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49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49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岳小公子虽说是新入宫,皇后若说特旨恩典赏他进宫叙话,虽然勉强说得过去,但到底太过显眼。

“去和长公主说一声,这些日子辛苦她了,下午不必提醒皇上殿试的事情了。”

青萝一直跟在昭明长公主身边服侍,皇上上殿身边跟着的是小乐子和范狗腿,皇后想了想,干脆把青扇也一并支开了。

凤仪宫还在修缮,皇后对沐坤宫没什么好感,又不想再回书房,一时之间只觉得突然没地方去了。

“娘娘,再往前走是上阳宫了。”没了青扇,皇后身边还有的是想往上爬露脸的小宫女,皇后发着呆乱逛,才刚停了脚步,就有宫女低眉顺眼的凑上来回话。

皇后楞了一愣,点了点头,才继续往前走。

“那本宫便去看看皇嗣。”

皇后临时起意,薛昭仪一直到皇后仪仗快到了上阳宫门口了,才接到消息,匆忙之间什么都来不及准备,干脆带了宫女亲自跑到门口来迎皇后。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干脆懒得客套,直接携了薛昭仪的手去了正殿。

杏充媛现在就是颗不定时炸弹,天知道什么时候就噗的爆开了。

连自家老爹都挑明了说不可害皇嗣,可见朝中得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后宫,皇后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去见她触霉头。

“杏充媛最近如何?”

薛昭仪屏退宫人,亲自给皇后奉茶,皇后也就顺口那么一问。

“本宫今日就是过来瞧瞧,不必多礼,皇嗣可还好?”

然后薛昭仪就给皇后跪下了。

“回禀皇后,臣妾有事禀报。”

皇后:“……”

她都说了不必多礼了好么……

守着上阳宫还能有什么事?

要害皇嗣的是文鸳夫人不是岳神医,白行远已经叨叨了无数遍了,早就快听腻了好么……

“臣妾近日发现,有人居然想要调换充媛每日喝的安胎药,臣妾不敢擅自惊动,又没有确切证据,皇后娘娘忙于殿试,无暇□,臣妾思来想去,此事若禀报德妃娘娘,终究不妥,只能请求皇后娘娘做主。”

皇后头疼扶额。

她就不该来上阳宫。

“你怀疑是德妃主使?”

东厂前阵子才大张旗鼓的来上阳宫抓人,皇后原本想着文鸳夫人大概得消停一点儿,居然这么快就耐不住了?

还是她觉得这后宫里人人都是傻子,先前抓错人就盖棺定论了?

之前白行远放了岳齐川,的确是随便抓了个小宫女顶罪,难道说这件事东厂做得太过于天衣无缝?

原本就跪着的薛昭仪,只恨不得把自己贴地上去。

从前从来没觉得皇后是这么一个心直口快的性子啊……

“臣妾不敢妄议德妃娘娘,只是皇嗣之事,兹事体大,臣妾不知是谁主使,连意欲换药的宫人都不敢惊动,只怕打草惊蛇便不好了,还请娘娘放心,杏充媛所用之药臣妾都请几位太医共同私下验过,绝无错漏。”

皇后往前倾了倾身,伸手扶起薛昭仪。

“本宫将杏充媛交予你看顾,自然是看重你素来稳妥,你能如此小心,是你的长处,既然你能这么回本宫,想必事情来龙去脉,那宫人是如何下的手,都已经查明白了吧。”

原本还没坐稳的薛昭仪,闻言差点又没直接跪下去。

这话要听得好的,那是夸奖自己做事稳妥小心。

但隐藏含义就是说自己越俎代庖竟然敢在后宫私自翻看记档啊!自己只不过是个九嫔之首,连夫人都不能随意翻看内务府记档,皇后放权仅到德淑二妃为止。

自己占着照顾皇嗣,还能翻一下杏充媛的医药记档。

但宫人去留归属,职责记档这一类,没有皇后首肯,是绝不可能碰得到的……

若不是翻看记档,那就是在后宫里乱嚼舌头根子啊!

虽然这些事情只要留心,一个宫女的出身,尽也问得出来,但皇后素来最不喜欢后宫中人乱说话造谣。

横竖都是个死……

“你要照看充媛,又不敢将此事报与德妃,想必想要打听明白,也费了不少功夫。”皇后颇觉轻松的喝了口茶,摆摆手示意薛昭仪不要太在意。

纵使不能翻看记档,也有很多种方法能够不着痕迹的打听出来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

先前青扇来和自己说薛昭仪最近在后宫中走动频繁,她还当是这姑娘终于犯了糊涂想要做错事。

现在看来,原来还在这事儿上头。

纵使没有照顾皇嗣这一茬,她也打算封薛昭仪一个夫人之位,也算酬薛老大人主持京试的功劳。

“那位小宫女……臣妾只知识临川人士,入宫之后先是在御花园负责扫洒,之后入了尚功局,过不了多久,就因绣功精湛,被当时一位正值盛宠的美人叫去伺候,再后来似乎也辗转了几位主位娘娘,过后便到了上阳宫来当值,本就是小宫女,臣妾从前也从未注意过,却不知她竟有如此胆子,竟敢私换充媛的安胎药。”

皇后心不在焉的唔了一声,示意继续。

就这么点消息,摆在她面前她都懒得看。

十之*是青扇看薛昭仪问得可怜,故意放出来给她,好看看能闹出什么花样来。

到底是后宫里面待久了,眼皮子都变得有些浅,回个话而已,居然还费尽心思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好给自己洗清嫌疑。

她都能让薛昭仪直接下德妃的话了,至于么……

只是文鸳夫人是怎么做的,能够让薛昭仪怀疑到德妃身上去,还勉强能够让皇后提上一点兴趣。

“区区一个小宫女,又不通药理,依臣妾想来,她是如何知道只换几味药?那替换的药物,又是从何而来?她在上阳宫,从来只负责西配殿的花草,平日甚少涉足充媛所居东殿,她又如何瞒过一干太医的耳目,偷偷换药?”

薛昭仪只恨自己先前急着表功,一时嘴快说错了话,现在也只能勉强给自己稍稍圆一下,只盼皇后没有听出自己错漏来。

皇后默默瞟了薛昭仪一眼。

这种事情……难道现在她还打算装不知道,推给自己去查不成?

既然要说,就要查个彻底了,再来回话。

否则还用她做什么。

“臣妾无能,只能先请曹太医查了太医院的药材,那几味药,只有德妃娘娘宫中近日派人来领过,且德妃宫中管扫洒的宫女墨云,是与此人一同入宫,私交甚好。”

皇后轻轻叹了口气。

随口安抚了薛昭仪两句,干脆还是回书房去了。

这么简单粗暴的栽赃嫁祸……

大概薛昭仪也猜出来了,只是不好打草惊蛇,又怕去告诉了德妃,德妃还当她是文鸳夫人一伙的,挖了坑引她去跳,反倒不好

何况线索到了德妃宫中,大概便断了,薛昭仪无法再往下查,只能和自己说一声,以求别引火烧身而已。

左不过东厂已经查出来和文鸳夫人有关,皇嗣而已,大概父亲如此疾言厉色的和自己说得这么明白……

也是不想让自己留和中宫无关的皇嗣吧。

第64章 歌舞娱宾

白行远一天三次往书房跑;要么是说辛大人一案已经快出结果;涉及京试泄题一案之人已抓了好几人归案;要么是说聚贤楼已经派人盯着了,相信一定会有收获,要么就是说袁沛一案尚在追查中,请娘娘耐心等待。

但不论是说什么;最后都一定会加上一句,岳小公子在京中并无异动;虽入京已有些时日;消息也都传开去了;但岳小公子均以身体不适为由,把一干聚会活动推得个干干净净。

皇后听得有些头疼;便也没管御花园里梅花开没开;直接让青扇传司言局拟诏,宫中开宴,请三品以上命妇与闺阁小姐入宫赏花。

也算是精神安慰一下荷包瘪瘪的皇上。

晨起时青扇给皇后梳妆,颇觉别扭的皇后,如是安慰自己。

左不过宫中已经在准备年下宴饮,先来一个赏花宴,也算小试牛刀热个身。

青扇把名册呈上来,皇后也就多添了几个打酱油的世家小姐进来,剩下的依然全甩给德妃淑妃看着办。

命妇小姐们用不着上朝,白天时间一大把,何况晚上也没办法赏花,德妃过来一请旨午膳开宴,皇后立马就准了。

青扇一直在宫门口伸长脖子等着皇后下朝,一瞅着凤辇过来,立刻就迎了上去。

“都准备妥当了,娘娘现在过去么?”

皇后头疼的揉了揉额角。

“人都来齐了?”

说实话,皇后觉得,其实什么赏花宴还真是……

挺傻缺的。

一群名流公子世家小姐坐在一块儿,隔着位子飞几个小眼神,瞅着空避开丫头偷偷说上几句话。

运气好的,能塞上些丝巾手绢玉佩花笺也算是传完了情。

运气不好的,话还没说完,就得被路过的宫女太监们撞破。

能够进得了宫的,哪个人身上不是被好几双眼睛盯着,哪有那么多空子能够偷溜私会?

这是皇宫,又不是花街。

至于舞文斗诗,歌舞弹琴……

她们是世家小姐好么,辛辛苦苦学这些东西,不是为了跑来宫中和歌舞伎们一较高下的。

她们不要脸,她们家爹还要脸呢。

皇后一贯觉得宴会多了就得掉身价,从前还在相府时,官家小姐们的闺阁宴,她向来是三次之中才去那么一次。

官宦家的小姐,就是再说些秘闻八卦,到底也是足不出户的主儿,十句中间得有八句是道听途说,真想知道消息,还不如直接去问自家爹。

青扇默默摇了摇头。

“还差裴右丞家的三小姐,岳公子也还没来。”

皇后干脆利落的说了声回宫。

人都没齐她去做什么?

难道自己一个皇后,还要坐在那里听太监们报哪家哪家小姐到么?

到时候自己说人家不懂规矩,人家要嫌皇后不大度。

不说人家两句吧,人家还觉得皇后软柿子。

“岳小公子不知道还能不能来,依娘娘吩咐,派去岳府的小太监也还没回来,倒是派人传回来了消息,说岳小公子早起时就有些不适,这会儿正喝药呢,曹太医在那儿看着,说是脸色实在不好。”青扇几乎是一脸菜色的跟在皇后轿辇边上,一路走一路小小声回话。

“还有裴三小姐,去岳府的小太监倒是正巧在路上碰着了,裴三小姐倒是出门出得早,就是不知道怎么了,在路上和人争执起来,似乎是裴三小姐的马车撞了谁家摊子,闹起来了,三小姐本想赶着入宫,赔些钱便是了,结果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个人,硬说裴小姐仗势欺人,非拦住了不让走……”

皇后接着揉额头。

不管是什么原因,晚了就是晚了,那群世家小姐们才不会管你有什么原因,裴三小姐这个傲慢无礼的帽子算是扣死了。

“曹太医去了这么许久,岳小公子的身体还不见起色?”总不能宫中出面去替裴三小姐把事情给了结了,皇后干脆也就没再追问。

“不过也是,岳小公子才入京不久,舟车劳顿,那便让章太医也一同过去,同曹太医一起看看方子吧,本宫也着实担忧。”

要人人都能用装病这一条来逃避入宫,自己这个皇后也就不要混了。

青扇小心翼翼的瞄了瞄自家娘娘的脸色。

“那娘娘……赏花宴……”

皇后默默叹了口气。

“去御花园吧。”

自己的规矩青扇从来都很清楚,若是人没齐,皇后绝对不会参加。

尤其是这种又不是过年过节的小型活动,能露个面都属于格外恩赐,哪还有去等别人的道理?

不至于这么没眼色的特意跑来问一声。

大概不知道又是哪儿出了什么乱子没法收场了……

青扇如蒙大赦,赶紧吩咐轿子转头。

虽然说有青扇欲言又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