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70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70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回则是目光从一开始就牢牢盯住李月婉,跳舞的时候又忙着和贺欣然怒目而视,何况宫中规矩,没有旨意谁敢抬头多看一眼皇上,高坤到现在也没正眼瞧过一眼皇上。

距离上次奉命把皇上扔进大牢也有些日子了,大概高坤早已忘了他当年意气风发收拾的二世祖长嘛模样。

这会儿竟然还没想得起来。

皇上大概是当时被揍得狠了,只记得那个把他扔进大牢的捕快长什么样儿,如果高坤穿着当时揍人的那套衣服,说不准皇上还能想起来,这会儿是早已忘得干干净净了。

皇后从一开始召高坤进宫开宴就总觉得有哪儿怪怪的,贺欣然一开口,才猛地一拍脑袋。

这货当年揍过皇上……

不过想想也是,能在聚贤楼里争风吃醋得为了抢一个歌女而不惜惊动京畿衙门,能是正常人干得出的事儿么?

皇上眉头立刻又皱成了麻花状。

“怎么你也认识?”

皇后又是一拍脑袋。

当时皇上以二世祖的名义隔三差五大闹聚贤楼,但这些个名流公子自恃清高,一个两个全都蹲在雅间里从不露面,只有高琨一个傻缺最后忍不住跑去揍了人。

偏生皇上知道消息的时候晚,等婉儿姑娘名噪京师了才收到风声,那时候人家早已经被这些个名流公子捧上了天,到底皇上也没见过李月婉长什么模样。

皇后看着下面精彩纷呈的人物对簿公堂,顿时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

居然还没打起来……真是奇迹。

“月婉姑娘本就在京中停留了一段时日,又是高公子带进宫来的,想必交情匪浅,本宫早就听说贺公子素来与高公子交好,认识月婉姑娘,自是不奇怪,皇上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了?”

先是七拐八弯的怂恿皇上偷试题,再是弄得皇上蹲大牢,虽然蹲大牢也有自己的授意成分在,但皇后觉得,罪魁祸首还得是这个小狐狸精。

然后居然还敢冒充自己异母的妹妹跑来给自家娘亲添堵,这会儿竟然还吃锅望盆的想来勾引自家相公!

这心也太大了。

万一贺公子说漏嘴了这位就是那位名噪京师的婉儿姑娘,当年自己求见一面都不行的现在上赶着来讨好,皇上还不得喜得飞了天?

“只不过本宫也不得不提醒高公子一句,即便是婉儿姑娘上京寻亲,到底这也不是知根知底的,怎的婉儿姑娘说上一句思慕皇上,你就把人带进来了呢,说句不恰当的话,来日里若是有人只要说上一句倾慕皇上想要面圣,那门口守卫就能把人放进皇宫?高家忠良,本宫自是相信,你是高家的人,从小便在京师里长大,自然也是信得过的,但到底婉儿姑娘也不是从小跟着你的家生仆人,你这也太不小心了。”

顿了顿,皇后笑意盈盈的扭头看着皇上。

“今日之事说来,到底不干贺公子的事,人是高公子带进宫的,仆从不得上殿更是规矩,贺公子不知高公子带的是旧识,倒是情理之中,只不过依臣妾愚见,贺公子见着婉儿姑娘入宫觐见,巴巴儿的还要跟过来,看来这交情着实匪浅啊。”

趁乱挑拨离间谁不会啊,皇上好哄,高公子也是个没经历过世事捅阴刀使绊子的嫩角色,贺公子看上去段数要高些,但到底也不知道高成什么样儿了,若真聪明,倒是可以考虑以后用一用。

反正李月婉今天来上这么一出,摆明了是看不上贺欣然那点儿身家了,估计贺欣然还比高琨要早醒悟一点。

贺欣然破觉诧异的微微抬了抬头,到底没有胆子大到直接看向皇后。

然后便微微笑了。

“草民不知月婉姑娘如此……”

不知道是不是皇后的错觉,她总觉得贺欣然在说到胸怀大志时,特意还加重了一小点儿,意味便颇觉微妙了。

“如此胸怀大志,也是草民无福,当年与月婉姑娘一同出游时,不知怎的,高公子领人过来,说是草民与月婉姑娘私奔,草民倒是无所谓,只是白白连累月婉姑娘名声,时至今日,草民仍觉愧对月婉姑娘。”

皇后差点就给笑滚了。

果真比起来高琨,这位贺公子才是个深藏不漏的妙人啊!

居然还知道挑重点的说,人姑娘家家的千里迢迢来京寻亲,一时间没钱了,沦落到酒楼里总比沦落进窑子里要强,也当不得什么猛料。

至于以后皇上要查到了自己千挑万选选出来的妞儿如此在大庭广众之下奔放,再心里不爽,效果比现在讲出来要强千百倍。

偏生他还说得巧妙,先是撇清自己和李月婉并无私情,再点破说李月婉与自己交情挺深,最后还直接一顶黑锅扣去了高琨头上。

至于皇上怎么想一个一心倾慕自己的人为何会与别的公子一起游玩,那就是皇上的事儿了。

一黑黑两个,难怪李月婉要挑高琨这个又蠢又软的柿子捏。

第90章 撕逼大战

贺欣然一口气说完之后;整个偏殿里都出现了一小段诡异的沉默。

信息量太大,就连皇上这种只有黄豆那么大点儿的脑子里;都被塞得满满当当不得不处理出一点重点。

话题反正已经歪成这样了,皇后也不可能二傻子似的给她机会把涂相给牵扯进来。

“本宫看月婉姑娘也是个灵透人;只不过月婉姑娘似乎不是高公子你家的侍女吧。”

已经被连环打击彻底懵了的高琨,下意思的就顺着皇后的话点了点头。

“既然不是高家侍女;那到底是为何要携她入宫呢?何况若真如贺公子所说;为何贺公子与月婉姑娘出游,高公子会觉得二人私奔?纵使便是私奔,高公子为何要带人前去捉拿?”

以皇上可怜的小智商,大概是挑不出最重点的问题了;稍稍不小心就得被小狐狸精牵着鼻子走。

当皇后的好处就是,她说话;除了皇上,别人都得听着。

她爱让谁开口,谁才能开口。

否则李月婉早蹦出来拦着了。

皇上一脸恍然的点了点头。

“皇后问的是,你去拿什么人?”

想了想,到底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便又补了一句。

“俩人就出去玩儿一趟而已。”

皇后:“……”

孤男寡女,俩人出城,还玩……你们玩得好开放。

高公子几乎是一脸绝望的看了一眼依然泪目莹然的李月婉,又看了一眼依然拿看媒人,只不过没那么炽热和感激的目光的皇上,微微往后偏了偏头,到底也没看到低着头不再开口的贺欣然。

最后终于深吸一口气,往下磕了个头。

“草民不知月婉姑娘对皇上情根深种,进宫之前月婉姑娘也从未提起过要为皇上御前献舞,惊了皇上,是草民之罪,不过此事皆为草民一人主张,与家父并无关联,请皇上皇后明鉴。”

皇后拗出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拉长尾音哦了一声。

“本宫还当月婉姑娘御前献舞是出自高公子你的意思,这么看来,竟是月婉姑娘自己的主张么?”

顿了顿,皇后觉得,自己最近的演技是越发的被磨练得好了。

明明都已经知道全部答案了,这会儿还得装模作样的再来问一遍。

“那你特意带了月婉姑娘入宫,到底是所为何事?”

反正人已经入了宫了,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窗户纸也该捅破了。

就算是她李月婉如愿入了宫,也得先给皇上心里下点堵。

否则这也太得意了。

当着皇上的面儿,皇后没办法发落她一个私闯宫禁之罪,但过后那些个梨园里一起跳舞的舞姬,教引的姑姑,管事的太监宫女,从上到下,哪个都不要想逃过了。

高琨都快哭了。

到了这个份儿上,就是再不愿意承认事实,他也不得不承认,李月婉着实是结结实实坑了他家一把。

涂相家的二闺女,就算是个私生的,哪能胃口那么小,就和自己一个小京官儿家的白丁公子生死相依的?

必得是胸怀大志说不好瞄的还是和皇后娘娘平起平坐的位份,早些日子不是宫中正巧倒了个朱贵妃么,只怕她入了宫再把身份亮出来,皇后娘娘爱屋及乌,即便封妃不是指日可待,一个九嫔之位也是坐得轻轻巧巧的了。

到底还是他痴心妄想。

“草民带月婉姑娘进宫,本想求皇上皇后一个恩典,但现在看来,这个恩典是用不上了,草民人微言轻,不足上达天听。”

皇后只差摇着尾巴说你说嘛说嘛你说出来我也不会打你,就算是皇上要打你,我表面上也要为了你们那感天动地傻缺一样的真爱拦上一下的嘛~

不过是身为皇后要自持身份,皇后也不可能这么上赶着把人话给逼出来。

只是皇后忘了,她不能说,还有一个恨李月婉恨得牙痒的神助攻贺欣然。

“不过当日高公子带人来捉草民和月婉姑娘的情景,草民倒是还记得一二,高兄一贯不擅马术,那日竟然骑在第一个,后面的家仆怎么追都追不上,着实危险,大概若非一往情深,也不会如此乱了方寸。”

皇后默默在心里给贺欣然点了个赞。

等皇上搂着李月婉撤了之后,估计她得召见一下这位大理寺卿家的公子了。

这脑袋灵的,就算是入不了东厂,在朝中谋个一官半职,也是个能用的人啊。

皇上看着高琨的脸色彻底转黑,如果不是碍着皇后还戳在一边,只怕是要抓着什么扔什么,一边扔还一边喊你给朕赶紧滚了。

明知道是天子看上的女人,这女的也看上了天子,你居然还敢凑过来,这不是腆着脸找打么?

“月婉姑娘是皇上看中的人,相貌人才自然是一等一的出挑,何况先前月婉姑娘并未入宫,高公子比皇上先一步认识月婉姑娘,自然也会为月婉姑娘而倾心,皇上推己及人,可是这样?”

皇后一点都不介意再踩上李月婉一脚。

一个裙下之臣就受不了了?

后面还跪着个贺公子呢。

还一同出游,什么时候我朝民风这么开放了?

下不来台就下不来台呗,大家都下不来,那就一块儿尴尬着吧。

皇后发现,其实破罐子破摔了之后……

后果居然也不会太过于超出承受范围。

然后,还在默默开着脑洞的皇后,就猛然听见皇上难得阴沉沉的磨着牙,把大家一直心照不宣不敢捅破的窗户纸,噗嗤一声戳了个透。

“你不会是打算过来求赐婚的吧。”

皇后轻轻笑了一声。

“皇上这便是说笑了,先前高公子也说了,月婉姑娘从未说过有宫中献舞之举,男女之间两情相悦,自然是要求赐婚了。”

顿了顿,皇后笑意盈然的看了一眼高琨,又看了一眼李月婉,最后停在了贺欣然身上。

“否则当日月婉姑娘与贺公子出游,高公子前来找人,若无月婉姑娘首肯,高公子是如何把人带回去的呢?”

侧头瞄着皇上,皇后笑得越发开心。

“皇上你说是吧,宫中姐妹都对皇上一往情深,皇上想想,若是别人在皇上和姐妹们相聚的时候找来,各位姐妹必然是要严词拒绝的,岂会随随便便跟着人就跑了?若当真跟着人去了,皇上得有多伤心?”

皇后笑得越顺畅,皇上的脸色就越黑,等皇后一个例子举完之后,皇上的脸色差不多和陈年锅底一个色儿了。

“一起回去?”

贺欣然一阵见血的继续给皇后神助攻。

“当时高公子说接月婉姑娘回家,天色也着实不早了,轿子一时也还没来,月婉姑娘便和高公子共骑回去了。”

皇后当时满脑袋里都在刷屏。

共骑共骑共骑共骑共骑共骑共骑!!!!!

那画面感太强,以至于她都有点不太敢去看皇上的脸色了。

“回禀皇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