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25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25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皇后头疼地揉了揉额头。

以她对长公主小时候性格的了解,这个时候她只要听着就好了,这种话,丫心里根本就憋不住,该说的还得说,不该说的……那也得看心情说。

“皇兄在里面热闹,皇嫂大概也不用去得太早,有德妃拦着,皇兄今儿收敛了些,只叫了一班舞娘跳曲,用一曲琵琶配着,倒是别致。”

皇后轻轻点了点头。

“德妃勤勉,也识大体,若是平时开宴,皇上必定要把整个梨园都搬空一次。”

谢则宁同情的拍了拍自家皇嫂的肩膀。

“后宫难得开宴,就连我,也没什么借口来看看皇嫂。”

皇后:“……”

有时候她是真听不出来,长公主这到底是夸奖呢,还是在损她?

后宫里但凡想开宴,名目上是绝对不用发愁的。

春日观花夏日赏荷,秋日对月冬日吟雪,七夕乞巧上元放灯,年下团聚端午插艾,只有想不到的,没有祝不来的。

但皇上虽说是是历任皇帝里最不靠谱的一个,但单论后宫宴饮的交际开销,却是历任皇帝里最朴素的一朝。

倒不是说皇上玩腻了不想开宴娱宾,而是……没有哪个缺心眼的会去提醒皇上这回事。

要开宴就得请人,要请人就得请宫外大臣家那些粉嫩嫩新长起来的小嫩草,这不摆明了要招人进来分自己的宠么?

皇上只有一个,后宫里这么些人,分都分不过来,还添新的?

开什么玩笑。

就算是外头的人一个不请,但是宫内姐妹们找个由头聚一聚,宴饮席间,要没个歌舞娱宾,也显不出有多热闹,舞娘歌女们一个个的都是卯足了劲的想爬上龙床一步登天,她们不严防死守也就罢了,难不成还要开门揖盗?

皇后乐得后宫诸人如此省事,这一点上倒从未担心过。

“也不知道皇兄这是怎么了。”皇后下午大概是把自己这辈子骂人的话都倒完了,对着谢则宁也不太想开口,长公主自己先叹了一声,免了冷场。

“记得当时皇兄还是太子时,对皇嫂倒是真心,也不似现在这般……”

顿了顿,昭明长公主好歹顾念了几分兄妹情分,没把话说得太死。

皇后默默的在心里替她把话说圆了。

你不就想说不像现在这般花天酒地胡作非为呗,还有什么脸面是没丢尽的?

伸长了脖子好不容易等到开宴,自己这个皇后又没压着,德妃虽然劝阻,毕竟是宫妃,能劝得了几句话,必然是要放开了玩得尽兴。

下面一个谢慎行,再添上一个只知道笑得没半点杀伤力但眼睛毒得要命驸马在下头看笑话,配上皇上那副左拥右抱眼睛还要牢牢盯死住下面舞姬小蛮腰的逛窑子作态……

这画面太美皇后不敢看啊!

“我说出来,皇嫂不要怪罪,以往我是有些疑心,皇兄从前并不这样,虽说说话直了些,想法也有些异想天开,但这个样子,则宁是真没见过,所以前些年,则宁也偷偷召了宫中御医,问过皇兄身体,御医说并无大碍,皇兄没受伤,大病小灾也都没有,实在是……”

皇后侧头,看了一眼皱着眉头的谢则宁,便又转了回去,认认真真盯着自己脚下的石子路。

想不通嘛,她也想不通。

皇上登基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以往很多事情,皇上也都记不得了,当太子时的那股子灵透劲儿和闯劲,也都在一夕之间消散殆尽,简直就像是……

换了个人。

“今日皇上大喜,别的便不说了。”轻轻笑了笑,皇后伸手拉了拉昭明长公主,停下脚步等着青扇赶上来。

“本宫至少也要去告诉一声,皇上是为何而喜吧。”

第34章 探视

等皇后最后磨磨蹭蹭,和昭明长公主一块儿手牵手肩并肩站进云瑞宫里时,整个宴会已经差不多快散了。

杏才人怕生,死活躲在寝殿里不肯出来,薛昭仪也就顺水推舟的让人把药膳全送了进去,意思意思摆了个席面,权当她的精神与皇上同在了。

皇上忙着对新来的弹琵琶的姑娘犯花痴,时不时还要哄一哄娇嗔吃醋的陆充媛,德妃光是劝着皇上别召太多歌姬来就已经焦头烂额,淑妃惦记着寝殿里的杏才人和她肚子里的龙种,心思压根不在席上。

没人会主动提醒皇上,他就要当爹了的事实。

于是,当皇上嚷嚷着要散了,左边搂着琵琶女,右边牵着陆充媛,喷着满身的酒气往外走时,顶头就看到皇后脸上乌云罩顶,和自家妹子一块儿,把门堵了个严严实实。

皇上的酒当场就被吓醒了。

几乎是一脚就把琵琶女给踹到了地上。

“皇……皇后来了?”

皇后都快气笑了。

西厂真是活该落没,和章炎这种蠢货勾结沆瀣一气,还要起那么点儿嫌隙。

她也是太过于杞人忧天了,一个陆充媛算什么?

分分钟就会被这琵琶女给踩下去,到时候都用不着自己出手,后宫里这群想皇上想红了眼的妃嫔们,随便一个由头就会替自己把人给解决了。

从理由到手段全都替你想得妥妥帖帖,她只需要让德妃和淑妃俩人点个头盖个印就行了。

在后宫里看了这么久,章炎竟然还没看透皇上这朝三暮四的性子么。

除去一个朱氏,得天独厚,还有谁有这本事,能以高位在皇上身边待得长久?

当然,自己算是一个后宫里的一枝奇葩,皇上想动也动不了,否则早把自己给废了。

“臣妾来贺皇上,后宫即将有添丁之喜,实乃天赐之幸,皇上洪福齐天,定能保得杏才人肚子里的龙胎平平安安。”

于是,就和长公主想的一样,皇后话音刚落,皇上的表情就和雷劈过了一样,直接焦掉了。

“添……丁?”

皇后一脸“怎么皇上你还没反应过来么”的表情点了点头,冲着皇上俯身行礼。

德妃一挥手,领着一干有位份的妃嫔们呼啦啦全跪了下去。

“臣妾恭贺皇上,恭贺皇后。”

皇上大概是还没有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回手指着自己鼻子,死死盯住皇后。

“皇后的意思是……朕……添丁?”

昭明长公主神助攻一般走过去,挤开陆充媛,亲亲热热的挽住自家哥哥的手。

“皇兄真是乐糊涂了,这再过小半年就要当爹了,则宁也没什么好送的,这不带来了一株南海的赤红珊瑚,来给才人贺喜安胎么。”

皇上僵着脖子,直直的把脑袋转向长公主。

“朕……再过小半年……要生儿子?”

皇后往殿里四下看了一圈,终于恢复了平时高高在上欠抽又让人不敢真下手抽的表情。

“怎的没见杏才人,这特意贺她有孕之喜,怎的她倒不来?”笑了笑,皇后挥挥手示意众人都平身。

“难不成是觉得本宫来晚了,才人生气了?”

才刚打算起身的德妃又重新跪了下去。

“娘娘息怒,才人并无此意。”

说完就回头看了一眼就跪在自己身后的薛昭仪,后者赶紧朝着皇后磕了个头。

“回禀娘娘,才人一直身子不适,太医每日请脉,皆说才人心情郁结,郁气郁结无内不能消散,长久以来,必致母体孱弱,影响龙胎,且才人有孕不足三月,胎相不稳,不宜多走动,为保龙胎稳固,才人不敢离开擅离寝殿,万望娘娘恕罪。”

皇上整个人平平的转了个圈,连膝盖都没弯上一下,怔怔的看着正在说话的薛昭仪。

“你是说,朕就要……生儿子了?”

皇后:“……”

真是够了!

不就个怀了孕的才人么,你倒是还要自己生出来一个?

“那是自然,才人为龙胎考虑,昭仪也做得妥当,本宫将才人母子交托与你,自然放心,既是才人不能觐见,本宫便和皇上去看看她罢。”

大概是怕自家皇兄再说出什么丢人话来,昭明长公主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步踏前,生生挤开陆充媛,直接架住皇上胳膊。

皇后离得近,分明看到,长公主那与其说是挽着皇上,不如说是直接把皇上给提溜起来了……

“皇嫂说的是,这可是宫里的大喜事,则宁也想前去探望呢,皇兄,你说是吧?”

皇上难得乖顺的点了点头。

皇后觉得……那大概是还没回过身来,下意识的动作而已。

云瑞宫和上阳宫隔得不算远,大概是德妃综合了各方面因素考量,最后千挑万选的定在了这儿。

既不会远得让人听不见声音,也不会近得让上阳宫里的金贵才人觉得吵。

皇后从午膳之后就再没吃过东西,被云瑞宫里杯碗碟盏的一刺激,莫名其妙的就想起来施尉那天晚上递进来的那盘菜。

再然后,皇后就觉得……更饿了。

上阳宫里薛昭仪是主位,才人本就比美人高一级,杏才人又是皇后亲赐的封号,亲口提上来的位份,薛昭仪乐得顺水推舟,把原先东偏殿里住着的乐才人挪了出去,大张旗鼓把所有东西都换新,迎了新才人入住。

皇后不是往书房批折子,就是在宣大臣,后宫里只有上到妃位才有觐见皇后的可能,皇后也没有没事就往别人宫里坐着闲磕牙的习惯,上阳宫自分给薛昭仪后,皇后也就没再过问过。

皇上也是喜欢往犄角旮旯里自己逛着发现美人的乐趣,越是离自己寝宫近的宫室,反倒是越不怎么往里面跑。

帝后俩人甫一进了上阳宫,俩人倒难得不约而同的生出一股新鲜感来。

等薛昭仪恭恭敬敬把帝后请进东偏殿,宫女往里面轻声软语汇报皇上驾到皇后驾到后,皇后就听见……

猛地从低垂的帘帐中爆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尖叫。

叫声凄厉,惨绝人寰,以至于等在殿外的宫妃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群小太监呼啦啦冲得七零八落,再然后就是一群御前侍卫提着刀从各处跑了进来,到最后连东厂隐藏的黑衣暗卫都蹦了几个下来,明刀执杖把帝后二人团团围住。

边围还边喊保护皇上捉刺客。

皇后都看傻了。

她不过就是下午骂了章炎一顿,至于晚上就闹出这个阵仗么……

一个枕头不合时宜的从帷帐中飞出来,在空中划出一道圆润的弧线,然后就被紧张兮兮的侍卫们一人一刀的砍成了渣。

鹅毛甚至还飘飘荡荡的落到了皇后的脚边。

倒霉催的同样被施尉砍了两次的侍卫头领,横剑当胸,小心翼翼的走到床边,拿剑尖挑开床帏。

然后皇后就看到,比先前还瘦了一圈的杏才人,脸色惨白,满头冷汗,抱着膝盖蜷缩在床里角落,一副被人活活强哔——了的凄惨模样。

小模样可怜得就连皇后看着皇上的眼神中,都带上了三分探究三分鄙视。

当朝天子,九五至尊,后宫佳丽三千,人人争着投怀送抱,要什么美人没有,居然还喜欢上了强迫模式?

“滚……滚……”杏才人的声音极小,侍卫头领满床看了一圈,没见着刺客,便又恭恭谨谨的退了回来,继续守在帝后身边。

皇上难得体验一回慈父情怀,排开众人,一脸讨好的凑到杏才人身前。

“美人你说什么?”

皇后突然有种这个事情不会太好了的预感。

她记得杏才人当日在凤仪宫里,是谁靠近都要拔簪自尽的……

杏才人越发往角落里缩了缩。

好在是躺在床上安胎,杏才人也没戴首饰,皇后看了一圈,没看到她身上有什么尖锐物品,便让侍卫们尽数退下,只留了几个太监以备不虞。

想必薛昭仪也吃尽了杏才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苦头,整个寝宫连个花瓶都没有,所有东西都是被磨圆了棱角的。

皇上大概是已经完全忘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