拉下马,也根本不可能。

莫说涂家现下如日中天,就算是皇上一意孤行要废后,也得先问问祖宗规矩。

白行远一直保持着的面瘫表情,终于裂开了那么一小条缝。

“娘娘……这话可不能乱说。”

“或者说,是谁告诉西厂,有天卫这么一支侍卫的存在?”皇后干脆懒得理会提醒,如果真按这些规矩绳墨,从第一天摸折子开始,她早就得死好几百回了,还在乎这么几句话?

白行远一掀衣摆,端端正正的跪了下来。

“娘娘明鉴,皇上绝无对娘娘不利之心。”

皇后活生生咽了一口老血。

这倒是,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她已经死过三回了。

“既然柳清绝如此想为本宫效力,那么,本宫就给他个机会。”皇后微微倾身,伸手碰了碰面前的珠帘,最后还是把手默默放回了膝盖上。

“让他去给本宫查查,天卫,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行远终于脸色怪异的抬头看了一眼微微颤动的珠帘。

“请娘娘明示,天卫……是那个侍卫的名字么?”

然后皇后就看到,那柄砍过自己三回的剑,再一次从房梁之上飘下来,直直捅进白行远的胸口。

皇后突然就懒得去喊有刺客了。

纯黑劲衫的年轻男人把剑从白行远胸口抽出来,血就一滴一滴染上了丹阶。

“皇后娘娘。”

剑尖挑开珠帘,男人俯下身,看向已经破罐破摔坐在椅子里的大苍皇后。

“不论是贵妃,还是西厂,都不可能知道天卫,您就不用费心去查了。”

皇后默默的点了点头,甚至还把原本放在膝盖上的手,垂去了两边,方便天卫再砍一次。

染着血的剑毫无新意的再次从心脏的位置穿透过去。

皇后眼前一黑之时,甚至还有闲心仔细记住了这位天卫首领的相貌。

既然贵妃和西厂都不知道,那就证明杀自己的主意是皇上一个人想出来的。

换言之,知道这位存在的,也只有皇上一个人。

皇宫太大,住的地方找起来费时费事,但她还就不信了,这人在后宫里能做到不吃饭!

皇后毫不意外的又看到了明黄色的床帐。

辛辛苦苦撑了七天,结果又死回了原点……

“去跟皇上说,就说本宫允了,封那位惜言美人为昭仪,赐独住上林宫。”上一次自己放人出宫,结果惹得流言沸起,贵妃和西厂勾结,想唆使着皇上废后。

这回她干脆如皇上所愿,就看看到底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

最坏的结果大不了就让那个天卫再来砍自己一次,死回来还能再重来。

正在给自家娘娘梳头的青扇手一歪,差点没揪下来一撮头发。

“娘娘……这……”

“最近毅亲王就要回京述职,也要到年下了,后宫多要省俭些,传本宫旨意,从今天起,把各宫的小厨房全都撤了,所有吃食一律从御膳房里送。”

反正再几天就要冰灾,现在能省一点是一点。

“后宫要省俭,告诉御膳房,每个宫按份例来,每一份吃食皆要造册哪个宫里领了去,后宫不许再生浪费之事。”

青扇:“……”

“若是让本宫查出再有铺张奢靡之风,哪怕是多出一个馒头,御膳房总管就可以换人了。”

于是,这回连在旁边端水的青萝,也颇觉诧异的抬头,飞快的看了自家娘娘一眼。

虽然说狼女这事儿,皇上瞒着皇后是有些不地道。

但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个美人,皇上偷偷摸摸从青楼里领回来的女子,娘娘不照样恩准在后宫里住了一个月么。

比起青楼女子,狼女出身……还算是清白的了,好歹还有个西域进贡的名目呢。

至于用这种接地气的法子,彻底断了皇上的后路么。

“娘娘……”

“快过年了,宫里也该清扫清扫,去去晦气。”皇后伸手把镶翠玉鎏金发梳从妆匣子里挑出来,扔在地上。

“今天开始打扫屋子,一间一间扫,把用不上的东西全都扔出去。”

贵妃说失了东西,明摆着是把手伸进了凤仪宫,只是不知道是哪一层的宫女太监出了问题。

早知道应该再晚两天宣白行远才对……

第9章 审案

很明显,皇后是低估了那位天卫的生活自理能力。

当然,从某程度上来说,这并不是皇后的能力不足,而是……

对于一个从小养在深闺,嫁人就是一顶轿子直接从家门抬到宫门口,出得最远的门是京郊普怀寺的大家闺秀,实在是无法理解江湖上那一堆飞檐走壁武林少侠们的日常生活。

就连皇上都能偷偷溜出宫去拈个花惹个草,何况是个在宫里隐形了好几年的人?

皇后在接到了自贵妃以下所有宫人的三天啼哭投诉之后,终于大彻大悟。

不在宫里偷吃的结果,并不是饿死长街或是去御膳房偷食,人家完全可以出宫的啊……

“娘娘……这个……”全宫大扫除的结果,皇后宫里什么都没有,反而是在贤妃宫里的小宫女屋子里,找到了一应俱全的巫蛊用具。

说实话,最后青扇带着一脸笑意来回,闲妃跪在皇上宫门口脱簪待罪时,皇后着实还楞了一下。

贤妃明显是最近扒拉上了贵妃这棵大树,家中爹的官也足够硬,才新爬上棵这个位置,没理由贵妃会在这个时候把自己的新心腹用这种万劫不复的方法拉下马。

“你说贤妃在哪儿脱簪待罪?”然后回过神来的皇后,再次开始怀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