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本宫又死回来了 >

第15章

本宫又死回来了-第15章

小说: 本宫又死回来了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毕竟树倒猢狲散,皇上倒了,对她们都没好处。

“太医怎么说。”

轿子外淑妃顿了顿,一脸“臣妾已经快被吓死了”的表情,再开口时,话音里又带了点哭腔。

“回娘娘,太医给皇上把过脉了,说皇上受惊过度,又不知道怎么的晕了过去,下了好几针,皇上都没醒,臣妾来回娘娘时,太医们正在商量着要给皇上用什么药,其他的伤都不重,身上没有伤着骨头,只是手上的伤,太医说,得好好治,针孔也就罢了,可夹棍……皇上的指骨怕是有些裂了,没个十天半个月的,都动不了笔。”

皇后终于没能忍得住。

“指骨裂了?”

淑妃指天誓日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夸张。

“是啊娘娘,太医说,要再重一点,以后恐怕皇上都不能拿笔了。”

皇后:“……”

别的都还两说,自从皇上登基以来,她就没见过皇上提过笔!

指头废不废的,对他来说有什么区别?

“那些个喊皇上驾崩的美人,全部杖毙。”皇后微微掀开一角轿帘,“宫中本就易生口舌是非,再留着这些以讹传讹之人,越发要乱,其余违逆圣旨闯宫之人,贬为奴,发去做苦役吧。”

淑妃顿时住了哭声。

轿撵停下。

青萝匆匆跑来,跪在皇后轿子前,不轻不重磕了个头。

“回娘娘,毅亲王疾驰回宫,现在正叩请求见皇上。”

皇后猛的掀开轿帘。

果然来了。

第20章 王爷

御膳房里大半夜的隆重开伙,这事儿也不是没干过。

毕竟皇上嚷着要饿起来,再晚也得起来做。

至于冬天想吃鲜荔枝,夏天要吃现挖的冬笋这种事儿,皇上也没少干,但凡要闹起来,就是再难,御膳房也得硬着头皮接。

但问题是,皇后的命令……

那就不一样了。

皇上能糊弄过去,可谁还敢糊弄皇后啊。

于是,毅亲王在长春殿里等了半个时辰,最后看到的,就是鱼贯而入一对宫女,把整个长春殿照得灯火通明,再上来一队太监,手里高捧食盒,然后又是一队女官,布置桌面,摆碗设筷。

紧跟着就是一群手捧鲜花装饰金银器皿的宫女们,悄无声息的把整间朴实无华的大殿妆点得像模像样。

最后才悠悠然然从殿外传来一声。

皇后驾到。

朱红色的灯笼从远处迤逦而来,皇后明黄色的轿撵在暗色的灯火下衬得越发亮眼。

谢慎行眯着眼睛,一直到能看清楚最前面走着的掌事太监了,才一撩袍子,跪了下来。

“微臣恭祝皇后千岁,长乐未央。”

青扇狗腿的掀开纱帘,立刻有小宫女往皇后轿子前铺了块纯白素锦,青萝站在皇后身侧,等自家娘娘慢条斯理的站稳了,才轻轻替皇后把话说了出来。

“皇后有旨,王爷免礼。”

“王爷星夜入宫,可是一路辛苦。”皇后微微冲年轻王爷颔首回礼,扶着青扇走上丹阶,“皇上听闻王爷回京,甚是欢喜,一得消息便命备膳,嘱咐本宫先来,皇上随后便到,王爷与皇上至亲兄弟,本是一家人,不必拘礼,坐吧。”

其实用不着皇后饰词掩饰,毅亲王大概都能想象得到,如果自己消息错误的话,皇上流连美人榻上之时,被皇后派人传话生生搅了兴致,自家皇兄用那一副欲把自己和皇后一起杀之而后快的心情,吩咐皇后看着办的脸色了。

什么让皇后先来自己随后便到。

分明就是和美人*调到兴致浓时,被皇后当场撞破,又拿着祖宗家法逼迫不过的敷衍之语。

只不过明明从宫内收到的消息便是皇上重伤不治,怎的皇后居然还能如此镇定?

“夜深露重,臣弟此时入宫,倒害皇兄操劳,是臣弟的不是。”拢共加上一个不存在的皇上,空空荡荡的大殿里,能坐着的也就仨只,亲王位便设在东阶上首,离皇后倒是最近。

皇后本就下午才回宫,一进寝殿差点没被折子山给埋了,晚饭没吃两口,又听淑妃哭了半天,折腾来折腾去,这个时候错了困劲儿,倒饿起来了。

只不过设宴这种事儿,都是能吃的吃不饱,能看的不能吃,皇后不过是意思意思抬抬筷子给王爷劝菜,毅亲王到底也不能甩开了腮帮子真吃下去,一来一去客套话说完了,便也只能俩人望着满桌的菜色发呆。

“两年未见王爷,皇上倒是真挂念着,要不也不会一听得王爷回来,便命设宴,可见是真想着,自家兄弟,何来如此客套。”估计皇上一时半刻是醒不来了,皇后干脆能拖就拖,反正见不着皇上那是常有的事儿,难不成他谢慎行还真的敢强行闯宫?

早些年皇上刚登基时,大臣们以为自己欲行谋逆之事囚禁皇上的也不是没有,一大帮子胡子都花白了的旧臣,带着一群年轻力壮的家仆呼啦啦冲进内宫,结果在床上把正白日宣淫翻云覆雨的皇上抓个正着时的那副表情,皇后至今都还记得。

抓个那么两三次,老臣们的心也就淡了。

皇后甚至都有些记不太清楚,到底是谁,把折子第一个递来了凤仪宫的。

“臣弟多谢皇嫂。”谢慎行端了杯酒,站起来,往上敬了皇后一杯。

青扇颇有眼力见的往皇后面前的酒杯加满了开水。

“去看看皇上到哪儿了。”似乎是颇为歉疚的冲谢慎行笑了笑,皇后干脆吩咐青萝回去看看,又冲谢慎行点了点头。

“前些日子西域进了一奇物,本宫倒没放在心上,哪知皇上上了心,说是西域与我朝交好,吩咐把人封了昭仪,赐独住上林宫,为表与西域交好之情,这些天,时时便要去上林宫陪惜言昭仪,倒累王爷久候。或者本宫宣昭仪出来,王爷见见,也是我朝对昭仪看重。”

谢慎行:“……”

这倒真是皇后能说得出来的话。

明明是皇上拿刀架着脖子逼着皇后不得不封,对外就宣称是要和西域修好了。

“臣弟在外,倒也颇有耳闻,皇兄对那位昭仪甚是宠爱,也是皇嫂调度后宫有方。”谢慎行差点没把后槽牙给直接咬碎了。

若皇后不堵这一句,他好歹还能拿着从前与皇兄兄弟情深无须避忌说说事儿,死皮赖脸往宫里住一晚,探探消息。

问题是皇后这话一说,他也就非得接上一句外臣不宜与后宫接触,把这事儿给推了。

皇兄宠爱昭仪,整个京城都传得沸沸扬扬,这会儿皇兄不在场,他还能真厚着脸皮说自己也要见见美人不成?

不说别的,光以皇兄那副护短的劲儿,事后若是知道,又对那位昭仪的热度还没去,直接说要把自己推出去砍了都不是没可能。

指望皇后替他说话那就和做梦似的,不趁机踩上一脚都算自己祖上积德。

“外臣不宜见内妇,皇上对昭仪娘娘看重,便是对西域看重,臣弟多谢皇嫂美意。”

于是皇后顺理成章的点了点头,还主动敬了谢慎行一杯。

“回禀娘娘。”青萝去得慢,回得也慢,等她慢吞吞的跪在殿中,又欲言又止半天磨叽不出来时,别说皇后,就连谢慎行都觉得有点困了。

皇后拿袖子稍稍遮了遮脸,打了个哈欠。

“直说便是,皇上怎么了?”

青萝干脆利落的给皇后磕了个头。

“回娘娘,回王爷。奴婢本是去上林宫请皇上,哪知到了上林宫,掌事宫女说,皇上晚膳时来过,用过膳便去了永乐宫,奴婢便又去了永乐宫,玉充容说皇上在她那儿说了会子闲话,又去了仙乐宫,奴婢赶去仙乐宫,皇上正在里面……”

顿了顿,青萝似乎是颇为畏惧的看了一眼皇后,才接着把头磕去了地上。

“皇上正在仙乐宫里听琴观舞,把奴婢……赶出来了。”

皇后差点没把水给呛进喉咙里。

也亏这丫头编得出来。

不过仙乐宫离寝殿最近,东厂的消息封锁得够死,今晚能接触到皇上的宫人都已经尽数看管起来了,想必谢慎行再也打探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皇后努力把脸板得死死的,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青扇一眼,又一脸歉疚的看向谢慎行。

好在皇上掉链子也不是一次两次,谢慎行倒是识趣,利索的站了起来,直接告退。

皇后的脸在谢慎行被太监领出大殿后,彻底黑了。

“消息倒是真灵通。”瞥了一眼青扇,皇后慢慢走下丹阶,“本宫让你管着后宫,你便是这么管的?”

青扇扑去和青萝一块儿跪着。

“事已至此,本宫不想追责你如何无能,这次罚你半年月俸,去凤仪宫门口跪三个时辰思过,若下次再犯,你便也不用再待在本宫身边了。”

陪着谢慎行打了半个晚上的客套,皇后再饿也没了胃口,坐在轿撵上稍稍眯了会儿,听得太医报完皇上没有大碍之后,上床躺着却是死活也睡不着了。

再然后,一盘菜就那么活生生穿过帐子,被一只白白净净的手捧着,悬在了皇后鼻子上。

“一整天都没吃东西,我一个月都饿不死,你难道也饿不死?”

皇后:“……”

所以说,你不是号称要保卫皇上安全的么,那你就去啊!打伤了主子你还好意思往我这里来邀功是不是!

“皇上的伤是你干的吧。”皇后靠着枕头坐起来,床帐掀开,施尉那张干净苍白但是在皇后看来依然非常欠揍的脸,就出现在了床边。

“我记得,是皇后之命,让把皇上关进大牢,大牢里该有什么待遇,皇后自然清楚,我不过代劳而已。”

施尉锲而不舍的把盘子凑在皇后眼前,顺带手还递了双筷子过来。

“你很想吃这个菜吧,刚在席上,你盯着它的时间最久。”

皇后:“……”

谁都好,随便过来一个人把这个人给灭口了吧!

居然给丫猜对了!

第21章 盖着棉被纯聊天

“就凭你上次那句话,本宫便可治你谋逆之罪。”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皇后整个只露了个脑袋出来,值夜的宫女太监估计是被点了穴,整个寝殿鸦雀无声,施尉呼吸之声极轻,便只剩下皇后一人的呼吸声。

“那皇后不妨喊人。”施尉站得久了,干脆在皇后床榻上坐了下来。

皇后瞬间又往床里挪了挪。

“只是皇后也清楚,你一喊人,这满殿的奴才,外带上上你,又会被我灭一次口,别人死也就死了,皇后,你可还得再来一回。”

扯了扯嘴角,施尉继续笑得无比欠扁,把盘子放下,又替皇后拿了小桌来,架在床上,才把碗碟放在上面。

“不值当,吃吧。”

皇后:“……”

“聚贤楼里那位才貌双全的姑娘,是王爷的人?”不过一晚功夫,东厂还没回报消息,又出了皇上被殴打的事儿,白行远一人恨不得劈成两瓣用,忙着宫内警戒搜查刺客,还得分出人来查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去宫外。

施尉利索的摇头。

“你要想知道,我就替你去查。”

就算天卫算是整个皇宫里唯一的隐形人,也不代表他真的就能手眼通天什么都知道,那姑娘是最近才冒出来的,他忙着替皇后善后灭口栽赃嫁祸,就是再厉害,也分不出身再往毅亲王那儿天天盯梢。

“秦香楼也脱不了干系。”碗碟就摆在面前,皇后出着出着神,下意识的就捏了筷子,“本宫不去也好,打草惊蛇,只不过试题已经废了,这会儿让试院再想,也来不及,今年考试本已比去年晚了半月,若再拖下去,正好给他口实。”

“我下的药不重,皇上明天就能醒,皇后最好让皇上明早上朝,堵一堵谢慎行的嘴。”施尉终于没能忍住,自己夹了一筷子菜放在皇后面前的小碟子里。

“教唆皇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