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文学电子书 > 军统教父戴笠 >

第37章

军统教父戴笠-第37章

小说: 军统教父戴笠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唐纵戴一副白金框架眼镜,白瘦的面孔,边走边扶着眼镜架,坐下后又把眼镜取下,从兜里掏出手绢擦。其实,镜上并无灰尘,这只是他的习惯动作。

唐纵和戴笠是同期黄埔生,在学校就认识,后来又同时秘密向蒋介石写“小报告”,凡是一些教官讲课时他认为有问题或对蒋有任何不满意的言论,他都随时向蒋反映。特别是一些同学的言行,他都牢记在心,经常向蒋汇报。因为他做得很秘密,别人都没有发觉。他很会迎合蒋介石的心理,懂得讨蒋的欢喜,所以一直得到蒋的信任。在他当学生的时候,就有不少共产党员遭到他的暗害。

从黄埔军校毕业后,他便留在蒋介石身边工作,主要是搞特务活动。他先是自己做情报,以后就只看情报。1932年,复兴社特务处成立时,蒋介石不放心把这个机关完全交给戴笠,除指派郑介民任副处长外,并派唐帮助戴主管内部工作,担任特务处第一任书记。

戴笠明白,蒋介石把他和唐纵是放在同一天平上的,只是用法不同。尽管有时戴笠脾气来了,敢对郑介民发火,但在唐纵面前,他是绝对不敢的。

此外,唐纵为人很小心,对职权以外的事从不擅自做主,凡事都要过问戴笠。一次,在上海区工作的沈醉押送一名“有变节嫌疑”的人回南京,因怕出事,临时乘头等卧铺车,找唐纵报销时,他不肯,说:“这不行,按规定从上海押送共产党员或反蒋人士才可报销头等卧车票,你送的是内部特务,只能报二等。”沈醉道:“我们是同乡,这事就通融通融吧。”唐纵坚持道:“正因为你是我同乡,关系非同一般,我才这样做。”沈醉无奈,后来找到管钱的张冠夫才得到通融。

总的说来,戴笠和唐纵的合作是很愉快的。此外,因郑介民闹情绪长期不上班,实际上就等于是戴笠和唐纵联手管特务处,这无形中又加深了他们的关系。

两个人不声不响坐了一会儿,唐纵才慢慢戴上眼镜,开始慢条斯理地说正事:“雨农兄听说了没有?”

戴笠对唐纵这种故弄玄虚的说法早就习以为常,睁圆眼睛盯着他,摇摇头,等着听他往下说。

唐纵道:“邓文仪这回算是栽了。”

戴笠道:“哦?邓文仪这样红透半边天的人物也栽了?不知所为何事?”

唐纵道:“我也是刚听到消息的,因事关重大,恐怕电话里说不清楚,才跑了过来。”

唐纵伸出舌头舔舔嘴唇,道:“如今校长正在江西围剿红军,南昌飞机场突然着了一场大火,烧毁了十几架飞机,几个大油库也付之一炬。这事震动很大,校长闻讯大怒,令邓文仪速速查办,并限期一周破案。”

说到此处,唐纵紧张地压低声音说:“这事的内幕我是听不愿说出姓名的人透露的,千万保密!”

戴笠点点头,此时,他已把内屋里的美女忘得一干二净,把耳朵贴到唐纵嘴边。唐纵继续说下去……

原来,邓文仪得到蒋介石命令,急忙吩咐部下查找线索,并亲自到现场勘查。他一到南昌飞机场,时任航空总署团长的徐培根就满脸堆笑地把他迎进了办公室。二人坐定,寒暄几句,邓文仪刚转入正题,徐培根就起身将办公室门反锁,然后转身打开保险柜,取出一沓现钞,手拿一支手枪,冲着邓文仪开门见山地说:“邓秘书,不用查了。咱俩都是爽快人,事已至此,实话说,是我派人干的。”

邓文仪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堂堂团长,竟干出这种鸡鸣狗盗之事!他起身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干?”

徐培根大大咧咧地说:“不为别的,无非是想弄几个钱。前一段,我拿航空署三百万元全栽进去了。你想,我到哪儿去弄钱填这个窟窿?没办法,只有在账上做手脚,干脆来个一不做、二不休,一把火把库房点着了。谁想天气太热,大火失控,酿成此祸。”

邓文仪听完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心想:校长要是知道了,非杀他十次不可。便故作镇静地问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很简单!”徐培根摊牌道,“两条路,一条是你老兄秉公办事,把事情捅出去。这样也好,你一枪我一枪,咱俩一块见阎王爷去,一了百了。另一条路,见面分一半,这是十万美元,我送给老兄,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们来个瞒天过海,一推了之。”

邓文仪见过许多大场面,但是像徐培根这样的流氓无赖,他还是第一次碰到。经徐这么一说,他也没了主意。要么接受贿款,冒险发一笔大财,要么是被这恶棍一枪打死。邓文仪权衡利弊,最终选择了“私了”。二人密谋,达成协议,由邓文仪向蒋介石谎报失火原因……

戴笠见唐纵停止讲述,急问道:“后来怎样,邓文仪谎报了没有?”‘w…r…w…h…u。c…o…m‘

唐纵道:“没有。回去后他感到为难,谎报吧,良心上过不去;实报吧,又受了人家的贿赂。只得一周两周、一月两月地拖延。由于各界穷追不舍,校长被惹得火冒三丈,一怒之下,当即下令撤销了邓文仪的南昌行营调查科长等十四个兼职。”

戴笠搓着手喜道:“真是天赐良机,邓文仪手下有特工人才一千七百多名,如果收编到我下面,特务处的势力又要壮大几倍!”

唐纵道:“我也正是这样想的,所以才赶来与你商量。”

戴笠道:“你先回去和校长谈谈,校长还是相信你说的话的,我随后就来,还得多请几个人替我们说说好话,像胡宗南、何应钦,这两人是非请不可的,还有毛庆祥,他也是肯替我们说话的。”

唐纵回南京去了,戴笠欢喜地在室内走来走去。这时,他听得内室一声轻咳,心里一热,又动了凡念。

戴笠正准备开门的时候,贾金南走进来小声报告道:“处长,外面有女人求见。”

戴笠手一挥,厉声道:“不见,让她走!”

话音未落,一个女人闪进室内,娇声道:“特派员老乡,怎么,不欢迎我了?”

戴笠见是姜毅英,急忙改换笑容用家乡话道:“欢迎,欢迎。”

戴笠虽生性暴戾,但在女人面前都能表现出一副怜香惜玉的侠骨柔肠。

姜毅英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摆好了不走的架势:“我从小好强,别人都把我当男人,没有男人喜欢我,我也瞧不起他们。”很显然,她把戴笠当成知己来倾诉内心的苦闷。

此时,戴笠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虽希望她离去,但听到她一口的家乡话,又备感亲切。

姜毅英道:“你是我第一个看上的男人,不知为什么,你的外貌虽比不上我班里的男同学,可我就是没办法喜欢他们。”

戴笠道:“你很坦率,也很勇敢。可你知道,我是有老婆的。”

姜毅英甩了一下头发,道:“这并不重要,如果我喜欢一个男人,我觉得他有没有老婆,甚至爱不爱我都是次要的。”

戴笠心里一紧,他立即感到一种被女人猎捕的味道。如果把自己刚才对叶霞翟的攻击与姜毅英对他的猎捕认真区分开来,这又是一种很奇妙的人生境界。

戴笠道:“你为什么要喜欢我?”

姜毅英道:“我也说不出为什么。我只觉得你很好,是我理想中的男人,有魄力,有吸引力。只要你不讨厌我,这辈子就算是不嫁人我都心甘情愿在你下面当差。特派员老乡,请你答应我,好吗?”

戴笠第一次受到女人的如此爱慕,心底涌起了自豪感、满足感……但很快又改变了主意,暗忖道:不,我不能这样,如果一步到位,这种被爱慕的自豪就会荡然无存,说不定一辈子都难有第二次。

戴笠咽下了他的欲望,道:“你是我的同乡,在特务处你是第一位江山女人,我希望把你当妹妹看待,永远保持这种纯洁的关系。”

姜毅英嗫嚅道:“能有你这样的大哥我真高兴。真的!”

戴笠笑道:“你现在不是有了吗?”

姜毅英也笑了,从她的笑里,戴笠才发现,她属于家乡那种极常见的女人,若干年后,又会是毛秀丛那般模样,对男人再没有半点吸引力。戴笠很快恢复了常态,道:“对了,小妹妹,我交给你一样任务。”说到这里,招手让姜毅英附过耳朵去,尽可能压低声音道,“现在就要开学了,很快我又要离开,我不在的时候,你要从暗处注意全校教官、学生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旦有什么问题,及时向我报告。”

姜毅英受宠若惊,激动地说道:“谢谢戴大哥对我如此信任,小妹妹我一定照你说的办!”

戴笠满意地点点头,关怀地拍着姜毅英的肩,道:“回去吧,今后也不要常找我,免得引起别人的怀疑和注意。你是我的好妹妹,我会时时在心底记住你的。”

姜毅英起身,咬着嘴唇,一步一回头地离去。戴笠露出笑容,点头向她示意。

姜毅英的背影消失以后,戴笠吼道:“贾金南,把门关上,我今天谁也不见!”

贾金南小心道:“是,不管谁找,我都说处长不在。”说着,把门关上了。

戴笠这才舒了口长气,掏出手绢,擤干鼻涕,然后把手绢扔进桌子下的竹篓里。

听到这擤鼻子的声音,外面的贾金南打了一个冷战。

贾金南的脾气和耐性在男人中是百里挑一的。一般情况,戴笠喜怒不形于色,性情难捉摸,有时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一眨眼便变得声色俱厉,满脸杀气,令人不寒而栗。戴笠生性好动,走路很快,在室内都要踱来踱去,闲不下来。

伺候戴笠外出更难。戴笠喜欢坐在前排,好指挥司机或停或开,贾金南则时刻记着下车开车门,稍慢点就要挨骂;即使出门在外,戴笠也喜欢到处乱跑,一会儿上汽车,一会儿下车步行,东一转,西一拐,不一会儿就追不上了。他走得相当快,有时他在前面,忽然举手叫人,贾金南就得很快站到他的面前,否则就要挨骂。

然而,戴笠在他喜欢的女人面前,又是一副柔情万种、奴颜媚骨的嘴脸。

他轻轻地开了门,柔声道:“叶小姐,委屈你了。”

恰在这时,外面的电话铃响了,接着,贾金南报告道:“处长,电话,南京有急事找你!”

戴笠无限懊恼地去接电话。

电话是周伟龙从南京鸡鹅巷打来的,说邓文仪下台后,陈诚听到了消息,也打那一千七百多名特务的主意,准备全部收在下面充实自己的力量。

戴笠听了,惊得欲火全消,吩咐王孔安为叶霞翟购置一些衣服、首饰作为礼物,自己领着贾金南火速回南京。

戴笠回到南京,唐纵已经在办公室等他了,很明显,蒋介石没有采纳他的意见。唐纵空手而归,与戴笠对坐在办公室里,无以为计。

戴笠想了想,道:“其实我们谁也不要惊动,得到消息火速赶到现场接收就成。”

唐纵喜道:“这确是一条好计,那我们马上行动,免得被人抢在前头。”

戴笠此时的得意难以形容,唐纵是有名的智多星,这样说来,自己比他更为足智多谋。

为了不得罪陈诚等人,戴笠另派特务处特务、黄埔军校三期毕业的老大哥柯建安做代表接收,果然一举成功。当邓文仪系统的大特务张严佛率南昌行营调查科机关的一百多名特务到南京特务处机关报到那天,戴笠组织全处的特务们列队欢迎,并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为了安抚邓系特务的心,为己所用,他声言,今后将一视同仁,和衷共济。恰在此时,唐纵因触犯汪精卫被蒋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