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耽美电子书 > 妈妈的奶子1-12完结 作者:奥克米客 >

第11章

妈妈的奶子1-12完结 作者:奥克米客-第11章

小说: 妈妈的奶子1-12完结 作者:奥克米客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獍簦崛岬慕谏希90度的压在我小腹上头,接着她下体一坐,又湿又滑的肥厚阴唇左右一分,夹住那朝上挺立的阴茎棒身,开始一前一后的摩擦。    咿~~啊啊~~  妈妈一手扶着我的胸膛,另一手伸至股间玩弄着龟头,娇喘呻吟着。  母与子,彼此的性器官,第一次这么赤裸裸的、毫无间膜的接触;妈妈兴奋的摇摆着腰,狂野的摆动着她的头,如同吸食毒品的禁忌快感,火辣辣的用母亲最神圣的私处厮磨着儿子的阴茎。    喔喔!妈妈!!  我举手抓住上头妈妈那晃动的乳球,粗暴的搓揉着,嘴里呢喃的妈妈。  鼓涨红艳的肉唇,在肉与肉间的摩擦中,半透明的乳白粘液自穴缝中源源渗出,顺着茎身周缘流下,把股间的床铺瀙的濡潮一大片。不知不觉的,随着摆弄的速度加快加大,阴茎一不小心的弹起,龟头上的包皮一翻,前端滑入细缝,又柔软又湿热的蜜穴,敏感的肉壁轻轻蠕动,带有一股不知名的吸力,试着让肉茎更加深入。    啊啊~~!  妈妈娇喊出声,阴茎前端的插入,给妈妈一种有如触电般的刺激,她停下厮磨,感受着阴道中那巨大的龟头一抖一抖的弹跳、纳入蜜穴的快感;不一会儿,妈妈轻叹了口气,微微的抬起臀部,让淌满了爱液的男茎滑出小穴。  我下意识的抗议着,搓揉妈妈奶子的力道加强,抬臀一下一下的顶着妈妈的私处,试着重新进入那令人着魔的柔嫩肉屄,但妈妈却止住我的腹部,伏在我胸上,玉手将肉茎摆正回原位,款扭着她雪白的丰臀,再一次有节奏性的用她的性器摩擦我的鸡巴。  我失望的嘟着嘴,但随即又想到虽然无法再次插入妈妈的小穴,但今夜这种突破性的进展已经很好了,顿即将注意力转回妈妈胸前那对怎样也玩不腻的丰满美乳,同时享受着妈妈私处的服侍。    啊啊啊~~~小伟!    最终,在妈妈娇喘的淫浪呻吟下,压制在肉茎上的蜜壶喷出一股滑热湿腻的液汁,溢满了棒身,妈妈脱力的趴倒在我胸膛上喘气;而我,也同时舒爽的射出浓郁的精液,把母子间紧贴住的赤裸腹部,洒满了白浊的淫液。  ~第十一章~  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无庸置疑的,来自于母亲的爱。  妈妈的母爱,是无止尽地、不求回馈地付出。  为了亲生儿子淫邪的欲望,即使仍可笑地严守着最后一道阵线,妈妈毕竟是抛下了母亲的尊严委身于我;生我、养我、如今又供我淫乐泄欲,为了报答妈妈这等恩情    我绝对、必须攻陷妈妈的矜持,用我火热的肉棒赐予她身为女人最大的快乐!  清晨,从熟睡中清醒,揉了揉半梦半醒的睡眼,印在眼前的,是妈妈甜甜的睡脸;妈妈的脸离我极近,甚至可以清晰地细数她光滑嫩稚的脸蛋儿上的细毛;睡梦中的妈妈,仍旧是那么的美,艳丽的不可方物。  我静静的观察着、欣赏着妈妈完美的五官和清纯的睡颜。丝丝黛眉,如道道飞虹的流星朝暗夜星空中划去;薄薄红晕的粉颊,淌着可爱的小酒窝,让妈妈她令人不敢直视的绝美娇颜补上一丝俏皮,显得更加平易近人;嫣红色的诱人香唇微闭、嘴角轻轻扬起,露出纯洁的笑容,像是山中小溪潺潺流动的泉水,柔美地令人心旷神宜。  妈妈温热的诱人胴体,光溜溜地贴在我身旁,一对高耸嫩白的乳房紧夹着我的臂膀;压挤过后的乳球,一显她们惊人的弹性与酥软,变形成令男性鼻血大喷的媚惑型态。  盖着我俩的被单里头,享受与妈妈双腿交缠的刺激,清晨勃起的粗状男根,一跳一跳,顶着妈妈又丰满又柔软的雪白屁股,微妙地抬臀朝前,隐约可以感受到龟头在妈妈的股间厮磨,沿着秘处纹路往前移动,又嫩又滑的舒爽。  最为敏感的私处被肉棒侵袭,妈妈皱起眉头,睫毛抖颤,顿时惊醒了过来;妈妈一清醒,见到原来是她那淫荡的色狼儿子正在偷香,神情马上放松了不少,她随后露出责备的神色,将交缠中的美腿移出,又把我紧紧纳入怀中,间接地阻止我继续用龟头侵犯母亲神圣秘处的举动。  乖乖地把头埋在妈妈性感的巨乳里,我不急色也不贪进,嗅着妈妈玉乳上迷人的乳香,享受妈妈的呵护;回味着昨夜的疯狂——那一剎间与妈妈合为一体的强烈兴奋感,虽然仅仅是短暂的一刻,那种败德的快感和得偿所愿的满足感却令我难以忘怀,如此,也大大加深了我完全占有妈妈的欲望。  妈妈最后一道防线的堡垒,已经被我一丝又一丝的破坏掉;现今所缺少的,仅是一颗小小的火种    那颗让妈妈将理智燃烧殆尽的欲望之种。  ************  接下来的日子,我持续扮演乖巧儿子的角色,不时自告奋勇地帮忙做家事,洗衣、扫地、擦窗户样样来,同时努力克制性欲,不再动不动就随地推倒妈妈。  舍不得孩子捕不着狼,若是单单只想发泄兽欲,把妈妈娇嫩的小嘴当成精液容器,大可不必如此费神;可我的最终目的,却是让妈妈心甘情愿的和我相干、共赴巫山,贪食一瞬间的快感怎能得到最后的胜利。  如今我和妈妈的关系,好比一对新婚夫妇,刚过了第一段夜夜春宵、想要就上的蜜月期,现下所需要的,是让妈妈适应与我坦承相对后的共处。  全年发情的我,本身其实倒是无所谓啦    不过,人毕竟不比禽兽,既然妈妈暂时不可能完全抛开道德伦理,若我毫无节制地求欢,再做一些不尊重妈妈、不识时务的举动,只会让我离  全垒打  越来越远吧?  我守着本份,亲爱的妈妈也绝不舍得让我欲火焚身,每隔两三天便会任我发泄囤积的欲望,同时贴心地给予适当的奖励——母子间亲热的底限放松了不少。  有一就有二、有二必有三,既有先前蜜壶厮磨的经验,虽说后头意外的插入一半,但既然妈妈仍很快地克制了接下来的举动,于是,妈妈全身上下最为神秘的私处,终于对我开放了。  或许是见到这些日子以来,每当我在红着眼、喘着气发情的状态下仍压抑自身,妈妈不再像先前一样警戒着我  爱爱的时候,不再是妈妈单方面的替我口交泄精,母子间的互动多了不少,如情人般的亲密热吻、爱抚,或是彼此相互替对方舔吮下体,直到双双泄身为止。  性器官的接触,自然无法比拟真枪实弹的做爱,单是生理上的刺激,甚至没有妈妈用嘴或是用她柔软的大奶子服侍来的痛快      但是,当妈妈用她湿淋淋的花唇夹着鸡巴如拉锯似的来回磨擦,浑身香汗、俏脸上欲求不满的神情,无论在心灵上与肉体上的冲击,皆是无法言喻的舒爽与满足。性爱,毕竟不是独自一人单方面的发泄,而是强调男女双方同登极乐的妙趣。  守寡多年,再加上生来一副敏感至极的性感躯体,正值虎狼之年的妈妈,对性的需求量肯定是令人无法想象的大;我依序渐进,麻痹妈妈的戒心,一步一步地把妈妈推入乱伦的堕落炼狱。  今夜,妈妈房里,整个房间泛发浓郁的春色,空气中尽是混着汗水、爱液、精液的气味。  口交、乳交、腿交、69、阴部摩擦、粗暴的爱抚,疯野的性爱,一整晚的母子相奸,让妈妈浑身脱力,却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妈妈一丝不缕的平躺在床上,在连续泄了五次身之后,她满身汗水与精液,通体透红,嘴里喃喃细语着不知名的呻吟;腥臭的浓白精液从嘴角流出,妈妈双眼失神,体验着高潮的余韵,喘着大气的同时,饱满肥硕的胸脯高低起伏,连带的曲体大开的美腿中央,床铺上尽是滩滩粘滑液体。  妈妈的下体一片模糊,两片肥美肉瓣之间,一圈小指尖般大小的肉屄一开一阖的,‘噗兹噗兹’吐纳着空气,可以由此想象妈妈蜜壶里的肉壁会是如何得发达,而女性潮吹的力道是如何得强劲,而这副淫腻的美景,让早就射精射到疼痛的下体再度勃起    一直以来,在母子间的亲密接触中,妈妈采取着主导的一方带领我探索她成熟美艳的肉体,这次我化主动为被动,养精蓄锐,同时麻痹妈妈的戒心,今晚已连续发泄了数次的鸡巴想必能更加持久,现在,这正是我反攻的大好时机!  跪在妈妈大腿之间,扶着她的膝盖作为支点,炽热的肉棒插向妈妈湿透了的私处,蘑菇状的粗状龟头拱在肉缝间上下滑动,轻轻施力,毫不费劲的分开了左右两片本已微张的肉唇,顶在那露出的花屄。    小  小伟,求求你,不  不  不可以插进去!    高潮过后的肉体是何其敏感,尤其是下体一感受阴茎的侵袭,妈妈几乎惊呼出声,急欲阻止,奈何她早已浑身发软,连摇臀闪躲的力量也没有。    呼呼  妈,别担心,没有您的允许我绝不会真的插进去的    望着妈妈哀求的眼神,把妈妈搞到如此的我,自豪的几乎想笑出声。  沿着肉缝的条路,我一上一下的用龟头摩擦,不时轻轻顶一下小屄,让泛着透明润液的马眼亲吻着妈妈的秘处,又不时让肉茎下滑至妈妈那绷紧的小屁眼,恶作剧似的用力一顶,淌满爱液的鸡巴,不怎么费力地拨开了妈妈排泄粪便的通道,一大半龟头粗暴地挤入肛道。    啊啊~~干什么?死小鬼,痛死妈妈了啦!!    从未遭受异物侵袭的屁眼,敏锐的感受可比阴道,妈妈疼得娇呼出声;待身体稍微回了一点力量,她马上气得用力捏了我搭在她膝盖上的手背肉一下以示惩罚。  无心之过,我连忙拔出陷入肛菊的龟头,心头阵阵欲火的我,趁妈妈无力反抗的时候再度侵犯着神圣的蜜壶;又粗又热又硬的大肉棒,在妈妈不堪伐挞的私处冲冲撞撞,敏感的肉缝不断地溢出爱液,柔软滑嫩的肉瓣敞开,小屄一开一闭的吸吮着,试图将肉棒纳入其中。  母子性器间无间隔的接触,渐入佳境的妈妈吐着芬香气息,美眸微张,俏脸含春,美极了似地任由我亵玩她的阴阜。  在我用力使劲的急速厮磨,很不小心的,半条阴茎就在妈妈不注意下滑进了阴道  包皮下翻,感觉我的大鸡巴进入一道又紧凑又温热的粘滑肉径,强烈的惊喜与舒爽,一不做二不休,我当然是乐地装做不知,腰一挺,让整根肉茎毫无阻碍地进入了妈妈早有充足准备让男根插入的美穴。    啊啊!!  粗壮的男根突入下体,睽别已久的充实感与些许不适,让妈妈秀眉紧皱了起来,忍不住娇哼一声。    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奸计得逞,在妈妈还未发作之前,我赶紧出声道歉:  我这就拔出去!    嘴里说一套,做的当然自是另外一套。在拔出阴茎之前,我连忙极为迅速地补插了几次,让阴茎更加地深入这梦寐以求的美味肉屄,鸡巴更微妙地探入了内部,摩擦着湿热的肉壁,几乎是顶入子宫似的强行探入。  捅进蜜壶的粗大肉茎,被阴道四周滑软的花房一吸一括地挤压着,血脉相连的母子俩,肉体的契合度果真超乎想象,整根入屄的肉棒,棒身的幅度和妈妈又紧又热的小穴紧紧凑和在一块儿,一点间缝也没有。    你  你怎么还  插  插的好深  啊啊~啊啊啊~~    
又粗又硬的铁棒入侵,止去了妈妈忍耐多时的搔痒,脑子虽然清醒着,她还是忍不住娇喘呻吟。  生殖器官的交和,龟头在敏感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4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