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57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57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地覆,哪有功夫管后宫里一个嫔妃流产?

宫里最不缺的就是女的,哪天再怀上一个不就结了?

反正皇上春秋鼎盛,又正是爱玩的年纪,说不好这会儿早就有那么一两个漏网之鱼在宫外把孩子都养得能打酱油了。

“本宫纵使不想要那个孩子,但也不至于做得这般明显。”

大概是书房里地龙烧得太旺,皇后莫名其妙就觉得有些上火,连带着说话也不如平时和缓。

生母位份太低,那个孩子纵使生下来了,最后也不会被人看好。

一旦有高位妃嫔生下皇子,就没那孩子什么事了。

即便是从小养在身边,到底也不是亲生骨肉,谁能保证会是个什么光景?

白行远微微低头,隐去嘴角笑容。

“是微臣僭越,请皇后恕罪。”

相比起那个话出口留三分的皇后,他果然还是更喜欢现在这个样子。

小时候涂家嫡出的小姐何曾这般小心翼翼?

即便说是天之骄女也不为过了,从来都是大哭大笑的爽烈性子,穿得花团锦簇,生得又粉妆玉琢,即便是坐在最角落里,也能人群中最显眼的那个。

只不过自从被先帝钦点进宫伴读之后,似乎就再也没见过她露出那样的直爽的表情了。

纵使再骄纵,在皇宫里,也得收敛了性子。

“只不过这件事,皇后也要早下决断。”

只有早早做了决断,才好知道,到底要往哪个方向去查。

若皇后不知情,或许是岳家想借这件事向皇后示好也说不定。

皇后轻轻往后靠了靠,整个人窝进椅子里。

“林燃那边如何了?”

宋桥接手飞鱼部时日不浅,里面盘根错节的势力,就连宋桥都只能力求平衡,不能真正完全掌控。

陡然来了个林燃,人又年轻,还长了那么一张好说话的娃娃脸,需要些时候压服人心皇后也能理解。

至于后宫这边,白行远一直提防章炎,宋桥反倒容易下手。

白行远默默起身,又给跪了下去。

“微臣请皇后恕罪。”

皇后利索的挥了挥手,连话都懒得说了。

东厂那档子事还有什么好恕罪的,当初给了那么大的权给白行远,这会儿她早已料到了结果。

要知道那么细致做什么?

她只要确定,东厂是她牢牢捏在手里可以放心用的就行了。

至于过程如何,她不感兴趣,也没那个功夫。

“飞鱼部副主雷擎于三日前,暴毙身亡。”

皇后饶有兴致的瞄了一眼已经归座的白行远。

“你不知道?”

真是简单粗暴的办法。

但也最奏效。

死人总不能来和他争位,还能杀鸡儆猴。

只不过是不是白行远默许了,才是重点。

白行远微微倾身。

“请皇后恕罪。”

那就是不知情。

别说白行远,既然他都请了三次罪了,那大概是连宋桥也不知情了。

皇后轻轻笑了笑。

“不妨,既然他已经准备好了,那本宫这几天就能宣章炎了,你们也等了不少日子了,都备好了么?”

章炎留在宫中始终是个祸患,皇后也不太喜欢有人随时在她身边虎视眈眈的感觉。

虽然说早点除去比较好,但还有什么是比私纵手下玩忽职守以至于皇嗣没了这么大的借口来得浑然天成?

虽然说施尉私自和岳凤池达成协议借刀杀人,但岳齐川已经摆明了把岳凤池纳入岳家范围,日后便是再说他与袁沛关系匪浅,岳家的金字招牌也牢牢扣死在他的身上了。

到底是岳家纵容家仆干出来这等无法无天的事,岳老大人只怕是日后在皇后面前都再也说不出么硬气的话来。

“飞鱼部那边你们都没人发现林燃动手?”

别说日日蹲在东厂的白行远,就是皇后也能猜到林燃最近是要整治飞鱼部,借此立威。

但他什么时候动手,怎么动手,挑谁动手,大概宋桥也不会那么好心去提醒他。

说是带着他熟悉飞鱼部,十有*是把人往那儿一扔,生死由他去。

活下来了,自然是顺理成章接手一部。

活不下来,那就是他没本事,也怨不得旁人。

只不过林燃下手太狠,远远出乎白行远意料。

下手太狠之人不好辖制,大概白行远和宋桥起的都是这个心思。

只不过没心肝也有没心肝的好处,只要能为我所用,管那么多过程做什么?

就这一点上,皇后倒是心挺大。

白行远默默摇了摇头,继而又点了点头。

“先前林燃进飞鱼部,并无异常,虽有些受排挤,但不到几日,便和飞鱼部上下打成一片,并无异常,对雷擎更是异常恭敬。”

虽说凭空冒出来一个人硬生生挤进飞鱼部,即算是宋桥没有亲自送他过去,飞鱼部里也着实议论好几天。

只不过林燃实在长了一张纯天然亲善的脸,平时说话又太过于人畜无害,若不是他自己主动和皇后提那么一句,皇后大概也会被第一印象给糊弄过去。

东厂补充暗卫也实属平常,飞鱼部倒霉催的副主大概到死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只不过他下手时,微臣其实就在左近,林燃并不知情,本来他可以在雷擎毫无察觉之时下手,但他偏生在最后一刻故意惊醒雷擎,点住穴道之后,再下重手,一掌击毙,毫不留情。”

皇后轻轻皱眉。

嗜血虽然不是什么坏毛病,但杀手讲究的是个快准狠,拷问才需要这一套所谓折磨时让人内心恐惧达到极致的把戏。

何况林燃并不需要从雷擎那儿得到什么消息。

必然是他猜到白行远会在旁边看着,才故意做出这等姿态,一是表功,二也是显示他能够胜任之意。

做事拖拉又好大喜功,这在东厂不是什么好习惯。

白行远大概也不是觉得辖制不住林燃,只不过是觉得此人或者没那么好用。

“你提点他一下,实在不行东厂也不缺他这一个,飞鱼部还有的是其他人,过了这一阵子再挑也是一样。”

毕竟是挑了半天才挑出来的人,又在飞鱼部勉强站稳了脚跟,能耐是有,只不过性子还是不稳。

白行远默默应了一声。

“还请娘娘稍后几天,皇嗣一案,微臣自会安排妥帖。”

皇后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顺带还拿了茶喝了一小口。

白行远这话的意思,就是到时从美人宫中不起眼的小太监,到高位嫔妃宫中的小宫女,大概都会一应俱全的过来把一干涉案嫔妃指证出来,最后牵扯出某一个看自己不顺眼的异己分子来背黑锅。

至于章炎,出了这么大一摊子事,东厂自然会将他指使那位背黑锅的宫嫔谋害皇嗣的一应证据准备齐全。

到时候皇后只需要拍着桌子疾言厉色把人骂一顿,再轻描淡写的说上一句本宫念你伺候已久于后宫有功,便免你死罪,贬为庶人逐出宫去就行了。

从东厂出来的,被逐出宫去,说得好听是免了死罪,但真的有人能够活着走出东厂?

不过是面子上说得好听一点而已。

“至于岳凤池,既然皇嗣已除,你让宋桥盯着他一些,别让他再生出什么事端,再去查查,到底他为何动手,是否岳齐川授意,又或者是岳老大人授意。”

再折腾,也有岳老大人这块牌子在面前挡着,皇后不想直接撕破脸,何况已经有了背黑锅的苦主,卖个人情也就是了。

“剩下的,本宫自会召他问话。”

话已经回得差不多了,那位婉儿姑娘的事虽说是有了进展,但到底还没查得十分确切,白行远便也不想拿着这些没确定的事情来让皇后心烦,应了一声后便起身告退。

反正十有*和王爷得扯上些关系,只不过顺着线把下面的关系理上一理,算不得什么惊天的大消息。

本宫又死回来了 第74章 互掐

其实殿试放榜倒是没朝廷什么太大的事了。

一应规矩都是一朝一朝传下来的;安顿好了高中举子在京中候缺;再下来就只要等春日宴了。

最多也就是三甲骑马游个街;接受一下喜闻乐见的群众围观,不需要皇后操太多的心。

至于前三甲到底取谁;取完了谁排第一谁排第二,有薛老大人一力主持,皇后最后只需要拿朱批划个圈也就完了。

“有些意思。”能进殿试的人本来就不多;卷宗薄薄一小沓;皇后随随便便就翻完了。

虽然说状元没他的份儿;但秦政之到底挤进了探花。

最后把卷宗发回试院时;皇后只给了四个字评语,就再没过问。

状元之位太过于显眼,三甲之外又排不上号露不了脸;榜眼上不上下不下,还得被状元提防挤兑,最安全无害的就是探花。

皇后总觉得,秦政之似乎是故意把文章写得稍稍差了那么一点,好不那么显眼。

“皇后娘娘,单凭文鸳夫人一人,如何敢起这个心,也做不了这么周全,那药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混进充媛妹妹的饮食之中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臣妾以为,文鸳夫人背后必有指使。”

东厂安排是东厂的事,皇后难得在后宫里疾言厉色一回,德妃淑妃几乎是拼了老命在后宫玩命的挖,生怕漏过一丝蛛丝马迹。

动静盛况空前,力度远远超越了上次陆美人与王爷有私情。

内务府拍皇后马屁,把皇上压榨得干干净净,凤仪宫早已修缮完毕,德妃淑妃借着查谋害皇嗣之事,隔三差五就跑去皇后宫中回话,连带着薛昭仪也一块儿跟着来。

左不过朝上暂时无事,皇后乐得一边发呆一边听她们在下面闲磕牙。

“嫔妾也是这么觉得,单凭文鸳夫人,必定不敢做这等谋逆之事。”德妃话音刚落,薛昭仪就紧跟着附议一句,一边说还一边瞄了一眼德妃。

皇后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示意继续。

“臣妾这些倒是不知道,前些日子总病着,也没能多去看看充媛妹妹,真是可怜人。”淑妃其实就是跟着打个酱油,若不是薛昭仪一天三趟往她宫里跑,死活把她拽出来,她现在还打算继续病下去。

查出来一个陆美人和王爷之间的私情还不算教训?

上次好歹是皇后出面一力把消息压了下来,又及时拉了个倒霉催的垫背,消息才不至于传得太过于难听。

这一回……天知道这位杏充媛腹中的皇嗣是怎么来的,淑妃是查怕了,生怕一个查出来皇嗣并非龙种,那篓子就捅大了。

在淑妃的理念里,一个才人都能和王爷暗通款曲,龙种是假的又有什么稀奇。

薛昭仪恨铁不成钢的轻轻叹了口气。

从前她总当是德妃一力排挤淑妃,生怕她抢了皇嗣去,所以淑妃不得不暂时忍让。

现在看来,倒是淑妃转了性子,真的不想掺和……

“能接触杏充媛的就只有贴身宫人和太医,再来就是上阳宫中伺候的宫女太监,昭仪妹妹看重杏充媛和皇嗣,把偏殿守得滴水不漏,就连臣妾去看,都只能站在门外远远看上一眼,若非出事,臣妾是真想不通,还有谁能接近杏充媛。”

上位嫔妃还在这儿,又有皇后戳着,德妃说话时,薛昭仪不敢插嘴,只恨得咬碎一嘴银牙。

德妃说的是实话,她根本没处分辨。

只不过这话里的意思就微妙了。

“是嫔妾失察,请皇后恕罪。”

德妃话音刚落,薛昭仪立刻麻溜的跪去了地上。

虽然说已经和皇后请过一次罪了,但多请几次,总不会出错。

“只是嫔妾虽然年轻,却也知皇嗣事大,不敢疏漏,皇后娘娘看重臣妾,将充媛妹妹交予上阳宫,臣妾自然不敢轻慢,难道人在上阳宫中,臣妾会这么愚蠢,引火烧身?”

薛昭仪私心疑心德妃暗害皇嗣,一应事务不敢往德妃那儿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