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4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4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贵妃在心里默默的撇了撇嘴,扯出一个贤良淑德又颇为担忧的表情,整整跑得稍有些乱了的衣裳,款款走了上去。

“皇上怎……”

然后贵妃也和皇上一块儿,傻在了凤仪宫门口。

以后宫所有人对皇后性子的了解,如果此时皇后捧着一卷xx律,端坐殿上对皇上说来学学规矩身为皇上必须得为天下黎民着想,那简直太正常不过了。

如果皇后此时带着人等在凤仪宫门口,对皇上苦口婆心讲述身为帝王必须要有的威仪规制,那也还说得过去。

如果皇后此时干脆发落了当时跟在皇上身边的所有下人,勉勉强强也算个办法。

这下倒好,她居然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皇后带着满满一宫的宫人,跪在凤仪宫的前庭里,冲着皇上磕头如捣蒜,和自己一样喊着皇上保重龙体的盛景了!

后宫果然是需要请个法师来念经驱邪了么!

当然,事实上,皇后也没有真的哭天喊地,人只是规规矩矩地跪在最前面,双手交叉放在额前,整个人都扑在了地上,穿着那身只有皇后能穿的明黄色服制,鸾凤金尾衔珠步摇插在发间,凤嘴里垂下来的大东珠就精准地落在头顶前方。

完美无缺的大礼。

身后宫人整整齐齐跪了满院子,就连磕下头去的动作都完全一致,一时之间贵妃只觉得满眼都是整齐划一的黑鸦鸦脑袋,抬起来,磕下去,再抬起来,再磕下去。

为首的青扇每磕一个,就带着一嗓子哭腔喊一声请皇上保重龙体,身后就立刻响起了一片强自压抑的抽泣之声。

皇上这还没驾崩呢,皇后这是在闹哪样啊!

贵妃反应倒也不慢,瞅见皇后跪着的那一瞬间,立刻侧身扑在了皇上身侧。

开玩笑,皇后跪皇上使得,自己可受不起这个礼。

到时候皇后一句贵妃不守礼仪,居然受皇后大礼这顶帽子轻飘飘的扣下来,就算是不被从贵妃位上拉下来,起码也得禁上十天半个月的足。

到那时候,这后宫里的狐狸精们天知道已经换了几波了,出来还有她朱媛什么事儿?

“皇上……”拗出一个怯怜怜的表情,贵妃最后终于看不下去皇上跟个傻子一样站在凤仪宫前的怂样儿了,伸手拉了拉皇上衣角提醒丫回魂。

“皇……皇后……”皇上大概也是第一次看到皇后跪在地上哭天抢地的烈妇模样,虽然被贵妃拉得回了魂,磕磕巴巴半天也才憋出一句皇后,然后就眼巴巴的瞅着依然梨花带雨一双泪目闪着盈盈水光的贵妃。

甚至还弯下腰来可怜兮兮的反拉了拉贵妃的衣服。

“媛儿,怎么办……”

那一瞬间,皇后身边还在山呼皇上保重的青扇,似乎看到了贵妃娘娘在脑内无限掀桌喷血的样子……

所谓猪一样的队友什么的……

“皇上,娘娘也是为皇上着想,皇上千万要体谅皇后娘娘的一片苦心啊。”

有皇后这一宫的人跪在面前,就是再借贵妃十个胆子,她也不敢说一句皇后处置狼女有什么不对。

堂堂中宫处置一个才当上美人连五天都不到的蛮女,何况这蛮女还挠伤了皇上,没诛九族都算是客气的。

皇上彻底傻了。

“皇上累着了,不如先来臣妾宫中休息一下,喝口茶,用些点心,慢慢再说,可好?”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动的皇后终于直起身子,目光闪亮,抬头诚恳万分的看着皇上。

“皇……皇后辛苦……”下意识往后退了一大步,皇上几乎是立刻摇了摇头,想了想,又往后再退了一大步,摸摸头讪笑两声,“朕记得钦安殿上国丈还等着呢,想必已经等急了,皇后免礼,免礼……”

然后就再次甩了跪得满长街都是的莺莺燕燕们,转身跑了。

贵妃:“……”

所以说,果然烂泥还是扶不上墙么……

辛辛苦苦撺掇着皇上来这么一出,满以为皇上能趁机跟皇后大闹一场,结果皇后只是跪了这么一跪,事情就了了?

“贵妃妹妹。”皇后一直保持着上半身挺直的姿势跪到连皇上身边的太监团都看不到了,才扶着青扇站起来,踏出宫门,走到贵妃身前站定。

“妹妹这一上午,又是跪又是跟着跑的,可着实辛苦了。”

以自杀来作为威胁手段,皇上以前还从没使过这么两败俱伤的惨烈法子,宫里美人不少,但真正正儿八经能在皇上面前说得上话,而且说的话也能被皇上听进去的,贵妃算是一个。

就是打死皇后,她也不相信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是出自皇上自己的脑子。

想不想得到是一回事,但以皇上平时被玫瑰花刺伤根手指头都要大呼有刺客的尿性,就算是想到了,也没那胆子去做。

“娘娘这是说哪里话来,今天可着实吓坏臣妾了,早上贤妃妹妹遣人来报时,臣妾急得差点连鞋都没穿好,着急赶来,只怕皇上有什么闪失,幸亏娘娘有法子,皇上看到娘娘,果然就好了,可见皇上心里还是娘娘最重。”

贵妃拿手死死扒着地,开口就把贤妃拖过来挡枪子儿。

身后贤妃终于没能忍得住,贵妃话音刚落,立刻嗷的一声哭了个天昏地暗,连皇后恕罪这句万能句式都没来得及讲。

开什么玩笑,贵妃跪得远远的只用磕头就行了,一群不安生的美人们全跑来自己这里看热闹不说,只有自己这个拉着皇上的人才真的知道,当时皇上那个力度,是真的想抹脖子来着。

“贤妃妹妹也受惊了。”皇后难得没有义正言辞的说贤妃不能劝阻皇上,实不配居于妃位云云,反而一脸心有戚戚焉的把贤妃搀了起来,甚至还轻轻按了按她的肩膀。

贤妃顿时只觉得浑身骨头都被按轻了三分,看着皇后的形象瞬间高大了不少。

“娘娘圣明,臣妾着实想拦着皇上,可皇上今天一睁眼就说昨儿做了个梦,跳起来就抢了刀子架自己脖子上了,臣妾宫里人人都看到的,娘娘只管问,只是皇上到底做了个什么梦,到现在臣妾都还不知道呢,皇后娘娘明鉴,臣妾就是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损伤皇上龙体啊。”

皇后瞥了一眼依然跪在地上不吭声的贵妃,又转头扫了眼跪得稍远点的莺莺燕燕,突然莫名奇妙就叹了口气。

“既然无人能劝得了皇上,这后宫要你们来何用?”

沧桑萧瑟,还带着浓浓对皇上的眷顾与关心,以及隐藏在话音底下的那一丝儿“本宫都对你们宽容如此,你们还一个个的这么没用,连哄皇上开心都不会”的失望惋惜之情。

贵妃的冷汗唰的一下就冒出来了。

“贵妃娘娘明鉴,这着实不关臣妾们的事儿啊!”林充容素来跟贵妃走得近,贤妃哭声还没停,远处跪着的莺莺燕燕们已经梨花带雨的在林充容的带领下,朝着贵妃拜了下去。

皇后一手拉住贤妃,居高临下朝贵妃瞥了一眼。

“贵妃娘娘明鉴?”

她堂堂中宫皇后还在这儿站着呢,什么时候轮得到人往朱媛那儿讨饶了?

还是说,自己就是替谢谨言管前朝大臣的事儿管得太多了,后宫给放权放过了头?

现在已经不知道是谁的天了么。

“姐姐多心了。”林充容那一嗓子喊出来,贵妃反倒换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嘴脸,稳稳当当磕了个头,抬首挺胸目光平视,“姐姐平日事忙,后宫里姐姐妹妹们不敢打扰,一般闲事不敢来叨扰皇后娘娘。”

皇后顿时给气笑了。

“如此说来,反倒是本宫的不是。”

摆了摆手,皇后拦住正打算上前一步按规矩斥责贵妃无礼的青扇,松开贤妃,扶了贵妃起身,近乎慈眉善目的拉着贵妃的手,走到了依然哭声震天的美人们面前。

“本宫放心妹妹,这才让妹妹替本宫分忧,这一分忧不要紧,分着分着,皇上就闹着要自伤龙体了,这叫本宫如何放心。”

顿了顿,皇后眼光在美人群里扫了一眼,慢条斯理的清了清嗓子,才重新开口。

“贵妃管束妃嫔不力,今日传本宫旨意,罚俸三月,去协理六宫之权,贤妃劝阻皇上有功,迁入咸福宫,今日起掌西六宫事宜,至于众位……”顿了顿,皇后似乎是颇为歉疚的笑了笑。

“众位美人,既不能侍奉皇上得宜,又不能替皇上诞育皇子,举止失仪,今日在重华殿里的,自充容以下,尽数放出宫去,充容以上,一律降为美人。”

身后青扇几乎是老泪纵横的大声应了句是,拖着面无表情的青萝一溜儿小跑的滚去内务府传旨。

这么多年了,自家娘娘终于这是想通了,来整顿后宫这群无法无天的狐狸精了么!

第6章 清理

不得不说,身居高位的人,要么就是平时一动不动,只要稍稍那么一动,立马就能掀起大浪来。

皇后素来在后宫里就是那么一个概念,节庆时分穿一身明黄色只有帝后才有资格穿的皇后服制,远远坐在宴席的最顶端,只要后宫美人们一开始歌舞,立刻就会一脸嫌弃的退场。

后宫有事找主位,主位不决找四妃,四妃偏帮再上报贵妃,一般来说,到了贵妃那儿,也不会再有什么难以裁决的麻烦事儿。

久而久之,从各个渠道进来的众多美人才人采女们,几乎也就忘了还有皇后这么一茬了。

林充容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当着皇后的面喊贵妃饶命,不是找死还能是做什么?

“虽说不是后宫事宜,但光是西六宫的事儿,也不算少了。”皇后难得推了折子,破天荒召了贤妃和德妃俩人叙话,莫说贤德二妃,就连青扇青萝都被惊掉了下巴。

自家娘娘自入主东宫以来,什么时候管过后宫里那群鸡毛蒜皮的事儿了?

最开始还想着劝上一劝,结果被皇后一句不过是点小老婆争风吃醋,能掀得起什么大浪来,就给堵了回去。

虽然说的确是大实话,只不过小老婆这三个字,后宫嫔妃们听在耳里,着实诛心。

从此之后,皇后就在替皇上批奏则理国事这一条暗黑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娘娘教训得是,臣妾毕竟年轻识浅,哪里晓得这里面的规矩,一切还有望德妃姐姐提点着些,妹妹也好跟着学学规矩。”

贤妃稍微好点儿,有先前皇后捏着她肩膀慈眉善目安抚的底子,勉强还算是能进退得宜。

只苦了德妃,战战兢兢的盯着面前一小盘茶点,手都不敢往茶杯上伸,屁股勉勉强强挨了三分之一的椅子沿儿,只等着皇后一个甩脸子,立刻就扑到地上去请罪。

皇后似乎是颇有些不适应的看了看德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皇后是真不太习惯跟这群娇声软语的莺莺燕燕们打交道。

后宫里还能有什么事儿?

左不过就是今天月例银子按时发放,明天节庆互相送礼,后天赏你一个香囊,大后天又赏她一个扇坠儿。

再添上点各宫小厨房里的柴米油盐,修修补补,冬天的炭火夏天的冰,四时的衣裳进贡的珍奇,花钿首饰胭脂水粉,花房里每日送的时鲜花卉,太监们早就打点得妥妥帖帖,不过就是送来给主子们过过目,添点减点儿,能花多少银子,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大事儿?

至多死几个不知名的美人才人秀女采女,拖出去埋了完事,难不成宫里还真得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得鸡犬不宁?

真能混到一宫主位,九嫔四妃的,哪个是省油的灯,一般点的使绊子,她们看在眼里,压根就懒得上心。

跟朝廷上那群大臣们天天吵的大旱三月洪水决堤,国库空虚边疆不宁比起来,这些简直就不算个事儿。

也亏得朱媛那个眼皮子浅的,天天搁在女人堆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