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狼孩相公 >

第26章

狼孩相公-第26章

小说: 狼孩相公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万千。他怀念的看着天佑,道:“您的容貌和您的母亲很像,但是眉眼更像您的父亲……”
  
  天佑彻底愣住了,他张张嘴,有些艰难的问道:“你是说…我是姬家的…孩子……?”
  
  “是,这样的容貌,这样的天赋,还有身上的胎记……不会有错的。您便是姬家遗落了十七年的嫡长子,是姬家未来的继承人!”
  
  天佑求助的看向曼珠,然而曼珠却并未看着自己,她只盯着地面,脸色苍白而淡漠。
  
  “这、这是怎么回事?曼珠,我真的是姬家的人吗?胎记?我的身上有什么胎记吗?”
  
  仿佛过了很久,曼珠才极轻微的点了点头。
  
  天佑的脸上慢慢的浮现出一抹红晕,他不敢置信的回头望向神情激动的盯着自己的木泽,几乎用喊着的问道:“天佑,实际上,是有家人的?”
  
  木泽眼眶微红,重重的点了点头。
  
  “曼珠,你听到了吗?天佑,有家人!”天佑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拉起曼珠冰凉的双手,手舞足蹈的喊道。他欣喜若狂的看着曼珠,面上的笑容怎么也收不住似的,嘴角也夸张的上扬开来。
  
  曼珠看着笑的灿烂的天佑,很勉强的扯出一丝笑容,抽回了被握住的手。
  
  “曼珠,你怎么了?”被狂喜冲昏了头脑的天佑这时才回过劲儿来,歪歪头,很不解的说,“曼珠,你难道不为天佑高兴吗?天佑终于知道,自己其实也是有血脉相连的家人的!”
  
  迟疑的看着眼前略微恍惚的曼珠,天佑有些不安起来。正想着再问些什么,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咳嗽声。
  
  木泽清清嗓子,在引来天佑的注意之后,道:“少爷,您已经离家多年,请随奴才回京吧。姬夫人思念了少爷十几年,不知期盼了多久能与您母子团圆!”
  
  天佑腼腆的笑笑,很幸福的样子。
  
  ——自己有母亲呢。
  
  原本是只能从师父的教导中听说的,人类才有的亲情与家庭,现在竟然那么不真切的摆在了自己的面前。无数次徘徊在人类村庄的边缘时,在夜晚降临之后,他可以从幽幽的烛火间打量到那一座座人类的小房子里的情景。很时常的,便能看到有慈善的女子不厌其烦的哄着幼小的婴孩入睡,每每这时,他就会看得很入神。心里酸酸涨涨的感情,大概叫做羡慕吧。习惯了弱肉强食的嗜血法则,心也变得冷硬的时候,什么地方却也格外的脆弱和柔软起来。
  
  有些不敢置信,但还是被期盼压倒了理智,天佑缓缓的点了点头,脸上笑得更加幸福了。
  
  木泽起身,也笑着说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请少爷今日便和奴才们一同动身回京吧。”
  
  京城,那似乎是个遥远的地方。
  
  天佑迷迷糊糊的回头,对曼珠说道:“曼珠,我们可以先去京城一下吗?”虽然很远的样子,但是两个人一起的话,想来也不会很无聊吧,路上他还想问木泽很多关于母亲的事情。天佑知道曼珠性子急躁,很怕无趣,可是这次他无论如何都希望曼珠能忍耐一下。
  
  曼珠抬起头,忽然觉得眼前神采奕奕的男子的面孔有些模糊不清起来。
  
  “京城很远呢,我…就先不去了吧……”
  




☆、心怀怨恨

  
  天佑点点头。想来也是呢,京城那么远;曼珠怎么会愿意去。可是要是这样的话;他该怎么办好呢?想见母亲,非常的想见。但他也不愿意和曼珠分开;一时一刻也不愿意。
  
  “曼珠……”这种时候;只要他撒撒娇,曼珠很快就会心软了吧。于是天佑放软了嗓音;道,“我知道那个地方听起来很远,但是我真的很想见母亲,你就陪我去吧。”
  
  还跪在一旁的木泽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有如稚子一般拉扯着曼珠的天佑;狠狠的又假咳了几声,眉毛皱得紧紧的,打断道:“少爷,至于曼珠姑娘的事情,她还没有告诉你吗?”
  
  “咦?什么事情?”
  
  “天佑……”本还是一头雾水着,但听到曼珠叫了自己,便像定了心似的,专注的转头听着她讲话,却不想她那接下来的话语让人始料不及,“你这次去了京城,便不要再回来了吧。”
  
  天佑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明所以的微微睁大眼睛——自己不回这里,那该去哪?
  
  “我们要搬家吗?”云里雾里的问出这么一句话,但视线里,曼珠的双眸有些沉沉寂寂的,看不到底。
  
  “不是……是我已经腻了。”她的声音低低的,“你在我这儿,也有些时日了吧,我对你,已经腻了。所以,你走吧。到京城去,然后…便不要再回来了。”
  
  天佑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她,应该不是在赶自己走吧,可是这话听着却很让人误会呢。很勉强的挤出来一丝笑容,面上也不自觉的带上了埋怨,问道:“曼珠…你这是在说些什么啊?”
  
  “如字面上的意思,让你走。”
  
  天佑握握拳头,随即又松开,脸上的笑意变得有些尴尬起来:“曼珠,我不懂。我们之前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就……是不是我又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惹你不高兴了?”目光慌乱着四下乱飘,却不见曼珠的脸上有半分动容。可怕的沉寂蔓延在小小的正堂里,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觉得,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她淡淡的语调却更加让人抓狂。
  
  “哪里清楚了…我不懂……”回过来神时,才发觉自己的声音已经有点颤抖,但最终还是笑出来了。像在确认什么似的,眼睛也好不容易紧紧的锁在了她的脸上,“哈、哈哈,曼珠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吧。”她总是喜欢对自己使坏,看着自己吃瘪的脸,她就总会笑的一脸淘气。有时,真的,会让他觉得很过分呢,“可是…我真的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玩的……”
  
  曼珠的身子晃了晃,双手撑起椅子的把手,站了起来,道:“随便你怎么想吧,我累了……”
  
  “等等。”天佑大力的拉住正想转身的曼珠。不想相信她是认真的,也难以相信她是认真的,然而,心中却有个极细微的声音无法控制的回响起来。
  
  ——看吧,这就是人类。已经告诉你了,不要轻易相信他们。果然,她,还是不要你了。
  
  “腻了,是什么意思?”天佑的声音染上了怒气。
  
  “腻了,就是腻了。”
  
  嘴巴上还想再继续追问,但不合时宜的漫出来的自尊心已无法再让自己多说一句,只有手还牢牢的抓着她的袖口,无法松开。
  
  为什么女人如此善变?这几日里不是一直和自己你侬我侬吗,怎么突然就变卦要赶人了?
  
  ——因为你是个怪物,所以没有人愿意和你在一起。所谓的亲切也不过是一时伪装出来的表象罢了。
  
  被心里不自信的声音扰的一阵头痛,天佑不禁后退了几步。就在这个当口,曼珠抽出了她的手臂,转过了身去。看看自己空落落的手掌,天佑的心,才回过劲儿来,不觉一阵抽痛。
  
  “你说过,只要我不说走,你就永远不赶我。你说过,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那天她揽着自己肩膀,笑的明媚的样子明明还历历在目,“你说过,以后就让我陪你在这儿生活;你说过,要我做你的男朋友。你还说过,这一辈子只有我一个男人……难道,这几个月的相处,都是骗人的?”
  
  曼珠背着自己,很轻很轻的说:“是骗人的……”
  
  眼前的景象突然变得不真实起来,在她的这句话语落地之时,天佑觉得有什么东西,似乎轰然坍塌了。
  
  “哈哈、哈哈哈……”眼睛的酸意被自己的放声大笑给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他也不知道在笑什么,或许是笑自己吧。可笑如他,一次次一厢情愿的深信,又一次次的失落。十多年的飘泊,和对人类的期盼,就像是个笑话。不管怎么渴望,他依旧是一无所有的“怪物”,是终要被人所遗弃的那一个。然而,自己却总是无法认清这个现实,才会一点点让自己的心无止境的深陷了下去。
  
  自己是真的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说不出来的喜欢。但想到这里,他的笑,却更加刺耳。也许他最滑稽的,便是这自以为是的喜欢,曼珠所想,他又可曾真的理解一二?
  
  “你若不喜欢我,为何又救我、给我希望?”天佑的脸上一片破碎,“曼珠,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本来打算就那么死了的。是你一次两次的又让我活了下去,然而,现在你又……你,可真狠……”
  
  赤红了眼的他,根本再看不清任何东西。
  
  “我恨你……”嘶哑而绝望的恨意像是野兽的低吼,天佑毫不犹豫的扭头,向外走去。
  
  走了几步,心里还是有些迟疑起来。然而,正是在曼珠面前,有些事情,他才不能低头。
  
  木泽起身,看着天佑离去的背影挥了挥手,立刻有几个属下会意,跟了上去。他转头看了一眼抖得厉害的曼珠,心里突然生出几分不忍。不过,这份不忍很快便烟消云散了。
  
  “曼珠姑娘好信用,果然说到做到。”
  
  和这村妇断了往来,自是有利于少爷的。虽说威胁一个女人,有些卑鄙,但这若是维护姬家的事情,他当然丝毫不会优柔寡断。所以之前对她讲的,要挑唆村民赶跑天佑的事情,也不是个幌子。她若不答应主动断了少爷的念想,那么他木泽绝对会说一不二,就像那时收买村夫抢夺少爷的猎物一样。
  
  “这是三千两银子,足够普通人逍遥一辈子了,算是姬家给你的谢礼。”木泽在桌上放上一个精致的小木盒子,里面是崭新的一沓银票。这几千两银子撇下去,他的良心也就算是安了。
  
  “若没什么事了…大人就请回吧。”
  
  被下了逐客令,木泽识趣的不再久留,拱了拱手,出了小院。
  
  曼珠抬手抹抹脸上的水渍,瞥了一眼身旁的小盒子,恶狠狠的一笑——哼,这钱自己要是不收,哪来的追夫的路费?
  
  **
  
  易南捧着两坛酒罐子,有些踉跄的跑在被雨水浸湿了的泥泞的小路上。
  
  明明早上天气还很好,这会儿却下起了雨,等到了家,他这身衣服铁定都湿透了吧。唉,本是奉了娘亲的话,来给姐姐送酒的。姐姐因着小儿子快要满月了,家里正缺这些招待酒席时要用到的吃喝什物,但不料,姐姐的性子还是那么烈,毫不留情的就把自己挡在了外面,连屋都没让自己进。
  
  易南的心里有些委屈,但是那毕竟是他的长姐,在默默的叹了几口气之后,便也就作罢了。然而心里的火气却全都转移到了多年前那个与姐姐纠缠不清的男人身上。
  
  他根本就是个身无长物的男人,老老实实的在阿姐家做个侍郎不就好了么,偏偏不死心,想要一个人独霸姐姐。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姐姐四肢健全,断不会一辈子只守着一个男人的。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一般,可笑至极。
  
  当时易南年龄还小,很多事情的印象都有些模糊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