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狼孩相公 >

第4章

狼孩相公-第4章

小说: 狼孩相公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说到极品帅哥,曼珠咽了咽口水,眼睛不自觉向下看去。由于刚才的“运动”,两人的衣衫早已不整。天佑大半个胸膛裸|露在外,那半遮半掩的样子,很是撩人。再往下看去,那不知是哪儿的地方,鼓起了一个小帐篷。
  
  曼珠一下子撒着眼泪儿扑回了枕头上:“你们这些坏人!引诱我犯罪的坏人!”
  
  天佑吓得够呛,笨手笨脚的爬过来,想拍又不敢拍曼珠的肩膀,于是就那么腾空的抚了抚:“曼珠不哭,天佑不做了。”
  
  “等,谁让你不做了?”曼珠激动的抬起脑袋。
  
  “啊?”
  
  曼珠握起拳头,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天佑,我教你暖床吧?”
  




☆、吃干抹净

  
  “暖、床?”
  
  曼珠面上一脸正经,实则此刻,她内心早已被各种尺寸的河蟹塞了个满满的。
  
  她一翻身,把天佑压在底下,像打量菜市场里的大白菜似的,一字一顿的说道:“不错,暖、床。”
  
  “我一定好好学。”天佑一脸严肃认真的表了态。
  
  曼珠看着天佑亮晶晶的眸子,红了脸,随即缓缓的低下头,蜻蜓点水一般的吻上他的唇。
  天佑有点想不明白,曼珠为什么要“吃”他的嘴巴。不过曼珠的嘴唇柔柔软软的,那触感极是甜蜜。他便闭上眼睛,由着她来。
  
  吻着吻着,曼珠发现天佑的舌头竟然伸了进来。天,这小子究竟是有多喜欢用舌头啊。两个人缠吻着,呼吸越来越沉重。夜色下,纱帐里,一片暧昧。
  
  曼珠喘着气儿,抬手开始在天佑那结实的胸膛上游走。低头看去,天佑的身上有着不少深深浅浅的疤痕。有的年代久远,在夜色下看不清楚,只能用手感觉到一丝凹陷,有的则还未结痂,摸上去皱皱巴巴的。曼珠轻柔的抚过他身上的点点疤痕,带着几分怜悯,吻了上去。
  
  天佑抖了抖,呻吟出了声。那低低哑哑,泛着磁性的呻吟,瞬间夺走了她最后一丝理智。就好像呼应着曼珠的动作似的,天佑也变的热切起来。两人撕扯间,衣物褪尽。
  
  曼珠微微抬身,跨坐在天佑的身上,然后有些犯了愁。
  
  天佑的脑门渗出了汗,正顺着脸颊往下流。看着曼珠停了动作,他难耐的投去了催促的目光。
  
  曼珠的理智瞬间回到了她那容量可怜的大脑。想她曼珠还是只小处女啊,这种事情,她虽然想做,但是不会啊!
  
  “曼珠……?”
  
  “那个……”
  
  如果这个时候临阵退缩了,那就很不厚道了不是?俩人都已经这状态了,不硬着头皮上不行了啊。没办法,曼珠扯下脸皮来:“……我第一次,不大熟悉流程,你懂不?”
  
  “不是曼珠、教我暖床吗?”
  
  唉,这下曼珠的威信该彻底都没了吧。谁让她刚才还信誓旦旦的哄骗小天佑,这会儿却露陷了——其实她也是白纸一张啊。想她原来在现代的时候,也交过几个男朋友。却通通连小手儿都没摸到一下的时候,就个个都逃似的跟她掰了。她除了默默的在内心里泪流满面之外,还顾影自怜了一番,以为自己是天煞孤星,说不定要孤独终老。现下她穿越了,好不容易逮着个千依百顺的,不用怕会跑的帅哥,怎么也要抓住这个机会,先生米煮成熟饭再说啊。
  
  “嗯,暖床就是你来。”曼珠磕磕巴巴的搪塞道。
  
  “我来……?”
  
  喂,非要她把话说得这么明白吗?她也就是表面上奔放了些,内心明明是个婉约派啊。
  
  “你来。”
  
  “我来什么?”
  
  曼珠想了想,这要她怎么回答是好?告诉他“你来”的意思就是,由你来做|爱|做的事情?他能听懂就见鬼了。曼珠把脑子里所有的词汇,甭管属于豪放派还是婉约派,全部搜罗了一个便。终于找到了个天佑肯定能听懂的。
  
  “你来的意思就是,你来交|配。”
  
  天佑的眼睛里瞬间闪出蓝光。曼珠汗了汗,这个词果然效率极高,他马上就听懂了。但是,天佑这眼睛怎么怪怪的,像个狼似的。嗯,不对,他本来就是半个狼。
  
  曼珠吞吞口水,下个瞬间,天佑个一翻身,把她压了下去。
  
  靠,被反攻了!
  
  天佑眯着眼睛,激动的点了点头:“曼珠,我懂了。”
  
  “你会?”
  
  “天佑看过兄弟交|配。”
  
  哦……
  
  哎?等等,你兄弟都是狼好不好?你把我当母狼了啊?
  
  曼珠合计合计,突然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靠谱。还没待她思量好,天佑就已经动手了。他一动手,两人办事效率蹭蹭往上长。天佑也不跟她客气了。冲着她的那个地方,就顶了进去。
  
  “你,慢——”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曼珠刚说出半句话,就感到一个异物入侵了自己,毫不留情的□了起来。
  
  ……
  
  **
  
  早春温度不高,清晨因着雾气重,四下很是阴冷。
  
  曼珠这一觉睡得极为香甜,此时悠悠转醒,她咂咂嘴吧,朦朦胧胧中感觉有什么东西暖暖的正贴着自己,于是便向着那个热原体又凑了凑。热原体微微一震,把她给震醒了。
  
  曼珠睡眼惺忪的的揉了揉眼睛,刚坐起身来,却被微凉的空气激得起了一圈细小的鸡皮疙瘩,整个人也清明了许多。她回头看向床上,一个皮肤古铜,身材修长,星眉剑目的大帅哥正侧躺着看着自己——那不是她救回来的狼孩天佑,还能是谁?
  
  浑身的酸痛提醒着曼珠昨夜发生的荒唐事,她后知后觉的窜出一股火儿,抬手就朝着天佑的耳朵拧了过去:“疼死我了!我说慢点你没听见啊,哼。”
  
  天佑不躲也不喊痛,就那么让她拧,一脸的委屈。
  
  拧够了,曼珠下地,拿起放在一边椅子上的衣物,急急忙忙的往自己身上套。唉,古人的衣服真麻烦啊。想当时,她在金大娘家,因为不会穿这里的衣服,闹了不小的尴尬。现下倒是学会了,可是还是穿不利索。
  
  女式的衣物比男士的要复杂,也要看起来讲究些。曼珠回忆起她昨天见过的那些人们,女人多着丝绸,而男子则多着粗衣,还是有些差别的。
  
  套好衣服,曼珠回头,只见那天佑大爷还老老实实的横躺那儿呢。
  
  “我说天佑啊,起床吧,还赖着干什么呢。”
  
  “衣服……”
  
  衣服?曼珠指了指椅子:“在上面了啊。”
  
  “不会……”
  
  曼珠瞬间内伤啊:“昨天不是教过你了么?”
  
  天佑想了想,起身走向椅子。
  
  曼珠立马转头捂脸——以后得好好教教他,不能不穿衣服就到处乱跑,要不总有一天自己得被他刺瞎眼睛。
  
  天佑挑起昨晚扔得满地都是的中衣,慢慢的往身上穿。袖子倒是套进去了,但前后没分清楚,那件中衣像个麻袋似的罩在他手臂上,他那线条优美的后背全露出来了。
  
  曼珠扶额:“喂喂,你等等,还是我给你穿吧。”
  
  天佑老老实实的点点头。
  
  曼珠认了,也许自己以后就是个幼儿园阿姨的命了?她走过去那件穿得滑稽的中衣扯下来:“把胳膊举平。”
  
  “嗯。”
  
  小朋友很配合,她这个大阿姨当得也不算累。但是秉着非礼勿视的原则,曼珠尽量把眼睛的焦点集中在那件白乎乎的中衣上。可是转念又一想,昨晚上貌似该看不该看的、该摸不该摸的,一件也没少做吧?那这会儿她还有必要装矜持么?
  
  ——没必要!
  
  曼珠想通了这点,眼神儿也不再躲了,正了八经的就望天佑身上盯。
  
  ——好身材呀。
  
  借着晨光,天佑那肌理分明的身子让曼珠看的目不转睛。身材是好身材,好到从前只能在男模杂志里看到,但如果不是下面的某个地方,被晋江强行打了马赛克,给自动屏蔽了的话,那么这幅美男穿衣图就更完美了。
  
  曼珠给他穿好了中衣,又套上中裤,然后让他学着自己刚才做的,把外衣穿上。这回天佑学得挺快,整齐的把衣服都穿好了。
  
  拍拍他肩膀,以示鼓励,天佑小脸马上乐的跟朵花儿似的。
  
  两人一起洗漱完,来到中厅,挑了几块昨日村民们送来的糕点作早饭。曼珠吃的倒香,可天佑却总是目光在她身上飘来飘去的。她曼珠是个急脾气,哪受得了这莫名其妙劲儿的:“我说天佑啊,你有话就说,别老瞅着我成不?”
  
  那厮皱皱眉,有些犹豫:“昨夜……”
  
  喷——
  
  原来你要说这个,早知道你要说这个就不让你说了,曼珠扶额擦汗想道。
  
  “天佑把曼珠弄痛了,曼珠、生气……?”
  
  “不会啦,不会啦,你不用多想。”曼珠看着那张帅哥脸纠结成一团,很不忍的说道。
  
  “那以后、交|配……”
  
  “打住!打住!”忍不了你了,曼珠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以后不准在说那个词,要说就说暖床!”
  
  “哦……”天佑思索着,“暖床就是交|配,交|配就是暖床……”
  
  随后,天佑小盆友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眼睛一亮,颇具暗示性的朝曼珠点了点头,嘿嘿一笑。曼珠赶紧虚心的别过头去——我说狼的智商有这么高么?看来自己昨晚的那点小心思,已经完全被天佑识破了。
  
  装腔作势的假咳了一下,曼珠怒斥道:“赶紧吃你饭!”
  
  于是天佑立马收了笑,讪讪的埋头吃糕点了。
  
  **
  
  吃饱喝足,曼珠缓缓的踱着步子,走出了中厅。昨天后半夜好像下了点雨,此时空气里夹杂着泥土的清新味儿,十分让人心旷神怡。曼珠伸了个大懒腰,满满的呼吸了口清晨的气息,觉得心情大好。
  
  天佑跟在曼珠后面,也学着她的样子,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曼珠回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竖了个大拇指,然后垫垫脚尖,一把揽住天佑的肩膀,哥俩好似的拖着他散步去了。天佑个子高,这会儿只能哈着腰给她揽,那样子很有几分滑稽。可曼珠正精神气爽,也没管旁人,径直大踏步的向后院走去。
  
  昨天她只逛了逛前院,还没看着后院是什么样子。两人走进那还挺宽敞的后院,只见右手边,一个四四方方的玉白色的小亭子最先映入了眼帘,小亭子上面正架着一株葡萄藤,样子挺文艺的。只可惜葡萄藤通体灰褐色,恐怕已经枯死不知多久了。
  
  “天佑,那个葡萄藤要是能长出绿叶,等到了秋天我们就有葡萄吃了。”曼珠思量了下怎么架葡萄藤,然后跃跃欲试的说道。
  
  天佑虽然不知道葡萄是什么样子的,但既然曼珠这么说了,他的眼前就仿佛已经出现了一片绿油油的葡萄藤——他和曼珠一起坐在亭子里吃葡萄,欢声笑语不断。
  
  曼珠移开目光打量向别处。她左手端靠着墙边处,种了两三颗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