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64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64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大概也不会是全部。

别说青扇不可能知道全部消息;都能提前想到栽赃嫁祸来陷害青萝为自己铺后路的;总不至于真的对谢慎行就这么掏心掏肺。

只不过皇后问得突然;青扇也是猝不及防就给呆了,一时情急顺手就把还没铺好的后路提前搬出来给自己脱罪。

若让谢慎行来;必定是会教青扇咬死了也不能承认,再加紧着把黑锅做完善了再死死扣去青萝脑袋上。

谢慎行到底还是高估了青扇。

“查出来什么了?”自从皇后当场撕了青扇脸面,宋桥的工作重心就从搜查刺客上;暂时挪去了盯死青扇决不让谢慎行有传话的机会上。

为了让青扇放心,皇后干脆把青萝指回了凤仪宫伺候;书房反倒是青扇跟着。

左不过在东厂的眼皮子底下;皇后还不信了,她还能做到把消息传出宫去?

宋桥一来分不出身,二来也实在是不擅长回这些长篇大论的话,白行远便顺理成章接了替宋桥回话的活儿,青袍玉冠,便越发显得气质温润如玉。

“青扇想传出宫去让王爷知道她被疑心的消息已尽数截了下来,为怕惊动王爷,有些宫人便暂时没动,但宋桥也找了借口发落了一批,正在审,这些只不过是平日传信的,具体青扇到底说了些什么,口讯还能问出来,但若是书信,这些宫人也无法拆了来看,只能另寻法子。”

皇后轻轻叹了口气。

“本宫知道,有些事情不该疑心,只不过……”

顿了顿,皇后干脆放了茶盏,站起来走了两步,手指轻轻拨开两颗珠子,瞬间又把手给缩了回去,连带着整个人都退了几步。

“本宫虽知青扇诬陷青萝,可到底无风不起浪,是不是真的,连青萝也要背叛本宫?”

皇后从涂府嫁进来,除了置办的那些个嫁妆,活的就带了青扇和青萝两个。

连她从前最喜欢的两只小鹦鹉都狠狠心留在了家中,若说这两只陪嫁在皇后心中分量不重,那是假的。

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再添上这些年在宫中相依为命,慢慢站稳脚跟的艰辛,若非已疑心到了极致,皇后是真不愿意直接就这么贸贸然的和青扇撕破脸。

白行远默默咽下了那句皇后娘娘还是太莽撞了的吐槽。

他不是没怀疑过青扇和青萝,但一圈筛下来,果然还是青扇的嫌疑更大。

坏就坏在这两只从一开始就跟着皇后,一旦牵扯上感情牌,皇后就有些不太果断了。

若不是证据确凿,大概他也不可能把人拉下来。

只不过他是真的没想到,皇后居然在看出端倪之后的第一时间就脑袋冲血的找了青扇摊牌。

东厂还没抓到切实证据,更没来得及和皇后通气,这么一来还真挺被动的。

青扇日日接触那么多宫女太监,宋桥得花多少功夫才能盯住她不把消息外传。

“微臣并未发现青萝有任何可疑,书房之事青萝极少与青扇说,青扇能知道的消息并不多,只是娘娘怎么突然怀疑青扇?”

换了个话题的白行远,决定自己果然还是不要再刺激皇后那点子已经频临崩溃的小心脏了。

不管怎么说,他总是在的,这便好了。

皇后扶着椅子,慢慢重新坐了下去。

“王爷来宫中,次次都能与本宫见着,且那次皇上出事,连东厂都未能第一时间得知消息,王爷却突然深夜来给皇上请安,本宫早已觉得不妥,原本想着凤仪宫中接连换了两拨人,总能清净,却没想到还是走漏消息,青萝不在本宫身边,且一贯传的是朝中之事,能把后宫里的消息传得那么快的,除了青扇,本宫想不到第二个人。”

白行远默然点了点头。

“娘娘英明。”

皇后微微抬头,看了白行远一眼,张了张口,最后也只能端了茶,装模作样的抿了一口。

“罢了,东厂看着吧,青扇……”

端着茶盏的手指松了紧,紧了又松,皇后终于轻轻呼出一口气。

“留着吧,查出来原因之前,不用动她。”

白行远利索的起身告退。

皇后坐在珠帘之后。盯着白行远离开的方向愣神。

她是真的想不出来,青扇到底有什么理由去为谢慎行卖命。

还有什么是她给不了的?

是钱财,是名声,还是日后的归宿?

皇后身边伺候这么多年的宫女,纵使日后出宫,那也必得是她亲自给她们指一门婚事,这才能算是善始善终。

能被皇后挑出来的人,即便不是高门贵胄,门第也不会太差,至少下半辈子锦衣玉食绝对能够保障。

她到底有什么做错了,对不住她了?

“至于么。”施尉的声音诡异的在身后响起时,刚巧是皇后情绪低落最至谷底的时候。

皇后还端着的茶盏登时便被吓得摔了下去,又被施尉眼明手快的抄起来,一气呵成的重新塞回皇后手里。

“能私传消息的人后宫里多的是,但能把消息传得这么快这么准的,只有你身边这两个,皇后居然时至今日才发觉。”

大概是皇后脸色太差,施尉说到一半也觉得有些不忍,便把最后那句嘲讽吞了回去。

“至于原因,我就不知道皇后有没有兴趣听上一听了。”

宫外的事他没办法替皇后查得一清二楚,不能出宫太久不说,人脉消息也没东厂那么广。

但宫闱之内,要说听墙角,施尉认第二,那就没人能认第一了。

更何况青扇还是日日跟在皇后身边的,不过是顺便一听,省心又省力。

皇后拿手撑着头,抬眼瞄了施尉一眼,示意他爱说就说,不爱说她也懒得听。

“与皇后倒是无关。”施尉往后退了小半步,依然瞄着最近能够藏身的地方,只要一有动静立刻窜过去躲了。

“大概皇后也从来没想过青扇能有这个心胸。”

皇后老神在在的嗯了一声,也没接茬。

施尉言简意赅的赏了皇后两个字,作为汇报消息的结束。

“王妃。”

皇后:“……”

谢慎行居然狠到拿自己当饵!

最关键的是,青扇那个傻丫头居然还真的信?

这到底得被灌多少*汤,才能唬得青扇信了这种鬼话?

一个宫女能当王妃?

别说是皇后身边的宫女,就连太后身边的宫女也不可能有这种待遇啊!

王爷选王妃基本上只比皇上挑皇后稍微好上那么一点儿。

但也够苛严了好么。

身家不高的不要,家世不好的不要,年龄太大的不要,长得太丑的不要,才情不好的不要,不会做人的不要。

零零总总筛下来,哪能轮得着青扇?

就算是王爷一往情深非青扇不娶,赏一个侍妾那就是天大的荣宠了,侧妃都别想,何况正妃?

万里挑一就挑了个宫女,还是年纪大了被放出宫的宫女,传出去那简直就是在往死里甩皇亲的耳光啊。

“我不知道谢慎行是怎么许诺青扇的,只不过我曾私拆过青扇偷传出宫的一封信,只不过时间紧,来不及抄录,又是很早之前的事了,不能逐字背下来,大概意思就是青扇觉得王爷对她一往情深,她必得报王爷知遇之恩,不求王爷能娶她为正妃,但求入王府伺候就好,只不过看她回信的意思,似乎谢慎行的确许过她正妃之言。”

皇后差点没一口老血直接喷出来,当场血溅珠帘。

她还当是前阵子谢慎行被自己要给她选妃的话刺激得饥不择食,终于破罐子破摔跑来接近青扇,顺带收集些消息。

现在看来,竟然俩人是早就已经勾搭上了?

大概谢慎行能在宫中眼线遍布,青扇是功不可没了。

只可恨她竟然半点都不知。

“你知道,为何不早说?”

说完之后皇后就觉得后悔了。

果然是太久没见这位大爷了,她差点都拿他当东厂一样的问话了。

他哪能和白行远一样乖巧?问什么答什么?

差了好几个档好么!

一句不乐意就能把自己噎死的主儿……

施尉极其技巧的又给皇后狠狠补了一刀。

“事情太久,我也是昨天看你审问青扇才想起来的,那时候狼女离狼女进京都还差了几年,我也只需要管皇上,皇后身边的人如何,与我无关。”

于是,皇后脑袋里面,瞬间就只剩下转圈儿似的差几年差几年差几年差几年在无限循环了。

居然是从好几年前就开始了么……

“说到底,这也不算什么坏事。”施尉本就亲疏关系极为淡漠,从来便是一个人惯了,又跟着皇上看了这么几年三观不正的风流事,身边换人就和换衣服一样,总觉得没了便没了,不忠了便杀了换一个来,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何况谢慎行登基,他便能光明正大的撂挑子不干,只不过是想带人走要难一些。

但若青扇真有本事缠住谢慎行,也用不了她缠多久,他也不是找不到机会。

皇后恨恨瞪了施尉一眼,后者瞬间精乖的住了口。

“总归是知道了,亡羊补牢不算晚。”

有那么一瞬间,皇后是真有拿根针把施尉那张破嘴缝上的冲动。

“你打算怎么办?”

往门口瞟了一眼,施尉又挪了挪位置,离柱子更近了。

皇后依然拿手撑着头,珠帘后本就暗,施尉再一挡着灯,皇后整个人便看上去阴沉沉的。

“怎么办?她对王爷如此情深,本宫若不成全她这份深情,岂不是罔顾了本宫和她的主仆一场?”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啊啊*你给我把评论吐出来啊嗷嗷嗷

meteorying3315大爷你的评论我在后台能看到啊!!

但是丫不知道为咩显示被删除啊啊啊!!!

而且我还不能点恢复啊摔!!!

为毛会这样啊!!!!

连加精都做不到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嗷!!!!!!

我今天刷了好久的*啊啊啊就想着能不能给我把评吐出来啊!!!

但是*丫不干啊!!!

一直显示一条评论被删除啊简直不让人愉快的玩耍了啊掀桌!!!!

不管怎么样妹纸爱死你的评论了啊!!!

泥的心意臣妾森森的感受到了啊嗷嗷嗷嗷嗷!!!

让我们一起来bs破*的抽风吧!!!!

本宫又死回来了 第83章 药不能停啊皇上

皇后从来不信有什么能不求报酬的付出;哪怕是她自己现在对皇上如此优容;一来是从前的情分,二来也是实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她也没了退路。

更何况是对于施尉这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货色来说;出现在她面前必然就会伴随着坑爹的坏消息。

皇后才不觉得他是为了来给她说上一声青扇投靠谢慎行的原因;才特意甘冒奇险跑来书房和自己嚼舌头根子。

苦大仇深的散发了一阵子颓散气息之后;皇后也算是勉强调整了过来。

反正再怎么怨念;施尉也只是视而不见,白行远生怕踩了自己痛脚,更是连提都不敢多提。

“宋桥还在外面;你这么跑来,就不怕他知道?”施尉和宋桥谁的武功高;皇后不知道;但二三十个暗卫外带百来号侍卫的围殴,一人一个馒头都能把施尉活活噎死,外行都知道谁会输。

施尉默默的盯着皇后,压根不开口。

皇后越发头疼。

“若你是为了岳凤池,那本宫劝你大可以省省心,人死不能复生,报仇也不急于一时。”

抬头瞥了施尉一眼,皇后伸手揉了揉额角。

“你在宫中对他还有用处,他不敢真的把你毒死。”

皇后对施尉到底是怎么和岳凤池达成一致的过程没什么兴趣,左不过是自己躺枪,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毒死一个算一个,毒死两个算一双,她乐得省心。

“皇上最近怎么样了,召见岳齐川还那么频繁么?”

施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