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28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28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皇上能进一下书房偷题都已经是个奇迹了,不可能能聪明到来偷钥匙,更不可能跑去试院把装着考题的盒子打开而不被人发觉。

东厂既然现在才发觉不妥,出题之人多半不会泄密。

若不是东厂监视之人出了问题,那便是谢慎行的手已经伸进试院里了,自出题伊始便已将试题盗出,单单等到这时,再将考题泄露,好让自己猝不及防,纵使发现,也已晚了。

若此时重新出题,必然京试推迟,举子们闹起来,眼皮子底下,也不好收场的。

若不出题,到了开试那日,闹了出来,不好收场两说,皇家颜面算是丢了个干干净净,更伤了天下举子之心。

就算是那些个书生手中没有实权,真要折腾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便能压得下去的。

“请娘娘恕罪,微臣擅自做主,已用试题需再斟酌,和判卷名册还需调整之理由,将裴齐两位大人请来试院,由东厂看管,现下两位大人还在试院,无暇分身,还请娘娘放心,只是京试试题,历来规矩,都有三套以备不虞,微臣已命东厂将所有能买到的试题都悉数收来,三套试题,均在其中,只因掺杂了大量仿制,偷题之人又将试题打散,不易被发觉。”

事出紧急,东厂只不过快那么一步得到消息,若要把所有消息都收集完全,再分门别类呈给皇后,估计殿试的名单都该出来了。

要不是有个章炎盯得紧,白行远恨不得给秦政之穿上太监衣服,直接拖到皇后面前来当人证。

皇后狠狠把书摔在了椅子上。

“试题如何被盗,何时被盗,被何人所盗,东厂尚在追查,只是现下离开试只剩三天……”皇后发怒,虽没说话,但东西被摔这种声音,白行远还是听得清楚。

左不过皇后最近发脾气的次数见长,白行远倒是已经习惯了,就连反应过来往地上跪的姿势,都是行云流水做得自然纯熟。

“你有何罪,既然试题已外泄,想必他们已经做得滴水不漏,本宫纵使治你的罪又有何用。”皇后怒极之后,脑袋里反而清明一片,只觉得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轻轻呼出一口气,往椅背上靠了靠,又挺直了背脊,末了干脆站了起来。

“你已做得很好,这三日,本宫不许你用什么手段,都要将裴齐二人留在试院之内,非诏不得外出,也不能让外面看出不妥来,若此事惊动试院……”

皇后话还没完,外头守着的小太监就颠儿颠儿跑了进来,往青萝耳边低语两声。

然后皇后就听到了,她这辈子都不想听到的一句话。

青萝说:

“启禀皇后,院判薛大人求见。”

有那么一瞬间,皇后是真的希望,自己的脑袋,能像刚刚被自己摔掉的那本册子一样,狠狠的磕去椅子上,磕晕了算了!

她不干了还不成么?

回头她就把那些个折子全都堆去皇上那儿,干得好干得不好就随皇上去吧,本来就不是她的事好不好!

好死不死的凑这个时候,薛老大人还能来说什么事?

再来给自己歌功颂德一下说京试准备事宜一切正常?

按照目前这个态势,估计连判卷的名册都要全盘重新换过啊!

白行远默默的抬头,破天荒的正眼看了一眼珠帘之后,皇后明黄色袍服的身影。

那表情绝望得,皇后居然瞬间读懂了他的意思:

我只能帮到你这儿了,既然已经惊动了薛老院判,娘娘您保重。

“今日你与本宫所说的话,还有薛老大人与本宫所谈之事,绝不能让章炎知道。”皇后头疼的扶着额角,只觉得整个人都不会再好了。

东厂能得到试题外泄的消息,只怕是偶然之事。

这些日子又是冰灾贪污,又是皇上遇刺,又是后宫有喜,东厂恨不得每人都劈成八瓣子用,若不是早就分出人来天天盯着秦政之,哪能这么快就发觉试题泄露之事。

秦政之是个意外,谢慎行大概也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快得到消息,只怕还在筹备开试那天陡然朝自己发难。

她就是恨,那天怎么不干脆直接找个借口发落了章炎,还怕什么打草惊蛇?

对付谢慎行,至于还要忌惮打草惊蛇么?

她和谢慎行在朝堂上不对付,这不已经是公开的事儿了么!

要是对付,能把堂堂王爷,皇上的亲弟弟,发配到边疆那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去?三年只许回京一次?

现在留着这么个祸患在宫里,她连召个大臣议事都不能愉快的进行了!

这日子还让人怎么过!

“东厂监视秦政之,章炎和西厂可知道?”

白行远相当肯定的摇了摇头。

“微臣可用性命担保,章炎绝不知秦政之的存在。”

私自拐带皇后出宫那是掉脑袋的大事,章炎连皇后出过宫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知道有秦政之这么个人?

这是有关于他自己的脑袋在脖子上安得稳不稳的事情,怎么能大意!

皇后稍稍松了口气,挥挥手让他赶紧滚去查到底是谁泄了题。

薛老大人只身前来,只怕消息还没传开,或许还能有转机。

否则就不会是来他一个,而是来上一群……

第38章 出事

虽然皇上成天吃喝玩乐不思进取,但皇后仍然不得不感慨……

先帝还真是给皇上铺了一条太过于平坦的路。

虽然说自家老爹和裴右丞不对付,但总体来说俩人也算各司其职,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掐归掐,总目标也都是一致的,绝对不想江山易主。

薛院判两朝元老,有这么一只活宝贝在试院里供着,就算他什么都不做,也能是响当当的一枚金字招牌。

白家老爹虽已退隐,但仍居京城,随随便便放一句话出来,从刑部到大理寺再到东厂,都得震上一震。

只可惜礼部袁老大人已去,独子虽没能留下,但新补进来的官员也算得力,再历练个几年,用熟了也就好了。

哪怕是皇上一个月不上朝,只要他还不乱七八糟拿着玉玺当萝卜章盖,朝廷也绝对乱不了。

皇后原本还想着薛老大人会来给自己哭上一嗓子老臣做事不力,谁知道人一进来,先是单刀直入挑明了试题已泄,再理直气壮说自己已亲自选了信得过的官员日夜赶工重出试题,自己六旬高龄跟着一块儿在试院里盯着熬,以确保三日后京试绝无问题,最后才是掷地有声的说自己事急从权意思意思的请皇后恕罪。

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还能治他的罪?

皇后只恨不得冲出珠帘拉着老大人的手说你就是本宫的再生父母啊!

这事儿真要摆到台面上来让自家老爹知道了,不直接把自己拖到先帝灵前把自己腿打折了再把自己一刀剜心以谢天下。

省了试题这一堆事,剩下的便是暗中查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陡然担子轻了一半,皇后突然觉得自己晚上还是可以睡好觉了。

重出试题,还要在三天之内,谈何容易。

京试那么多科,薛院判恐怕是把试院里一半的人都折腾起来了。

“老大人辛苦。”薛院判既然已经接了消息,皇后也就没把白行远呈上来的册子再给他过一遍目,左不过消息已经泄漏,破罐子破摔也只能这样了。

“只不过这消息绝不能泄漏半分,老大人但凡有何要求,只要本宫能办到的,大人开口便是,本宫绝无二话。”

章炎不可用,东厂陡然去了一部可用之人,既要分出人手盯住试院以防重出试题消息外泄,又要防住章炎不能让他发觉异动,还要瞒过谢慎行,白行远的压力不比自己这边小。

丹阶下胡子花白的老大人拄着拐杖往地上敲了两敲。

“请皇后娘娘放心,老臣秉承先帝旨意,扶政监国,必然殚精竭虑,为皇上分忧,得知试题泄漏之人,大部分老臣都以商讨试题之名,召于试院,短短三天,想必不会有人生疑,还请娘娘请旨皇上,派侍卫保护,以防不测。”

皇后顺理成章的点了点头。

“这是自然,本宫自当陈请皇上,老大人放心。”

就算是他不说,自己也会派人把那群人盯死。

只不过还得再找些理由,否则名不正言不顺,大张旗鼓的派人围屋,整个京城都能知道外泄的试题是真的了。

薛院判前脚刚走,白行远就从阴暗的角落里暗搓搓的冒了出来。

皇后突然有一种冲动,自己是不是要把整个皇宫重新挖地三尺大修一次?怎么从哪儿都能冒出人来……

“薛大人用了不少理由,把人召了一些,但怕打草惊蛇,还留了不少人没惊动,娘娘觉得如何?”

皇后默默叹了口气。

“替代章炎的人找得如何了?”

有章炎在后宫里看着,她做什么都不会放心。

虽然说做个顺水人情让宋桥接了章炎的位置也不是不行,但若是这样,飞鱼部又会缺人,皇后下意识的不太喜欢飞鱼部的那只副使,虽然说人家没招她没惹她,办事也挺利索的。

但皇后就是信任不起来。

“已有人选,请娘娘放心,容娘娘再给微臣两个月时间。”去一个章炎容易,但要把他在后宫里这么多年苦心经营的成果全翻个底朝天,只怕还有点麻烦。

倒还真是应了皇后那天莫名其妙说的,这件事情,他还得借一借西厂的势。

左不过柳清绝和章炎已经互相猜忌了,再多掐两下,事情也只有那么大不是?

“泄题之事,你查出几人了?”京试试题,一贯各科管各科,谁也不知道别人出了个什么玩意儿,陡然全盘泄密,偷题固然可能,但出了内贼也是情理之中。

白行远单膝跪地,从珠帘之后望过去,端的是身姿挺拔芝兰玉树。

“微臣无能,只查出三人确凿与泄题有关,其余牵连之人,尚在追查,且与袁大人的冰灾贪污名册也有牵扯,请娘娘恕罪,微臣还需时间。”

然后皇后就眼睁睁的看着,宋桥那只冰山门板脸,又蹦跶着,猛地从窗户外,翻了进来。

皇后:“……”

白行远:“……”

迟早她要把这窗户赐给宋桥当门!

大白天都是一身黑衣打扮的无趣男人,翻窗进来就跪去了白行远身边,一贯的言简意赅,赏了皇后五个字。

“娘娘,出事了。”

皇后头疼扶额。

当然是出事了,她也知道出事了啊!

麻烦你就安安心心在后宫里喂狼女养宠物行不行?这个时候不用再来添乱了啊谢谢!

宋桥连头都没抬,又补赏了两个字。

“试院。”

皇后越发头疼。

当然是试题出事啊……

等等,试院?

宋桥一贯是惜言如金,若说试题泄露,绝不会提试院半句,这会儿既然说是试院,那就是另外又出事了。

于是,就连低眉垂眼跪得身姿卓然的白行远,都唰的一下,转过头盯着依然淡定的宋桥了。

“试院出事?何事?”

宋桥跪得坦坦荡荡。

“翰林院修编辛大人,刚进试院,不出三步,毒发身亡。”

白行远目光惊诧的从宋桥身上又挪去了珠帘之后。

“娘娘,辛大人是微臣查出,与泄题之事有确凿关联之人。”

哪有这么巧的事,自己前脚给皇后报了消息,后脚皇后和薛老大人议完事,然后人就出事了?

出了人命,又和出题之人有关,知晓内情的自然以为是主使想要杀人灭口,皇后也就好顺理成章的派人把所有人都看起来,美其名曰保护安全。

时间掐得严丝合缝,这么短的时间,主使未必会认为皇后已知内情,就算是怀疑,也抓不到把柄,只能说这人死得也太过凑巧。

“毒发身亡?太医查得可真够快。”皇后第一反应这是东厂干的,但看到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