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狼孩相公 >

第16章

狼孩相公-第16章

小说: 狼孩相公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作者有话要说:注:郎妆出自唐时新罗国风俗。




☆、小心眼儿

  
  正午,祠堂前。
  
  凤西村的男子们个个如众星捧月一般,围绕在自家妻主身侧。而那些女子们却都时不时的向祠堂的西边打量去。西边站着一双璧人。男的俊美,女的秀丽,虽然一男一女的组合多少有些不符合习俗,但两人看上去却又让人觉得很是般配。
  
  曼珠敛神,面上装出平静的样子,然而,她的心已微微酸涩起来。她不是瞎子,没法无视那些女人或惊艳或嫉妒的目光。其实,曼珠今日打扮的也很夺人,只不过那些已婚的男人们是不敢对她多看的,而未婚的男子此时大半都在祠堂外为武斗赛热身,等到了时辰到才会入内。
  
  天佑因着多年野外的生活,对视线格外敏感。他不懂为什么那些女人都向他投来炙热的目光,但若是从前,在野外有生物这样盯着他,他会抑制不住自己的杀意的。天佑厌烦的向曼珠的身边挪了挪,才感觉那些视线消失了不少。
  
  两人又站了一会儿,直到场中央的日晷针影指在了正北方、场外的年轻人陆陆续续的走进来以后,盛装打扮的祭司大人才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祭司金冠高束,面涂异彩,玄色礼服上绣着龙凤金纹,那样子既华丽又神秘。
  
  祠堂门前,雄壮的鼓点声紧凑的响起,每一下都敲击着人们的心房,使得在场的每个人都不由得肃穆起来。 
  
  “祭天地以敬诸神——”祭司走上祭台,用苍老却有力的声音高声念道。话音落,所有的人皆下跪,向着祭台的方向礼拜。
  
  “上古,天地初开,混沌无序。魑魅魍魉,魔物横行。天帝垂帘万物,故命诸神下凡,指引人间正道。其一即为女娲氏。女娲临凡,以泥土造人。复又出女子,使其生息。然,阴阳不得调和,则道必失……”
  
  曼珠发觉这祭司讲得就是梦汐曾经和她说过的那段神话。再次听闻这个故事竟是在这般肃敬的场合里,她的内心不禁多了几分震撼。
  
  “夫男子,当有德有行,顶天立地;夫女子,当不骄不躁,大义贤德。若得结为连理,当互敬互重,同甘共苦……”
  
  祭司的话稍有些冗长,待她叙述完上古的传说,便开始训话。训话的内容虽以女子为尊,却更主张平等尊重,切勿再重蹈男权昌盛时期的覆辙。
  
  “敬女娲娘娘,拜——”训完话,祭司命道。于是众人复又朝着东方拜了三拜,如此,典礼的第一部分,唱祭文,才算告终了。
  
  祭司大人昂首走下祭台,其后走出来几个童男童女。童男童女们面容姣好,额间皆以一点朱砂做为点缀。他们身着彩色衣裙,手脚上缚着银质的铃铛。诸童子轻盈的走上台去,人们的耳边留下了一串美妙清脆的铃音。
  
  浓烈的鼓点再次响起,童子们向着四下一拜,随后就着鼓点的节奏起舞。曼珠没想到这巫舞竟是由小孩子来跳,但那时快时慢的舞姿却又有着一种别样的纯美。
  
  唱祭文、巫舞、占卜一系列的项目过后,祭司上台说了几句祝福来年的话,然后,就到了武斗赛的环节。
  
  “天佑,紧张吗?”曼珠眨眨眼,一连串有意思的表演让她的心情多云转晴。
  
  天佑显然还没从刚才“人类的盛宴”中缓过神来:“不、不紧张。”他结结巴巴的,“天佑、很开心,人类的节日,很有趣。”
  
  天佑因着兴奋,脸颊上浮现出了一丝绯红。
  
  曼珠笑笑,趁着别人都没注意,在宽大的袖口里轻轻握了握天佑的手。天佑赶紧回握了过来,然后,就不松了。
  
  曼珠的笑凝住了,小声道:“喂,好了,松开吧,一会儿别人看见了不好。”
  
  天佑撅嘴,这才恋恋不舍的松了手。
  
  曼珠不由得抖了抖,他那表情也太矫情了吧,唉,这难道是让自己给惯坏了?
  
  武斗赛就要比之前的祭典随意多了,祠堂门口的大空地上搭起了好几个擂台,人们说着笑着围在擂台旁边,好不热闹。
  
  这时,祭司他们也都换下了礼服,和村人们一起等待观看比赛,而一直守在祭台边上的梦汐也可以放松一下了。于是她笑呵呵的走到场地这头:“曼珠、天佑。”
  
  经过上次的事情,梦汐知道曼珠心里有天佑,于是再见到天佑的时候也会给曼珠个面子,和他打个招呼。
  
  “梦汐,”曼珠看梦汐来了,挺高兴的,“你今天累坏了吧,这祭典办的可真不错啊!”
  
  梦溪一听这话,自然心下喜悦:“呵呵,你们玩的开心就好。”
  
  曼珠和梦汐站在擂台边上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曼珠抬眼看到金氏一家子正在她们对面的那个擂台边,易南被一大家子围着嘱咐着什么,他整个人浑身僵硬,一看就知道紧张的不得了。
  
  梦汐顺着曼珠的视线望去,见是金大娘家的小儿子,一脸调侃的低声道:“这金大娘的小儿子人长得清秀俊气,将来必是个俊美的儿郎啊。”
  
  “啊?”曼珠收回目光,没明白梦汐怎么突然变得阴阳怪气起来。
  
  “呵呵,我听说你最近和他走得很近呢,怎么,有意思收了他?”
  
  曼珠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被梦汐的话噎死:“梦汐,那个小屁孩才十四岁啊。”
  
  “现在是小了点,但总会长大嘛。” 梦汐不解。
  
  曼珠正欲再开口,却突觉身后寒气十足,不由纳起闷来,怎么早上还很暖和,现在却突然变了天呢。她回身一看,发现原来是天佑已黑了脸,正像个大冰坨似的,杵在那里,瞪着自己。
  
  曼珠嘴角一抽,某人的小心眼儿病又犯了。
  
  梦汐也回头,看着天佑那张黑锅底的脸,心里一惊,没想到这天佑妒心这么重。她不禁皱皱眉,向曼珠打量过去,见曼珠只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心里虽然不赞同,几度张嘴欲言,但也还是什么没讲。
  
  咚咚咚——
  
  鼓点声再次响起,人群变得更加喧闹。
  
  “曼珠,武斗赛已经开始了哦。”梦汐提醒道。
  
  这武斗赛是抽签制,今早他们来祠堂的时候,有把写了天佑纸条的名字投进报名的大箱子里,然后村子里的人会把报名者一一抽签排序。
  
  有个汉子走上了擂台,他手里拿着一张朱红的卷轴,展开,念道了段开场祝词,接着便两两的报出场者名字。
  
  被点到的男人们纷纷走上擂台,他们的家人亦都围在擂台前给他们呐喊助威。凤西村百十来户人家,几乎家家都有人参赛,这下赛场上加油声、搏击声此起彼伏。
  
  “看,易南上场了。”梦汐说道。
  
  大概第一拨人比完,就轮到了易南。易南的对手是个十七八岁的壮硕小伙子,那小伙子皮肤黝黑,像个黑炭似的。
  
  “这易南没问题吗?”曼珠看着身高身材都小了人家一圈的易南,怀疑的问道。
  
  这话刚一出口,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声不削的“哼”。
  
  曼珠再次翻了个白眼,没理身后的那位。
  
  “没关系的吧,据说金大叔当年很擅长武术,所以他们家的儿子个个也都很厉害的。”梦汐同样无视了身后,说道。
  
  曼珠惊讶的点点头:“真是看不出来啊。”
  
  后面的哼声更重了。
  
  易南站在场上,拘谨的向着对手鞠了个躬,对方也还礼回来。他扎下马步,大喝一声,之前紧张的样子竟通通不见了。
  
  裁判喊了开始。
  
  易南首先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拳打向对手的腰腹间。对手被他突如其来的出拳惊了一跳,赶紧侧身闪开。易南紧追不放,一连串的出拳,逼得那人竟一时间无法进攻。
  
  “易南,好样的!”曼珠不顾寒冷,大叫道。
  
  易南听见了曼珠的喊声,目光沉定,挥拳更加有力起来。转瞬间就将对手逼到了四角,他一个回旋踢,那人便被扫出了场地外围。
  
  “胜方,易南!”裁判高声喊道。
  
  金氏一家立马跳上擂台,把易南死死的围在中间,几个大叔是又拍他肩膀、又摸他脑袋的,看起来乐坏了。
  
  “哇,没想到易南这么厉害呢。”曼珠咋舌,根本没预料到那个比易南大了三四岁的小伙子竟然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呵呵,我记得有一年貌似是金家的二儿子拿了冠军,那年他家二儿子不过才十八岁呢。”梦汐说道,“金大叔早年从过军,据说也立下了不少功劳,但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就退伍回了凤西村,真是可惜啊,若是一直留在军中,现在说不定已经功成名就了。”
  
  曼珠愣愣的点点头,原来这金大叔还是个上过战场的人物啊,平时随随和和的倒也没看出来有丝毫的杀戮之气。
  
  “下一场,天佑,谨昇。”正聊着,天佑终于被点到了名字。
  
  天佑听见自己的名字,挺了挺胸脯。尽管金氏一家此时根本没往他这个方向看,天佑还是朝着易南投去了个挑衅的眼神。
  
  曼珠就装作什么也没看见,拍拍他的胳膊,笑道:“天佑,你加油哦。”
  




☆、当众求婚

  
  天佑走上台去,那一瞬间场地变得安静了下来,火苗似的低语在人群中不断窜起。
  
  “喂,那个不是曼珠姑娘家的那个狼孩吗?”
  
  “这曼珠姑娘可真是的,竟然让这么危险的东西出来比武,也不知他的对手是谁,可怜呦。”
  
  “不过,她家的这个小子还真俊啊。”
  
  “瞎说什么呢,不管长的怎么样,那都是个怪物啊。”
  
  曼珠被周围指指点点的议论声淹没,心里不是滋味起来。她担忧的望向台上的天佑,却见天佑朝自己点头笑笑,一脸温温和和的,根本没在意旁人的冷言冷语。
  
  她突然就有些难过,天佑那么好,为什么就要受这么多人的白眼呢?他若不是跟着狼群长大,哪怕只是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以他的俊美的外貌、善良的性格,那么现在的天佑恐怕都会是个被捧着的焦点人物了吧?
  
  曼珠叹息一声,收回思绪,看向天佑的对手。天佑的对手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那男子看着他,脸上满是鄙夷,在天佑按着规矩向他鞠躬之后,也没有还礼回来。而如此冒犯的行为竟然也没有得到裁判和观众的唾弃,甚至反对。
  
  曼珠恶狠狠的瞪着那个满目不削的男子,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裁判还没喊开始,那男子就突然冲向天佑,抬腿用了十分的力道朝他的腹部顶去。天佑被打,他闷哼一声,微躬□子,眉毛也紧紧的皱在一起,显然很痛的样子。人体的腹部本就是柔软的地方,天佑突然被袭,根本来不及反应,还又被连着打了好几下在胸部和背部,此时只得狼狈的往后躲。
  
  “裁判,犯规,他犯规啊!”曼珠大喊大叫道,“黄牌!黄牌罚下场!”
  
  梦汐也不管曼珠在说些什么“胡言乱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