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92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92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元老之中只剩涂相外带几个尚书以及不居要职的一些官员。

原本她劝的是涂相辞官告老,这样也不枉辅佐两朝的贤良名声,看样子涂相当时明面上也的确是这么做了。

只是现在为何又是这般局面?

“京中危急,涂相自然不能在此时告老还乡置京城于不顾,朝中一呼百应,自然以涂老为尊。”

谢慎行皱了皱眉,放了粥,又端了一边放着的羊乳羹来。

“你不想喝粥,试试看别的?”

皇后低下头,轻轻叹了口气。

“他找过你了?”

大概自己回京这件事被瞒得密不透风。

这座宅院还是谢慎行当皇子时一时兴起买下来的,地方偏远不说,丫买下来之后就几乎把这里给忘了,十年八年都不会来住上一下,平时只是派几个人过来看屋子。

周围暗卫大概躲得巧妙,平时也不会有人能想到谢慎行还能在这里藏个人。

若真如谢慎行所说,涂相现在又变成了百官之首,一旦皇上动了想要退位让贤避祸的念头,谢慎行就是最佳人选,只要拉拢了涂相,兵权合二为一,那便不会再有任何问题。

就算是涂相不来找他,只怕他都会巴巴的寻过去。

只要涂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旦谢慎行登基,皇后之位依然归于涂姓之手。

到时候谁还管那位皇后到底是真的义女还是假的义女?

名义上过的去也就是了。

只是若自己这个皇后不死,谢慎行想登基的念头终归是个泡影。

谢慎行低低嗯了一声。

一直到涂相过来找他之前,他也没摸准涂相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之前就再三递折子请求辞官告老,但到底也没有什么真的举家搬迁的行动。

更何况比起一个假的义女,果然还是亲闺女在后宫掌权他的地位来得安稳些。

谢慎行甚至都阴暗的揣测过,若皇后当真支持自己篡位,是不是要暗中瞒着皇后把涂相慢慢削权甚至踩死。

但现在看来……

似乎是涂相更希望改朝换代?

毕竟把一个根本不想再大权在握的闺女放在后宫里,还不如放一个有野心的,这样起码还能有互相利用的余地。

皇后轻轻笑了一声,便不再开口了。

谢慎行怎么敢去先找涂相,果然还是她先前不死心,总想着谢慎行说上一句是他先去求得与涂相联手。

“你这么几天也不问问白行远去哪儿了?”

皇后反应太过于诡异,以至于谢慎行不得不和她提上一句原本根本就不想和她说的话题。

皇后抬头,斜睨了谢慎行一眼。

“落在你们手上还能有什么好的?我有什么好问的,现在这里的人都称我为夫人,我从来没被人这么叫过,夫人……谁的夫人?”

谢慎行一时语塞,那句白行远竟然早在西厂中伏下人手,这会儿已经逃得不见踪影的话顿时就说不出口了。

毕竟是当了好几年皇后颐指气使惯了的人,谢慎行不管怎么样,总是觉得自己在皇后面前光气场就矮了个头。

先前听得侍女来报说皇后绝食时,他在书房也气得掀了桌子,一路上还想这要是皇后拼死不吃东西自己就怎么怎么样骂怎么怎么样说怎么怎么样掀桌暴走。

甚至连开头中间结尾的话全都想好了。

什么你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该明白,什么皇兄已经找不到了你就好歹也要看看身边的人,什么普天之下难道还有人比我对你更用心之类的云云,在脑子里转了一溜够。

结果看着皇后,竟然连一句都说不出来。

“若我登基,你许你,你依然是皇后。”

那个冒牌货本来就是自己手下,想什么时候除了就什么时候除了,根本不需要什么名正言顺的理由。

甚至他都可以等着京城即将攻破的时候,直接安排一队流兵闯入王府,把所谓的王妃杀死。

不过是给个交代而已。

至于新皇登基封后,那皇后长得和前皇后像不像的,又有谁能说上半句?

前皇后已死的消息现在在京城已经是铁板钉钉根本没法改了。

甚至连皇上都惴惴不安的跑去洒了两滴泪,脸上面具根本没人敢去撕,哪怕是皇后现在走在大街上,也只会有人叫有鬼……

皇后连笑都笑不出了,直接抬头继续看天。

笑话。

她要这个后位做什么?

龙椅上的根本就不是她的夫婿。

她想要找的那个人,已经去和别人恩爱生子,大概这辈子最不想见的人,就是她。

“你留宿的那一家子我已经派人去灭了口了。”

谢慎行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些生气,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给撒了谎。

他杀那一家子根本就没必要,只会徒惹人怀疑。

除了他身边最亲信的人,根本没人知道他出过京。

皇后几乎是立刻扭头,眼睛里干干的,一滴眼泪都没有,死死盯着谢慎行。

“你……杀了……那一家?”

谢慎行近乎心虚的给站了起来,俯身逼近皇后。

“我杀了又如何,难道还要留着他们那一家子祸患知道皇后还在世上?你不过是去坐了一会儿,难道就这么一会儿,皇后也会同情那一家人?”

皇后压根连避都没避,依然坐在原地,连脑袋都没往后仰上一仰。

“你连那一家不相干的人的性命都会在意,我在你身边这么久了,你什么时候看过我一眼?”

皇后身形不算娇小,但连日睡不好又不吃东西折腾下来,脸色不好不说,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谢慎行居高临下这么一压下来,几乎是把皇后整个儿圈在了怀里。

“从你进宫那一天开始我就在看着你,那时候你眼里只有皇兄,现在好了,我好不容易等到皇兄不在了,你居然眼里什么都没有了?”

皇后依然没动。

当然,皇后没动的原因,是因为她根本还处在皇上居然又死了的震惊之中。

毕竟魂儿这种事情,她经历过了也就知道,当真说是死透了轮回去了,也未必,闹不好以谢谨言那种彪悍的属性,就算是死了,没准又滚去下一具身体里再重来一次。

只是不知道他那位夫人和孩子是不是能跟着一起了……

但这似乎也和自己更没关系了。

说到底,她不过是谢谨言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甚至在他心中,根本就连一席之地都没有。

于是谢谨言越发……怒了。

“我对你的情意不比皇兄对你的少,为什么你从来就不看我呢。”

再然后,依然处于混杂着伤心失望重重复杂心情于是以至于导致了看上去发呆实际上已经伤心过度了的皇后,突然就觉得,眼前一暗。

紧跟着唇上便被压了个温暖又柔软的东西。

谢慎行十指紧紧扣着皇后肩膀,将人锁在怀中,似乎是发泄怒气一般在皇后唇上辗转。

于是……

刚刚还处于伤心过度心态的皇后,瞬间就从伤心过度,蹦跶到了脑袋断弦的状态……

她从未想过……谢慎行竟敢如此大胆。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咳……

想看凉凉被虐囚的…………

其实臣妾想说……

谢慎行大概做不到这一步。

毕竟凉凉的气场还是很强滴~~~~~

第118章 救出

反应过来的皇后,生平第一次动手;给了谢慎行一个巴掌。

那一声清脆响亮;以至于谢慎行走了之后的整整两天;别院里伺候皇后的侍女们;看着皇后的眼神,都带着三分敬畏。

“这里是哪里。”皇后在第三天终于开了金口,送饭来的侍女惊得差点没摔了手里的盘子。

“夫……夫人……”

皇后默默看了她一眼;自己穿了鞋子出去晒太阳。

毕竟总在这儿待着;被谢慎行牵着鼻子走也不是个事儿。

再往下一定会是皇上禅位于他,然后自己这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就可以改名换姓重掌后宫了。

她好不容易才从那里出来,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回去?

“本……我想出去走走。”

送饭的侍女亦步亦趋的跟着皇后出了屋子;瞬间又围上来了三只原本就守在门口的侍女。

皇后直接就往门口走。

不到五步就被人拦了下来。

“夫人别出门,外面现在乱的很。”

皇后回头看了一眼搭话的侍女,微微笑了笑。

“你叫什么名字?”

被点名的侍女顿时往前走了半步,搀住皇后胳膊,几乎是半拉半拽的把皇后往回扯。

“奴婢花载,夫人要什么只管吩咐奴婢便是,现在外头可乱的很,京城不太平,店铺关了一半,还有不少人光天化日就上街抢劫的,可不敢出门。”

皇后顺着往小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了下来,立刻就有侍女捧了茶果上来递到皇后手边。

“京城已经乱成这样了?”

花载小心翼翼的站在皇后身边,声音轻轻的,还带着三分“王爷不让我说我偷偷告诉你”的神秘。

“可不是么,听说城外围得紧,京城里的人出不去,外头的人进不来,哪里都乱糟糟的不安生,禁卫军被阻在半道上,城里的又在死守不出,听说啊,再过上几天,皇上都要亲临城头督战了。”

皇后捧着茶,老神在在的喝了一口,又回头看了眼花载。

“是么,那必定士气大涨。”

这种话竟然也能从一个侍女嘴里听到,倒也新鲜。

皇上能亲上城头督战?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龙椅上那个又胆小又怕死,这种造势之下不躲去床底下发抖就算好的了,哪里还有胆子出得了宫?

拿刀架在脖子上倒是有可能把他逼出去。

最好是有个太监替他到城头上把该喊的话该念的词儿都说完,估计他看到城下那一堆黑压压的铁甲就要吓软了腿,哪里还能说得出什么好话来?

何况这种事情哪能轮得到一个小小侍女知道,想借人传话也不至于做的这么明显。

花载被皇后一捧,瞬间只觉得再往下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士气大涨把外敌打退,那王爷干嘛呀?

“此番若是京城之危得解,你们王爷这爵位俸禄又要往上抬一抬了。”

茶盏底下有一小块不太明显的凸起,皇后捧了半天才摸出来,便又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花载说话。

“那是自然,现在似乎宫中不稳,皇上日日都要召王爷进宫伴驾。”

花载本就长得灵透,一听皇后夸赞谢慎行,立刻笑得连眼睛都弯了起来,嘴边两个小小的梨涡煞是可爱。

“王爷现在可是宫中最红的人了。”

皇后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又举起茶盏来喝了一口,总算把碗底下黏着的小纸条抠了下来收进袖子里。

“你跟着王爷很久了吧,涂侧妃呢,也是住在王府?”

花载默默摇了摇头。

“奴婢一直在这里替王爷管这院子,没怎么去过王府,也没见过侧妃。”

顿了顿,又似乎颇为讨好的弯了腰,冲皇后笑了笑。

“不过想来那位侧妃娘娘也不遭王爷待见,听说一直让她住在别苑,连王府都很少去呢,王爷虽说人不常来,但自从夫人来了之后,王爷总遣人来问夫人的消息,可见是对夫人上心的。”

皇后稍稍侧了侧头,看了花载一眼,把茶盏放去了桌子上。

自然是上心。

抓住了白行远,大概宋桥的日子也不好过,这儿看着平静,实际上天知道有多少暗卫在周围躲着,否则怎么会有人用这种方式来给自己传消息。

能把施尉都防得密不透风,还有什么不上心的?

花载被皇后瞄了一眼,顿时只觉得又出了一身冷汗,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自家王爷被扇了一巴掌居然连气都没生,低声下气的就自己这么走了的原因了。

“不该说的就不用说,我没问你这些有的没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