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31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31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无妨无妨,朕与皇后夫妻多年,谁走前面不都一样?”

于是,皇上这话一说,别说皇后呆了一呆,就连跟着皇后的所有宫人,脸上的表情都和刚刚活吞了一颗鸡蛋一样,诡异极了。

皇上亲口说……与皇后……夫妻……多年?

今儿这太阳到底是从哪边出来的!

皇后头疼的揉了揉额角,直接叹气叹出了声。

“臣妾与皇上夫妻多年,所以皇上有话不妨直说。”

以她对皇上脾气的了解,能如此谄媚的说出这种肉麻话来,必定是又要借自己的封印往封什么人的旨意上盖戳了。

“那什么,那朕就直说了,虽然说皇后说陆充媛与杏才人交好,必定乐意让出充媛之位与才人,以保龙胎,可朕亲自去传了旨,哎哟皇后你是不知道,陆才人这些天在朕耳边哭得哟,要不这样,还是让陆才人恢复充媛之位吧……”

皇后猛的刹住脚步,侧头,死死的盯住了皇上。

她在朝上是睡过去了,但还不至于彻底睡死。

今天早朝礼部才借着陆充媛降位的事,遥指自己管理后宫不力,这会儿皇上就跑来和自己求情了?

你们就是套好了词也不带这么时间巧的!

“陆才人也没犯什么错,怎么就好端端的被降位了呢,再说了,既然是情同姐妹,自然陆才人平日里也会照顾杏充媛,杏充媛又怎么会在意这些名位。”

皇后不说话,皇上有了这些天自己说什么皇后准什么的胆子,越发说得顺溜了。

青扇在一边,看着看着,自家娘娘的脸色,就那么一点一点的黑了下去。

好不容易熬到皇上说完了,皇后也恰巧走到了门口,一字一顿的冲着皇上行下礼去。

“如果臣妾说,君无戏言,皇上旨意不可朝令夕改,重升陆才人为充媛,降杏充媛为才人之事,万万不可,皇上会如何?”

这回轮到青扇,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默默的把青萝拉到了人群的最末。

还能如何……皇上摇了半天的尾巴,陡然被皇后在这么多人面前里子面子一块儿丢了个干净,不恼羞成怒才叫见了鬼了!

于是,皇后于黑云压顶的气势之中,看到皇上身后那条几乎肉眼可见的正摇得欢快的大尾巴,看着看着就那么蔫了下去。

再然后,皇上也……怒了。

“皇后说君无戏言,朕今天早上已经亲口答应了昭儿要复她的位份,昭儿没做错什么,皇后为何要降昭儿为才人?”

皇后看着皇上,都懒得去提醒他,明明降位这事儿是他自己提的,自己可一个字都没说。

“朕不管,朕金口玉言,既然已经答应了昭儿,那便要复她充媛!”青扇早就把围观的宫人赶了个干干净净,从门口到正殿,只剩下面色阴沉的皇后,和正在炸毛的皇上。

又吵架了……

“皇上还请顾惜杏充媛腹中皇嗣,若皇嗣有损,就是十个路才人都不够抵命。”往后退了半步,皇后干脆跪了下来。

膝盖撞着平整的石砖地,要说不疼,那是假的。

好在也跪习惯了。

“皇上说,陆才人与杏充媛一贯交好,降位前对充媛多番照拂,怎的现在看来,姐妹情分都是空话,为着一个位份便来与皇上吵闹不休,实是不识大体,有失宫嫔身份。”

皇上直接把已经写好了的圣旨给递到了皇后面前。

“朕旨意已下,凤印呢。”

皇后咬咬牙,终于俯身,把额头贴在了冰冷的地砖上。

“请皇上恕罪,有关皇嗣,恕臣妾不能从命。”

皇上啪的就把明黄色绢布卷轴摔在了皇后脸边上,自己绕过皇后,大踏步冲了出去。

青扇小心翼翼的缩在一边听动静,皇上的仪仗全都走远了才踮着脚尖跑到自家娘娘身边。

皇后还维持着大礼的姿势,跪在地上,连脑袋都没抬上一下。

“娘娘,皇上……他走了。”皇后跪着,青扇也不敢蹲着,跟着一块儿跪在地上,伸手掺住皇后胳膊,想把自家娘娘拉起来。

结果一扶还没扶得动,青扇也不敢再用力了,只能规规矩矩的陪着自家娘娘一块儿跪。

“青扇。”皇后呆了半晌,终于自己直起腰来,依然看着皇上曾经站过的位置,“皇上往哪儿去了?”

能封到一宫主位,家中多多少少都有些势力,陡然降位,皇后倒不意外朝臣们会来劝诫,只不过陆昭还真是有些本事的。

居然能生生把皇上的心思从杏充媛身上撇开。

青扇往宫门口看了一眼,讷讷的摇了摇头。

“娘娘,皇上刚走,走哪个方向停哪个宫,奴婢还不知道,等皇上安顿下来了,会有人来禀报的,娘娘放心。”

皇后便继续盯着面前的砖地发呆。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指使了陆才人卡着这个点儿来和皇上闹。

还是说,自己最近是太跟着皇上一块儿胡闹了,惹得后宫里人人都道自己这个皇后好说话?

皇后没发话,青扇也就不敢去捡被皇上扔下来还没盖戳的圣旨,只能眼巴巴的瞅着自家娘娘。

“不过是后宫里的事,把圣旨收了吧。”皇后跪得久了,膝盖有些发麻,青扇恰到好处的赶紧把自家娘娘扶进屋里坐着,又打了盆热水来替皇后匀面。

“德妃最近忙些什么呢,本宫交代的事也不知道办好,皇上身子还没好全,还需静养,陆才人既已降位,自然不能再侍奉皇上跟前,关系皇上龙体,总不能一味由着皇上喜好来,总要把身子养好了才是,传话去吧,依旧是主位宫嫔,一天一位,轮流在皇上身边伺候。”

皇后语气太过于平静,听不出生气,也听不出不生气,青扇一句话都没敢劝,绞了帕子送到皇后手上,等着青萝来接手了,自己才出宫传旨。

第42章 别扭

在平时;皇后其实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搭理皇上。

光是上朝最少就占了小半个上午,接下来就是各种大臣私下求见议事。

听完了老的絮叨,就听年轻的在发一腔热血,听完了刚好赶上吃午膳。

下午批阅奏折;还得时不时去管一下东厂奏报上来的那些摆不上台面的事儿。

外带德妃淑妃过来当笑话说的后宫争风吃醋,哪宫多支了银子哪宫吵了起来,皇上又看上了哪宫冷落已久的美人;事儿全办完就要晚膳了。

偏生皇后又是严守天黑即寝绝不熬夜的好习惯;一整天下来;只求皇上别来自己眼面前添堵;哪还有上赶着去讨好皇上争宠的功夫?

就算是有;皇后也从来不屑于做。

平时就没空;这会儿更赶上还有一天就要京试,试题却才出完一半,薛老大人恨不得把整个试院都搬来宫中,好随时和皇后议定时不时就可能会有的突发情况。

如果不是怕被谢慎行看出什么不对来,皇后恨不得连早朝都省掉。

万一泄题案的幕后主使是谢慎行,试院这么大的动静一趟一趟进宫,要不是皇上一时兴起拉了人进宫,让他没工夫听消息,皇后还真犯愁拿什么不露痕迹的理由去吸引谢慎行的注意力。

新晋榜眼翰林院修撰王棋和文渊阁老臣郑远山为着一个题眼到底该是哪个字掐得面红耳赤,就连薛老大人都劝不住,最后只能把卷宗封好送进来,请皇后定夺。

定夺个题眼倒不难,关键得既让郑阁老觉得没失体面,又不寒了王棋那些个满腔热血一心想要为朝廷效力的年轻士子之心。

平心而论,皇后虽然欣赏那些个刚刚考中京官的举子们,人有才,又初生牛犊不怕虎,正是好用的时候,但也不得不承认,新来的就是新来的,空有一腔热血,却丝毫不知转圜。

郑阁老也是老臣了,说杠就杠起来,俩人倒是掐得热闹,只是苦了自己这个中间调停的,生怕一句话没回对,两边都要伤了脆弱的玻璃心。

所以当青扇一早小心翼翼的来报,皇上召了王爷来宫中取乐喝酒时,皇后不仅没生气,反而长舒了一口气,特意附赠十坛私藏的好酒,只怕他们不尽兴。

“娘娘……”青扇进来时已经预备了皇后要掀桌,结果皇后不仅没生气还破天荒的送东西,青扇真担心自家娘娘是被气糊涂了。

彼时皇后正忙着看送进来的试题,没工夫搭理青扇,听得自家宫女又在赔小心,只当是皇上还在气头上,嫌自己十坛酒送得小气,挥挥手又叫再搭上八盘新制点心,外带十二碟下酒菜一并端过去。

国事当头,她有空管皇上又作什么妖才见了鬼了。

“娘娘……”青扇还没走,就在原地磨皇后的耐性,正给皇后磨墨的青萝反应过来不对,稍稍把砚台给挪远了一点。

皇后写完两笔来舔墨,一笔戳了个空,终于抬起头来。

“皇上还有什么吩咐?”

青扇恭恭敬敬站在皇后的摔东西射程范围之外,不敢抬头。

“启禀娘娘,娘娘吩咐送的酒奴婢一早就已经送去给皇上了,皇上看着挺高兴,所以王爷说……”

皇后一挑眉,皇上高兴所以王爷说?

这是什么逻辑。

若不是看在皇上今天总算做了件有用的事儿,又没带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听什么糟心曲儿,她才不会这么大的心就随他去了。

后宫是她在管着,皇上不要脸,她可要脸。

“王爷说皇后如此贤德,今日天气又好,左右朝中无事,皇后平日辛劳,不如请皇后也来大家同乐,上次庆贺后宫有喜皇后没能参席十分可惜,皇上也觉得王爷说得有道理。”

皇后:“……”

她就知道!

谢慎行才不会给她喘口气的机会!

什么时候吃饭不好,偏生上赶着这个时候!

什么事朝中无事?明明是朝中大事被她赶着生压了下去!

“皇上还说了,皇后不来就是不给他这个皇上面子,大家都在看着呢,今日有德妃娘娘和淑妃娘娘,昨天是娘娘亲口传的旨意,让主位娘娘侍奉圣驾,今天皇上也把各宫的主位都邀齐了。”

皇后:“……”

所以说,这就是一个谢慎行给自己添乱还不够,再添上一个皇上来助攻,兄弟两个一块儿想弄死她的节奏么!

在给自己添堵的前提下,他们俩兄弟倒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青扇飞快的抬头,看了一眼皇后那僵得不能更僵的脸色,又往后挪了两步。

“皇上还吩咐奴婢,务必要请动娘娘,如果娘娘没空来,他便让小乐子来请了。”

皇后差点没咔吧一声捏断自己手里黄花梨木柄的白狼毫笔。

“本宫……去……”

要单是一个皇上,皇后肯定直接把丫的面子掀到地上再踩上两脚,但问题是丫居然还知道找一个谢慎行来一块儿逼!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皇上会在哪儿设宴,皇后其实不太清楚。

毕竟皇上能在后宫里凑齐人,又凑齐皇后没工夫管他的空档的机会不多。

八人抬的凤舆浩浩荡荡穿过长街,皇后的仪仗只比皇上差半级,弯起来能绕凤仪宫小半周。

皇后难得把暖轿换成大肩舆,往里面摆了张小琴桌,稳稳当当绕着皇宫转了三圈,终于赶在踏进御花园之前,把该批的考题全批完,一气儿全交给守在一边的白行远带回试院给薛老大人。

再剩下的,只恐怕今天晚上自己还是不用再睡了。

当明黄色的缎帐出现在汀香小榭岸边时,由德妃开始,所有妃嫔呼啦啦全都站了起来,整齐划一的冲着下撵上船的皇后行礼。

就连谢慎行都站了起来,跟着一块儿看坐在小艇中盛妆华服的皇后娘娘。

主位上还硬撑着一口气坐着不动的皇上瞬间就被埋没在了妃嫔们的身影里。

“嫔妾恭迎皇后娘娘。”德妃站在宫嫔之首,身边就是花枝招展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