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文学电子书 > 军统教父戴笠 >

第79章

军统教父戴笠-第79章

小说: 军统教父戴笠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ㄒ凑铡徽幸 ⒉慌驴唷⒉煌道痢木抛址秸敕芏罚颐堑氖乱狄欢ɑ岢晒Φ模 毕挛绲难菟担黧宜坪趸刮淳⌒耍砩峡加我战谀渴庇掷戳艘煌ǔこさ难祷啊

节目开始了,罗家湾里张灯结彩,一片灯火辉煌。各内外勤单位、特训班都有节目参赛,有京剧、现代戏、歌舞,还有散打、擒拿、气功等,一个接着一个。午夜时分,许多特务挺不住想溜,谁想剧场大门有铁将军把守。沈醉领着警卫不无讥讽地笑道:“这样热闹的场面难得,老板特别吩咐关心大家,还是回座位去好好看戏吧!”

特务们无奈,一个个叫苦连天,节目直至4月2日清晨5点才散场。

4月2日晚大会餐,满满三百桌。特务们望着美味佳肴一个个流着涎水,严阵以待。

众人口水流干了,知道看桌子上没用,一齐把眼睛投向戴笠。

戴笠这才昂首挺胸,端起一杯斟满的酒走到扩音器前,叫道:“全体起立!第一杯酒,祝领袖身体健康,大家干杯!”接着又斟上第二杯,喊道,“第二杯,祝同志们身体健康,干杯!”

两杯酒喝完后,便叫坐下,但谁也不敢动筷子。

一会儿,沈醉也斟满一杯酒,走到扩音器前高声叫道:“同志们请斟第三杯酒—第三杯酒,祝戴笠先生身体健康,干杯!”

事毕,戴笠这才满意地微笑,叫道:“开动!”

一时间,数千名特务一齐开动,向着早已盯上的大肥肉,如狼似虎般大吃大嚼起来。

4月3日,在一些外勤特务的一再要求下,戴笠允许与会者参观他的曾家岩公馆、松林坡公馆等住处。

这些没见过世面的特务们,一置身这种豪华的陈设布置里,一个个瞠目结舌……

室内,从大理石墙壁、纯羊毛地毯到汉白玉顶灯、真皮沙发、名贵席梦思等家具一应俱全,无不令人眼热。

这时,一位离戴笠不远的小特务禁不住失口叫道:“天啦,这都是民脂民膏呵!”

贾金南条件反射地拉动枪栓看戴笠的脸色。戴笠脸色一变,盯紧了这位敢于当众对他不恭的小特务。

第四十章 天崩地陷 “金屋藏娇”泄密矣

小特务见状,知道自己说错了,心想:自己说不定又会成为“殉法”的一员。

戴笠盯了他片刻,把眼睛移向别处,对众人道:“有位同志批评我居室陈设考究,这些东西,大都是国外朋友所赠送,并非我戴某人花钱购置享用的。”听到此处,小特务才松了一口气,随众人匆匆离开戴笠的公馆。

这次十周年纪念大会,历时十天。会议期间,蒋介石曾两次来到这里召见军统在民国三十年度考核最优人员和考绩最优军官代表。这两次他都只在罗家湾待了二十分钟左右,说话并不多。戴笠是惯于察言观色的,他意识到蒋介石明显不悦。

会议结束后,戴笠怀着忐忑的心情,到总统府官邸询问毛庆祥。毛庆祥先是不肯说,后禁不住戴笠软磨硬泡,只好告诉道:“那天委员长从罗家湾回来,我也见他一脸不高兴。后来有一份文件需要当面呈给他,我听得他在书房和夫人说话……”

戴笠把耳朵附过去,急问道:“说什么?”

毛庆祥说:“委员长长吁短叹,说,没想到军统局发展这么快,组织之严密、号令之严明、调动之灵活、实力之雄厚,超过了任何一支正规军队……”

戴笠听了,明白这是对他的猜忌和戒备,暗叹道:轰轰烈烈开了一场庆祝会,竟会落得个被蒋介石猜忌的下场,真是乐极生悲……

毛庆祥后面还说了些什么戴笠已记不得了,他心绪低沉地回到曾家岩的公馆。

戴笠在重庆有四处有名的公馆:曾家岩51号公馆和缫丝厂杨家山公馆,是他的办公场地;神仙洞公馆和松林坡公馆则纯粹是他用来玩弄女性的秘密场所。照顾戴笠起居的是四位长相标致的女孩,都是江山人。其中一个名叫郑彩香,十分靓丽。

初来重庆时,戴笠经常在曾家岩公馆和郊区杨家山公馆两地来回办公。后来,为了躲避日机轰炸,军统局本部机关大部分从罗家湾搬到缫丝厂办公,这里离杨家山公馆近。此后,戴笠在杨家山公馆时间居多。

杨家山公馆的总管是柴鹿鸣,郑彩香被分派到此处。

戴笠好色,是尽人皆知的事。他之所以挑选江山籍的年轻姑娘为公馆的佣人,除了认为家乡的人有根可查、老实可靠外,还别有用心。凡是他物色在公馆服务的女性(都是江山籍的),都不许和非江山籍的男性接近,更不要说谈情说爱。

戴笠在杨家山公馆洗澡时擦背和睡眠前的捏脚,都由郑彩香来做。郑彩香经常半夜里被戴笠叫来捏脚,直到天亮才走出戴笠的卧室。郑彩香出来时,只说在里边捏脚吃力打瞌睡,临到天亮才醒来。对于这样的事,大家都司空见惯,并不以为奇。尤其是在叶霞翟、余淑衡相继去了美国之后,郑彩香对戴笠来说变得更为重要。

郑彩香青春活泼,笑容甜美。因常常到警卫室去打电话,与同龄的警卫员关系很好。其中有个张小成,和她特别亲近。每当戴笠进城或外出,郑彩香常找张小成,两人在一起说笑,亲热异常,不想被戴笠的勤务兵杨士富打了小报告。

这天,戴笠坐轿子回杨家山,刚下轿,就收到杨士富的小报告,顿时怒火冲天,连晚饭也不吃,马上召集全班警卫员在他的会客室门口的广场上集合,听他训话。

戴笠先讲公馆警卫的责任和守则,接着说:“你们从兰训班毕业后,抽调到公馆当警卫员,这是团体对你们的信任,也是在毕业分派前对你们的一次考核。只要你们忠于职守,我就随时派你们到各部门或各公开机构去工作。在你们调来之前的警卫,不都已经分派工作了吗?但是,在我身边工作的人,如果犯了错误,我是绝不姑息的。现在,我宣布,张小成引诱公馆女职员,违反了纪律,应予禁闭处分,立即扣押,送往望龙门特务队执行。”

戴笠训话完毕,宣布解散。张小成随即被押走。

事情至此,一场小风波应该说是结束了。谁知道,戴笠睡了一夜,心血来潮,第二天早餐过后,又叫勤务兵杨士富通知柴鹿鸣来谈话。

柴鹿鸣一踏进办公室,戴笠也不让座,打官腔说:“我把你调到公馆里来,是要你帮助我管好公馆。可是你却像个聋子、瞎子,什么都不过问。郑彩香和张小成谈情说爱、打情骂俏,你也不管,你太不负责任了。”

柴鹿鸣站着,哭丧着脸,回话说:“我年纪大,身体又不好,彩香的事,我实在是照顾不到,也没有能力做好管人的事。”

戴笠说:“我这里不是养老院,只吃饭不管事,那是不行的。”

柴鹿鸣一听,气往上冲,提高嗓门回答说:“我不该把戴笠公馆当作养老院,请戴先生准我请长假回家休养吧!”戴笠一听,柴鹿鸣此话分量不轻,便请他坐下,放软口气说:“你想请长假,没这么便当,我这里是不准请长假的,你不知道?”

柴鹿鸣说:“你既不准我在这里养老,又不准我请长假,那么你预备把我怎么样?”柴鹿鸣这样一讲,倒使戴笠完全软化了。戴笠说:“好了,好了,我俩是老朋友,公馆的事,还是要你来照应的。”柴鹿鸣听了回敬他说:“哼!过去我们是老朋友,现在你还知道什么叫老朋友?”

戴笠听了柴鹿鸣的话,长叹一声,仰靠在沙发上默默地思索了两三分钟,向柴鹿鸣认错:“算了,算了,今天的事是我不好,你回房间去休息吧!”

柴鹿鸣是戴笠的恩人,戴笠当年投考黄埔是他鼎力相助的。戴笠发迹后,柴鹿鸣到南京鸡鹅巷投靠他,戴笠果然没有忘恩负义,让他当了一个庶务。到重庆以后,因见他文化水平有限,且年老体弱,就让他担任杨家山公馆总管,享享清福,过安稳日子。

戴笠认真一想,觉得郑彩香的事也不能全怪柴鹿鸣,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问题是戴笠本人放不开,想到自己的女人竟被一个小警卫员……一想到这点,心里就像吞下一口苍蝇似的难受,禁不住又叫住柴鹿鸣:“慢着,我还有事没吩咐完。”

柴鹿鸣不知道戴笠又有了什么新花招,极不情愿地站住了,但没有转身。

戴笠说:“你把郑彩香叫来。”

一会儿,郑彩香怯怯地走进门来,进来后,柴鹿鸣在外面随手把门带上。

见戴笠一脸恼怒,郑彩香小心走近,用家乡话问道:“戴先生,是不是要我伺候你洗澡?”

戴笠略微抬了一下眼,道:“坐下来,我有话问你。”

郑彩香欠着身子坐下,内心忐忑不安。

戴笠说:“老实交代,你和张小成到底是什么关系?”

郑彩香吓了一跳,但还是答道:“一般的朋友关系—不不,是他有意调戏我。”

戴笠露出了笑脸,倾过身子道:“是吗,他怎样调戏你了?”

郑彩香连连点头道:“是的,是的,他有事没事找我,没人在时还动手动脚。”

戴笠进一步问道:“他怎样动手动脚的?”

郑彩香道:“他非礼我……”

戴笠突然摆起面孔道:“他如何非礼你?快讲!”

郑彩香张着嘴,平时看惯了戴笠打人,意识到自己这一次也难幸免,手支撑着身子,下意识地向后退。

戴笠扑过来抓住她的脖颈,厉声问道:“你和他到底到了哪一步?说!”

郑彩香连连摇头道:“不,不……我和他没有关系……”

戴笠火了,狠狠扇过一记耳光,道:“臭婊子,还不老实,他们把什么都告诉我了,不从实交代,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掏出手枪顶在她的太阳穴上。

这时,门外传来了柴鹿鸣的咳嗽声。郑彩香慌忙躲进卫生间。

估计里头忙得差不多了,柴鹿鸣道:“戴先生,有人找。”

话音未落,戴笠已打开了门,见是蒋介石的亲信勤务兵,明白有事,也不搭话,慌忙钻进自己的轿车,令司机开往山洞官邸。

果然,蒋介石一脸忧郁,头部左侧还绑了绷带。见戴笠来了,只瞪了他一眼,并不招呼。

戴笠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因为这些天到处风声很大,几乎连重庆市的寻常百姓都知道蒋介石和夫人吵架了。

1941年12月9日,香港沦陷前,蒋介石派飞机去接一位胡先生,飞机回来时,打开舱门,却是孔二小姐从香港运来的大批箱笼、几条洋狗和一个老妈子。此事在《大公报》揭露,又正赶上国民党在开五届九中全会,通过了一个“厉行法治制度”的政治方案,蒋介石大为恼火,大骂了一顿与此事有关的人员,把孔二小姐教训了一顿。

蒋介石向来不喜欢孔二小姐,所以借这次机会,骂得很凶。

孔二小姐从来就是位受不了气的主儿,在家连她的父亲孔祥熙都让她三分。这次心里窝了火,总是千方百计找机会报复蒋介石。不知她采取了什么手段,终于弄清了蒋介石在重庆“金屋藏娇”,于是开始雇人盯梢。

1942年春天,薄雾笼罩着美丽的山城重庆。一日,孔二小姐的暗探打听到宋美龄不在山上,于是加紧监视。

上午9点,果见蒋介石提着手杖,身着崭新的马褂,催促卫士和轿夫出门。一行人在山上绕来绕去,到离一座别墅约半里路的地方停了下来。(文*冇*人-冇…书-屋-W-Γ-S-H-U)

蒋介石下了轿,只带几个贴身卫士步行。此时的他,满脸春风,笑得格外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