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37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37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皇后算是发现了,和皇上说话,不能把话说得太深,最好是能用最简洁的话,把最浅显的道理摆在前头讲,否则越到后来,皇上大概会越理不清。

“就算臣妾挑中了陆才人,敢问皇上,杏充媛腹中皇嗣可有大碍?”

皇上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太医说只是受了惊吓,没有伤及皇嗣。”

皇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启了一击必杀模式。

“既然皇嗣无恙,本宫谋害皇嗣之说已是谣传,本宫为何要为了一个谣传,杀陆才人灭口?”

青扇偷偷抬了抬脑袋,和青萝交换了个眼神。

表达的都是同一个内容。

为皇上点蜡。

皇后想了想,最后还是压下了想继续乘胜追击,和皇上哭诉自己辛苦操持后宫居然被人一朝陷害的念头。

虽然说在这儿哭一哭,是有可能在当下博了皇上的同情。

可天知道皇上出去会大嘴巴说漏了什么。

万一被谢慎行知道了自己已查到什么地步了,又不好收拾。

“太医既说杏充媛受惊,皇上何不去陪陪充媛。”重新把书拿起来,皇后终于走到了书桌边,看着皇上,目光前所未有的真挚。

“既然皇上觉得臣妾要谋害皇嗣,臣妾便不宜前去探望了,还请皇上多多费心。”

皇上张了张口,最后只扔了一句。

“那倒也不至于。”

然后落荒而逃。

皇后破天荒的没有冲着皇上的背影行礼喊恭送皇上,等青扇青萝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自家娘娘依然维持着皇上走时的姿势站在书桌前,连脖子都没动上一动。

“娘娘?”青萝收拾散落一地的东西,青扇便把皇后扶去了暖桌上。

皇后微微低头,手指轻轻触了触放在桌上的泥金小手炉。

“青扇……”

自入宫后皇后便极少再唤自己这两只陪嫁的名字,压根就不敢走远的青扇立刻屏气凝神静候吩咐。

出了一会儿神,皇后才冲青扇挥了挥手。

“不必收拾了,本宫想一个人静一静。”

从前未出阁时,在府里还算好,有些话还能和丫头们说一说。

自从入宫之后,天天防着隔墙有耳,有些东西,宁可烂死在肚子里,也绝不能说一个字。

青扇出去时,把所有伺候的宫人都带走了,皇后看着满地的东西出神,整个寝殿顿时寂静无声。

再然后,皇后就第一次,听到了房梁上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摩擦声。

“皇上来过了?”施尉翻进来后,第一眼看到的是坐在房里发呆的皇后,第二眼就扫到了满屋狼藉,瞬间就猜出了正确答案。

皇后甚至颇有闲心的指了指一边的凳子。

“坐吧。”

施尉只觉得今天气氛甚是……诡异,生生止住脚步,干脆站在了原地。

按理说皇上冲着皇后发火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从今天这满地碎片来看,估计闹得还没上次贵妃谋逆时的大。

毕竟砸几个瓷器和甩皇后耳光,就不是一个量级上的动静。

“本宫觉得,本宫不认识皇上了。”

皇后侧头看了眼依然站在原地死活不肯再走半步的施尉,莫名其妙就笑了笑。

“本宫无权治你的罪,皇上也使唤不动你,谢慎行连有你这么个人的存在都不知道,平日里觉得你这人很讨厌,游离在权势之外,如今看来,竟也有些好处。”

施尉终于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斜侧着身子对着皇后。

“有些话,对谁也不能讲,讲出来了便是谋逆,本宫又怎知哪里没一双耳朵,把消息泄漏出去。”

施尉看着皇后的目光里终于噌的一下就给亮了。

“皇上还是太子时,从来不会如此……”

顿了顿,皇后似乎似乎相当犹豫的斟酌了一下用词,才又看着施尉笑了笑。

“薄凉。”

就是薄凉,从朱氏开始,皇后就一直觉得,皇上大概是真的……变了。

从前荒唐种种,她总能说只是贪玩,图新鲜而已。

可是朱媛……

皇上还是太子时,对朱媛从不上心,可自从自己入主凤仪宫,朱媛晋到贵妃位后,皇上似乎就对她格外上心。

哪怕是再宠新人,也从未薄待过她。

她本以为皇上只是移情别恋,大抵对朱媛也有几分真心,但自己处置朱家满门,皇上除了求过自己一次之外,竟再没了下文。

几年共枕的情分,竟也能冷血至此。

至于那些最近被自己处置过的宫嫔,无论是已失宠的,还是正值盛宠的,只要自己态度强硬,皇上也绝对不会再未她们多置一词。

杏充媛受惊,陆才人身死,就算这些都与她这个皇后无关,可皇上为何除了质问自己,竟再不过问?

难道他就不好奇陆才人到底受谁指使,为何要自尽?

分明前几天才如胶似漆,难道真能做到转眼便形同陌路?

自己所认识的皇上……怎会如此无情。

施尉看着皇后愣神,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又等了等,发现皇后已经再没了开口的打算,才利索的又顺着原路翻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嗷呜嗷呜嗷呜嗷呜~~~

莫莫小妞儿快让我来亲一口!!!

muamuamuamua~~~~~~

太爱你了~~~!!!!!

来吧~团子已经躺平了

请你不要大意的鬼、畜团子吧!!!!!!

第49章 私情

说到底;皇后能为着皇上发呆的功夫不多。

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等青萝再推门进来时,手里已经捧着一大摞从宫外递进来要等待处理的东西了。

什么试院巡考抓住举子作弊,收缴上来的试题答案中竟发现部分试题提前泄露,什么宋桥为了训练新部主,差点快把林燃揍死了,什么袁沛的案子有了重大进展;从豫州传来的消息已有一大批中饱私囊的官员秘密被捕云云。

就连德妃都亲自过来回了一趟话,淑妃居然活生生从陆才人的陪嫁宫女嘴里逼出了从前陆才人未出阁时,竟然以诗托情;芳心暗许谢慎行。

最牛的是,那位精通诗书,才华和自家小姐不相上下的陪嫁;居然还把那些诗背出来了大半……

以至于皇后都怀疑,或者把淑妃一块儿扔进东厂,也许效果还不错?

“淑妃妹妹还在问着,臣妾便先来给娘娘回话,此事牵扯……”从陆才人屋子里搜出来的,都是皇后如何指使她谋害皇嗣,勾结朱氏等等罪证,大到书信往来,小到首饰信物,淑妃逼问之下,生生又把脸丢去了宫外,德妃斟酌半晌,才小心翼翼的用了个比较不那么打脸的说辞。

“牵扯甚广,臣妾实不敢再问,只能来请娘娘示下。”

“本宫已是皇后,朱氏狼子野心,觊觎后位,本宫如何会去指使人勾结朱氏?”还有一天京试才完,皇后只要等着第二天上朝时发一顿脾气,自然会有人替她查得清清楚楚,皇后也就不急着去批示发现试题泄露的消息了。

总得留条尾巴出来,才好顺藤摸瓜不是?

否则一道题都没泄露,白白放过了谢慎行,他这番做作岂不亏了?

反正拿到试题的举子不会声张,没碰到的也只能算他倒霉,皇后才不担心那些个读书人会造反。

德妃坐在皇后下首,闻言顿时笑了出来。

“娘娘说得正是呢,那陆氏包藏祸心,必是朱氏一党余孽,这会儿看事情败露,逼急了,随便抓着谁就是谁,只可惜她不长眼,竟敢惹到娘娘这儿来了。”

皇后懒得抱手炉,端着茶杯暖手。

“淑妃妹妹还真是和朱氏不和。”淑妃还没蠢到把皇后和她说过的话嚷嚷得满大街都是,德妃也就只觉得大概是淑妃和朱氏不和,以至于见到同党余孽都分外眼红,不弄死绝不罢休。

“臣妾原还没想到陆氏有为朱氏复仇这层意思,被淑妃妹妹一提醒,细细想来,倒还真有几分道理。”

皇后把糕点碟子往德妃的方向轻轻推了推。

“妹妹这些天操持后宫也辛苦了,只是本宫好奇,到底是谁去知会了皇上?”

陆氏自缢,后宫人人皆知是不假。

但自己接到的消息,是皇上从未踏出上阳宫,寸步不离的跟着杏充媛。

到底是谁那么不长眼把消息走漏了出去,又或是自己多心,皇上知道只是意外?

德妃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个臣妾确实不知,皇上昨晚就没从上阳宫里出来,今早衍庆宫的小宫女跑来臣妾宫中时,皇上确实还不知道这件事,按说从衍庆宫到臣妾宫中,不需要经过上阳宫,臣妾也早已下了严令,事情查明之前不许任何人走漏风声,这会儿淑妃妹妹忙着审宫人,皇上又在上阳宫,臣妾实不敢去上阳宫里问人。”

皇后觉得,再问德妃,恐怕是问不出什么太多的消息了。

淑妃能把事情查到这一步,已经比她预想的要好上太多。

至于皇上那边,只怕施尉也不知道是谁走漏的风声,还得让白行远去查。

只可惜林燃还需再琢磨,宫中的人也还没安插完,一时半会她没办法把章炎撤掉。

“也罢,左不过是要查清楚的,若陆氏真和朱氏有勾结,那这些倒也说得通了。”和外臣私通那就不光只是一条死罪了,皇后哪怕想借此发落陆氏满门都不算什么难事儿,只不过眼下倒还不急着这个。

让淑妃问问也好,看看能挖出多少来。

德妃瞅着皇后脸色,一察觉皇后有些不太想说话了,便立刻精乖的告退。

青扇送人,青萝过来给皇后换掉已经凉了的茶。

“娘娘,白大人还在书房候着,娘娘见么?”

皇后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示意青萝去备轿。

左不过还是试院里的那点儿事。

等着举子们出来了,自己恐怕就再也没得空闲了。

光是卷宗就是一大摞,又得派人盯着批文章的人,以防有谁以权谋私,最后选出的前十个还归自己选出前三来,想想都要头疼。

白行远大概连着好几天没睡好,皇后从珠帘后看下来,也在他眼下看到了一点淡淡的乌青。

“回禀娘娘,试院一切安好。”

皇后一晃神,只觉得那天事出从权,她在寝殿里看到那个催着自己去睡觉的白行远,大概只不过是个幻觉。

从自己接到圣旨入主凤仪宫的那一天开始,白行远对着自己的态度就彻底毕恭毕敬了。

若非事态紧急,连头都不愿意抬上一抬。

归根到底和自己都是一类人,从来只会在规矩里变通,绝不会想着要去打破规矩。

“依娘娘的意思,微臣留了部分试题未做改动,发现举子作弊的是试院张大人,而后才发觉部分试题泄露,张大人与试题泄露一案并无关联,幕后主使之人应当不会发现是东厂做的手脚。”

当然不会发现,怪只怪那个举子自己倒霉,想要作弊一步登天,到底欠了些胆量,随随便便一诈,自己就先吓破了胆,连在哪儿买的考题都招了个干干净净,倒替东厂省了不少功夫。

皇后越发觉得白行远实在是……贴心得过了头啊!

她明明没有特意吩咐留个尾巴,这人到底是怎么把自己的心思一猜一个准的……

“最近陆才人的事,你留意着,谁留谁走,章炎最近也过得太舒服了些;去查查是谁走漏了风声,让皇上知道这件事了。”白行远开口就拿试院的事把自己堵了回去,皇后倒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再说什么白卿辛苦实乃国之栋梁云云都是矫情,干脆拿话岔了开去,也算是变相减少一点白行远的工作量。

一下子在后宫里调换那么多人手,又不能太引人注目,也不是个容易事儿。

虽然有之前自己借着清除朱媛余党的风头,也算去了一些人,但毕竟没能动到章炎的根基。

白行远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