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53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53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居然一点都找不到么……

“还有一事,微臣不敢不禀报娘娘。”

皇后头疼的摆了摆手,让白行远起来回话。

“几天前,微臣发现有人欲夜探东厂,几次在周围鬼鬼祟祟,只是此人狡狯多疑,前几天都只在东厂外走动,微臣后来布下陷阱,本可以抓住,可半路突然有一蒙面人将那人救走,微臣无能,尚未发现此二人踪迹。”

皇后默默扶额。

没关系……你不知道我知道。

半个时辰前,那人还在这儿呢。

“有线索了?”

东厂放在那儿,相当于是个活靶子,打主意的人多了去了,隔三差五说不好就有人夜探,西厂会派人,谢慎行会派人,说不好还有七七八八其他的人想进去转悠转悠,白行远见得多了,也不会什么小鱼小虾都往皇后这儿报。

只不过这一次,人没抓着不说,居然什么都查不出来。

就像凭空冒出来,又凭空消失了一样。

简直就是提溜着自己的领子左右开弓猛扇东厂巴掌,丢脸丢大发了。

“微臣在西场的密报说,柳清绝最近忙于对付章炎,无法分心东厂事务,并无异动,至于王爷那边,也暂时没有消息,请皇后恕微臣无能之罪。”

皇后轻轻叹了口气。

“无妨,你直说便是,既然能夜探一次,便有第二次,你加强提防,总能查到。”

白行远抬头看了一眼皇后,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脑袋垂了下去。

皇后终于皱了眉头。

“你怀疑夜探东厂之人,与本宫这里的刺客有关?”

事情太过于凑巧,前脚有人在东厂打了个转,后脚宋桥就在自己书房发现了有别人,就算是太过于匪夷所思,只怕换了自己,也会这么怀疑。

白行远若不将这些联系起来,那才叫奇怪。

白行远微微低头。

“微臣不敢。”

若是真如宋桥所说,那刺客必定一早就在皇后书房。

若说是为了行刺皇后,为何在宋桥出去,只有青扇伺候的机会下,那人不动手?

更何况,这人好死不死还恰好躲在皇后椅子背后,若说皇后不知道有刺客这一回事,即便是打死宋桥,他也不会信。

只是皇后为何要包庇一个夜闯东厂还受了伤的刺客?

皇后长叹一声,伸手拂上珠帘,最后还是慢慢把手垂了下去。

后宫不得与外臣接触,上次出宫已是不得已,这是在书房……

“若说你不疑心,本宫也不信,事情太过于凑巧,只是本宫派人夜闯东厂做什么?想问什么消息,召你过来,还有你不会和本宫说的么?”

东厂是她一手扶植起来的,白行远这个暗主也是她看着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她怎么会不信?

白行远果断摇头。

“娘娘若问,微臣必定知无不言。”

皇后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白行远说。

虽然她之前是不知道施尉去东厂转悠的事,但现在她是知道的啊……

西厂虽然胆子大,但也不可能明公正道的把黑锅扣到自己这个正宫皇后脑袋上。

何况最注意西厂动向的便是东厂,但凡柳清绝有什么异动,东厂必然是第一个知道的。

“刺客在本宫书房,若不是为了取本宫性命,又是为了什么?”皇后一贯不怎么在书房这种公开的地方留什么机密消息。

消息要么烧掉,要么听完之后记住。

尤其在皇上偷了殿试试题之后,皇后举一反三,连带着自己的寝宫都收拾了个干净。

“凤仪宫上下你们最近也盘查得差不多了,可有找到那个偷了本宫解药的人么?”皇上拆宫时,别说宫人跟了一大群,就是昭明长公主,也是紧紧跟着,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得死死的,想亲自动手偷解药,也要他有本事把暗格翻出来才行。

从白行远的角度来看,十有*是有人趁着皇上拆房子,浑水摸鱼偷了去了。

不管他认为是谢慎行教唆皇上把水搅浑,还是谢慎行就是单纯的想派人偷解药,总归不可能去盘问皇上。

皇后想了想,干脆替白行远再挑了个更匪夷所思的结论出来。

那刺客原本是躲在凤仪宫里,这会儿凤仪宫还在修缮躲不住了,便跟来了书房。

虽然说脑洞开得是大了点,但这还真是事实……

白行远颇觉苦恼的皱了眉头,干脆跪在地上不起来了。

“有几人,但都与此事无关,微臣用尽方法,尽管那些粗使的宫女俱已招认是受谁指使在娘娘宫中伺候,但无一人知晓解药之事,大概此事……”

顿了顿,白行远终于说了句良心话。

“应该与西厂无关。”

谢慎行是最想灭口的一个,但辛大人所泄密的试题并不多,皇后纵然要查,第一个也查不到他头上。

没有灭口的动机不说,就连青扇青萝都未必知道皇后暗格里藏的是初云散的解药,外人就更不知道了。

即便谢慎行想让西厂偷解药,来东厂才是最直接粗暴的方法。

“皇后觉得西厂可用,微臣也这么认为,现下西厂已有人不满柳清绝,娘娘是否考虑一下?”

皇后:“……”

所以说,合着白行远是觉得,自己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场刺客戏码,是为了除去柳清绝,借机掌控西厂,然后牵制东厂?

“本宫不知刺客之事,至于有人夜探东厂,本宫也是今日才听得消息。”皇后觉得,若不是珠帘挡着,自己呈现在白行远面前的表情,一定是精彩纷呈,好看极了。

施尉向来就是想出现就出现,想失踪就失踪,什么时候出来,什么地方出来,自己可管不着。

惹急了,说不好人家一剑又捅过来。

皇后可不敢保证,那一剑下去,自己到底是死回去再和贵妃掐呢,还是就真的死得什么都不知道了。

白行远明显被皇后噎了一下,顿了顿,才继续开口。

“还有一事,微臣派人监视岳齐川,昨日探子来报,说岳小公子身边那位药童,已不明去向,娘娘以为如何?”

皇后拿手揉了揉额角,长叹一声。

“在东厂监视之下,一个人竟然能消失得无影无踪?本宫还能以为如何?”

大概在白行远心里,这笔账又得记在自己头上。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后想要包庇一个人,东厂自然查不到。

如此简单粗暴的推理,就和穿衣吃饭一样顺理成章。

白行远默默把脑袋磕去了地砖上。

“微臣无能,不能为娘娘分忧,请皇后恕罪。”

皇后看着白行远脑袋顶上的小青冠,只觉得身心俱疲。

“罢了,白行远不日便要奉召入太医院供职,到时若那位药童没能随侍在侧,本宫准你们入岳查上一查,不过理由要编好一点,毕竟岳老大人还在,不要做得太过了。”

第69章 入宫

有的时候;白行远甚至觉得,大概这真的只是一场针对东厂和皇后之间关系的;精心策划出来的挑拨离间。

岳齐川前脚奉旨入宫;后脚东厂的人借故进了岳府。

再然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从岳小公子的院子书房里;居然还把正窝在角落里睡觉的药童给揪出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白行远真心庆幸;不是自己亲自领的人。

哪有那么凑巧的事;刚发现药童不见了,皇后便下旨召人入宫,等岳齐川去了太医院;药童又莫名其妙的出来了。

皇后纵使要陷害东厂,也不至于用这么拙劣的方法,把自己也卷进去。

“皇上看重岳大人,本宫自然相信,皇上挑的人,是决计不会错的,如此本宫便将杏充媛和皇嗣

都交托给岳大人了。”入了太医院,自然不能再顶一个江湖神医的名号。

皇后让青扇去给皇上回话时,皇上还直夸了一通皇后贤德。

然后便一个大度,赏了岳齐川半天的假,让他往太医院收拾收拾东西,预备长期蹲守上阳宫。

纵使没去东厂打个转,在后宫里待了这么久,岳齐川自然之道谁才真正有话语权。

连太医院大门都没进,麻溜的就给滚进了书房给皇后请安。

“照看皇嗣辛苦,岳大人刚进宫,想必有些不惯,若是缺了什么,只管来回本宫。”

岳齐川一身太医统一暗蓝色团花袍子,坐在椅子里,低眉顺眼应了声是。

皇后安安稳稳的开始喝茶。

谁先提起算谁输,钦点一个人空降已经算是开后门了,总不能她比岳齐川先开口,问那位药童怎么不跟着吧。

“能服侍皇上,是微臣的福分,照看皇嗣,是也是医家本分,微臣多谢娘娘抬爱。”

到底是在宫外待得久了,岳齐川牢牢坐在椅子里,嘴上说谢恩,表情还是一脸冷淡,感觉自己能来太医院还是给了皇后天大的面子一样。

随便换一个人,早就趴去地上开始表忠心了好么……

皇后轻轻笑了一声,语气中又带上了三分期许,以及三分“不愧是岳老大人的孙子,果真一点就通”的赞许。

“医者父母心,自然是应当的。”

她就不信,没了那位药童,你岳齐川能在皇上眼皮子底下混多久。

就算是能瞒过皇上,还有太医院里那么多虎视眈眈的同僚。

即便有曹太医护着,毕竟能力也有限。

更何况看曹太医的样子,根本就是信了岳齐川便是实打实的神医,谁还能知道真正会医术的是那位药童?

“你从上阳宫来,杏充媛一切可好?”

自打薛昭仪回了皇后说怀疑德妃欲对皇嗣不利,皇后就从此绝了自己再去上阳宫的念头。

躲还来不及,哪还有凑上去的道理?

至于德妃薛昭仪还有文鸳夫人那些人,反正有宋桥替她盯着,她乐得省心。

后宫里有人错了主意,难道还能有谁说她这个皇后管教不严么?

再管教严厉,也架不住有人心心念念要暗害皇嗣嘛。

岳齐川正打算去摸茶盏的手顿时一滞。

“一切安好,请皇后娘娘放心,充媛娘娘精神尚可。”

皇后慢慢喝了口茶。

“如此本宫便放心了。”

果真是不懂医术。

连白行远都能查出来文鸳夫人意图换药,这都凑到面前看了,居然都没发觉什么错漏。

亏得自己还特意让薛昭仪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

岳齐川微微垂了垂头,接着发呆。

“前次之事,着实让你受了委屈,不过也好,让你看看后宫,也是警醒你小心,千万不可大意,更不可错了主意。”想了想,皇后觉得,还是替东厂遮掩两句,好歹面子上能过得去。

“即算是有人暗害,你也要提防,现下你跟在皇上身边伺候充媛,以后这些栽赃嫁祸只会多,不会少,本宫能护你一次,不能次次都救得了你,这回万幸及时查明真相,下次若晚了一步呢?”

岳齐川抬起脑袋,看了一眼珠帘之后,终于又点了点头。

“多谢皇后教诲,微臣记住了。”

皇后便继续喝茶。

台阶已经搭好了,她就不信岳齐川不会顺着竿子往上爬。

“微臣蒙皇后恩典,初来宫中,一切尚未熟悉,若有错漏,还请皇后恕罪。”又发了半晌的呆,岳齐川才一副拟好了腹稿的表情,慢慢吞吞往外吐字。

“只是微臣在宫外惯了,太医院虽拨了个小太监跟着微臣,微臣总不习惯。”

皇后不置可否的唔了一声,淡定等下文。

“微臣行走江湖,身边药童跟着微臣也有一段日子了,聪明伶俐,且与微臣也深为契合,不知娘娘可否开恩,赐他仍然跟在微臣身边?”

皇后笑了笑,把茶盏放去一边。

“说起来,那日你身子不好,急着出宫调养,本宫倒是忘了问,你身边那位药童,到底叫什么名字?”

慢慢磨嘛,总不能答应得太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