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9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9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第一次闹着要自杀,好歹看着自己来了,剑尖儿还知道颤两下,这回倒好,她容着贵妃在后宫里胡闹,下场就是皇上直接打到自己脸上来?

她倒想看看,是谁借给皇上的这个胆儿!

皇上那好不容易气冲顶的胆子刷的一下就弱了下来,眼神满屋子乱转了两圈,人都默默往后退了两步。

“身为宫嫔,不能劝诫皇上勤勉政事,反倒让皇上沉湎享乐,如此德行有亏,怎配侍奉皇上。”

青扇跪在皇上身后,差点没哭出来。

身娇腰柔脾气软,皇上最吃这一套,自家娘娘怎么就偏是喜欢跟皇上的喜好反着来呢。

先拿朝政压皇上一头,然后再接再厉把皇上身边最宠的美人一次性当着面的扔出去,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不能活着在凤仪宫里再见皇上一面。

“宣本宫的旨,凡这几天侍奉过皇上的宫人嫔妃,一律放出宫去,本宫绝不允许皇上身边出现这等居心叵测之人。”

顿了顿,皇后甚至还有闲心冲着皇上笑了一笑。

“自然,惜言昭仪为西域进贡,为表两国交好,昭仪自是例外,皇上不必担心。”

于是,就和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皇后话音刚落,皇上就……

疯了。

据后来德妃从宫里各个角落听来的消息,七拐八弯凑出来的版本,是皇上在皇后话音刚落的那个瞬间,一巴掌掀飞了皇后桌上的所有奏折,又疯了一样推开所有宫女太监,扛着放了花瓶的高脚凳,狠狠砸了皇后一面墙的书柜,王公公首当其冲去拦人,直接被一柄玉如意把脑袋给开了瓢,过后皇上满屋转得连鞋都跑丢了,举着还淌着墨汁的砚台就要往皇后脑袋上砸,被一群冒死冲进来的侍卫死活拖住手脚,还依旧不依不饶的冲着皇后隔空甩飞腿,一边甩一边吼如果皇后敢放人出宫,前脚放人后脚他就立刻自尽。

皇后等着那柄捅了自己四四回的剑再次出现。

然后皇上就被一大群侍卫给拖出了凤仪宫大门。

皇后满目萧索的看着皇上那被侍卫们淹没的瘦小身板儿。

青扇跪着往前膝行几步,和青萝一左一右扶住依然跪得挺直的皇后。

结果只勉强听到皇后低低呢喃了一句。

“居然不来?”

青扇:“……”

青萝:“……”

自家娘娘这是……在等人?

皇上不是刚走么?

“告诉王公公,直接送皇上去上书房,大臣们都在那儿等着呢。”皇后抬手,下意识捂了捂胸口,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脸比较疼。

“取皇上这几日的彤册来,去内务府传旨,这几日侍奉皇上的宫人,按以前的规矩,全部放出去。”

青扇觉得自己的下巴掉下来了。

她倒要看看,自己把人就放走了,今天晚上会不会有人跑来把自己砍成两截。

反正大不了就是死回去,就算是再死一次,她也绝对要把朱媛踩脚底下去。

第12章 皇上……上朝了

皇后的确没等到那穿心的一剑。

事实上,皇后睁着眼睛等了整整一宿,也没能等到某个自称替天行道的天卫,跑过来把自己一剑杀回几天前。

隔天美人们被送出宫时,皇后正忙着替皇上隔着帘子听大臣们商量省钱赈灾种种事宜,光是派谁当巡察使都足足吵了小半个时辰。王公公派来汇报皇上自杀最新消息的小太监隔一刻钟就换一拨,皇后愣是没腾出空来瞄上一眼。

然后就在丹阶下一群老头们吵吵得满殿都是嗡嗡声时,皇后一扭头,差点没给直接跪去椅子上。

在一群小太监身后,如果皇后没看错,她觉得……似乎露出了一片只有帝后才能专用的……明黄色衣角。

层层叠叠的小太监手脚并用的往旁边挪开两步,终于露出人群最后那可怜兮兮趴在地上的身影。

就和被主人丢掉了的狗狗好不容易循着味儿跑回来一样,皇上连看皇后的眼神,都闪着一层湿润润亮晶晶的光。

“我们讲和吧,你别生我气了,把媛儿放出来,好不好?”

皇后觉得自己不仅被闪瞎了,耳朵也应该被震聋了。

摇晃了一下身子,皇后抬手止住正对着自己滔滔不绝讲述种种不走官道运粮赈灾好处的年轻官员,默默站起来,扶着青萝走到丹阶下,缓缓朝着龙椅跪了下去。

“皇上心系万民,特意赶来早朝,臣妾喜不自胜。”

开玩笑,那一巴掌她还记着呢,这会儿要再跟皇上因为朱氏闹翻,难道她还得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再被皇上扇一次么?

自己跑来找死,就别怪她顺水推舟了。

官员们轰的一下,全都沸腾了。

年轻的还好,反正自入朝以来就没见过皇上几面,君臣之间感情还没好到那份儿上。有那老一辈的两朝元老,看着皇上长大,轻的激动得老泪纵横,重的已经直接喜抽去了地上。

第一回啊!

自皇上登基以来第一回啊!

居然是皇上自己主动跑来要求上朝啊!

果然市井民间传闻朱氏祸国是真的么,贵妃一家才倒,皇上就醒过神来了。

珠帘轻轻颤了两下。皇上基本上是被小太监们架了出来,捏着肩膀活生生给摁在了龙椅上。

满朝文武跟在皇后身后跪下,齐刷刷朝着龙椅上货真价实的皇上磕了三个响头。

金銮殿上前所未有的叫得真情实感。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后先百官一步抬起头来,见皇上已经开始在龙椅上左动右动扭屁股了,便又瞪了忠心耿耿跟了过来的王公公一眼。

后者差点没直接给皇后娘娘跪下了。

如果这会儿不顺着皇后,他当场就会被扣上一个阉人误国的罪名被推出去斩首。

问题是如果这会儿顺着皇后,回头他一定会被皇上活活打死……

迅速抹了把冷汗,王公公也不过权衡了那么一瞬间,最后终于决定还是来抱皇后大腿。

皇上算什么,皇后刚刚才把贵妃一家子连根拔起,难道从皇上手里保一个太监总管还保不住么?

“免礼平身。”替皇上喊话本来就是太监职责,王公公久不喊这四字,乍一出口,自己倒觉得有点怪怪的。

皇后顺理成章的又坐回了珠帘之后。

满朝文武眼巴巴的看着龙椅上坐如针毡的皇上。

皇上扭头目光灼灼的盯住珠帘之后的皇后。

一室,寂静。

最后,终于在涂相忍不住咳了一声,想给皇上提示一下先前讨论内容的瞬间,皇上也恰到好处的开了口。

只不过头依然没有扭回来。

“朕错了,朕不该为了区区一介昭仪就以寻死为难皇后,咱们讲和吧,媛儿也只是看朕着急,帮着出出主意,没做错什么,你别为难她了。”

满怀欣喜的文武百官再次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早听闻皇上偏宠贵妃冷落皇后,没想到朱氏一族都已经倒光了,唯有皇上还不知转圜,果真是被狐狸精迷得失了神智,否则何至于此。

“皇上,朝中正在商讨治理水患之事,朱氏一族之案昨日已经议完了。”微微往前倾了倾身子,皇后无论是语调还是声音,都拿捏得恰到好处,公正严明还带着一股子大义凛然,又刚好能让丹阶下最前面的几个老臣听得清楚。

贵妃冷宫赐鸩酒,贤妃赐白绫,朱相狱中自尽,亲族斩首,妻儿流放,后宫皇后动手,朝中涂相领头,朱氏一族被连根拔起,端的是干干净净。

如果皇上稍微肯费点心去打听一下冷宫行刑的时刻,又稍微注意一下朝中的动向,这个时候就应该跑去哭一哭他曾今言听计从的贵妃姐姐,说不好还能见一见她被灌下毒酒的狼狈模样。

只不过有淑妃在,她怎可能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让朱氏再见到皇上。

“臣妾与朱氏一同侍奉皇上,素来情同姐妹,并无嫌隙,皇上怎会觉得朱氏曾经为难过臣妾?”

顿了顿,皇后微微抬了抬声音,替皇上把台阶铺了下去。

“还是说,朱氏同皇上出了什么主意,怎的让皇上误会臣妾会记恨朱氏?”

皇上最开始在荣华殿闹着要自尽的那一出,虽然她从一开始就以昭仪晋位把皇上压了下去,但外间多多少少都听了些风声。

更何况有东厂之后不遗余力的宣扬狐狸精魅惑后宫之说,昭仪迷得皇上以命相胁这一条,自然是头等证据。

只不过再捕风捉影,都不及皇上自己亲口说出来,来得准确。

皇后只恨没再来一把火,把朝中剩下的那点为朱氏一族说话的中立派,烧得一干二净才好。

“媛儿是一心为着皇后好,在朕面前时时刻刻都提点着皇后的好处,皇后怎的就不知道?”皇上压根没管身后丹阶下那一圈以涂相为首,越来越低的低气压,甚至整个人都趴在了龙椅背上,手扒着扶手,紧紧盯着珠帘后的皇后。

“媛儿天天和朕说,皇后最是关心朕的起居安危,朕若要立昭仪,只要做做样子,皇后纵使不高兴,立刻也会允了的。”

皇后:“……”

不过就是一年没见着皇上面儿,她是真的没想到,皇上已经被后宫那群蠢货给带得这么蠢了么?

他居然还真的给说出来了!

其实皇上才是真的想把贵妃彻底弄死的吧!

他一定是故意的吧!!!

百官顿时彻底炸了。

贵妃教唆皇上自损龙体以胁迫皇后立西域女为昭仪。

往小了说是以下犯上大不敬,往大了说就是里通外国妄图篡位。

赐她自尽都算网开一面了。

皇后隔着帘子冲皇上默默笑了笑,扶着青萝站了起来,俯身冲着皇上拜了下去。

“皇上上朝,后宫不得妄议国事,臣妾这便告退。”

然后就一脸肃穆的转向了依然跪得直挺挺的小太监们。

“皇上胡闹,你们平时在身边伺候着的,也应该提点着些,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都警醒着点,你们这么一大群人跟着,皇上闹着要自损龙体,难道你们就眼睁睁看着么?”虽然说对于小太监们而言,皇后这的确是第一次说这话,但皇后自己听在耳里,又总觉得有那么一丝儿熟悉的微妙感。

“本宫让你们服侍皇上,不是让你们纵着皇上把这皇宫拆了的,一个两个不能替皇上分忧,倒跑来给本宫争着添乱。”

顿了顿,皇后居高临下,目光一个一个从小太监们梳得油光水滑的发髻上滑过去。

“皇上身边绝不能留无用之人,本宫瞧你们是在这宫里待得腻味了,既然腻了,那也就不用留着了,去内务府领银子,赶在今日宫门下钥前,出去吧。”

后宫里要说简单也简单,那群个莺莺燕燕三教九流,只差没把天家威严败去市井小巷,随随便便拉拢几个当枪使,要多顺手有多顺手。

要说麻烦,也挺麻烦,四妃九嫔皇后,叫得上名号坐得稳主位的,哪个不是朝中重臣亲眷世家贵女出身,关系一层一层错综复杂,朝中有什么风吹草动,后宫里也照样跟着来上一份儿。

各家往宫里安插势力眼线早就是心照不宣的秘密,皇上身边有几个是真的冒死进谏,又有几个是推波助澜的,一时之间皇后也没办法全查个底儿通透,就算是查通透了,也不可能一次性找出个不打草惊蛇的法子来把人全发落出去。

能清一次是一次,至少这次赶着来通风报信看自己笑话的,绝对没好东西。

“本宫乏了,没工夫听你们喊些有的没的,皇上既然无碍,让王公公挑好的,再送去给皇上伺候便是。”揉揉额角,皇后一句话堵死了所有喊冤,扶着青萝走下丹阶。

末了,又和想起来什么似的,慢慢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一群乌压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