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文学电子书 > 军统教父戴笠 >

第17章

军统教父戴笠-第17章

小说: 军统教父戴笠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须记得: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出门在外没有几个可靠的朋友不行。你要去的地方想必同乡不少,先去探问探问,结识结识,到时也好有个照应。”

戴春风觉得母亲的话在理,去硖口镇一打听,问得江山县有位名叫胡抱一的人在王亚樵手下很红。于是顺藤摸瓜,问得胡抱一家的地址,去他家探望他的父母,问有何口信要捎,说他马上就赴湖州投奔王亚樵门下。

有了这层关系,戴春风来到湖州白雀寺浙江纵队驻地,打听到胡抱一的住处。两人见了面,虽然不认识,但一口江山土话谈起来很是投机,又带来胡抱一父母的口信,胡抱一很快就把戴春风引为知己。

胡抱一得知戴春风是来从军的,想到从此又多了一位同乡,非常高兴,把他引到王亚樵面前介绍说:“这是我的好朋友戴春风,人称江山才子,文武皆备,而且为人足智多谋。他从前离家漂泊,想投奔一支真正为国为民的队伍,剪除强权,报效国民,终不可得。春风素闻司令英名,久欲追随左右,只恨无缘得见,今见司令正是用人之际,故不远千里,特来投奔,望司令收留。”

王亚樵见这名侍立于前的青年面色微黑,两眼炯炯有神,神态却颇为谦恭,问道:“为什么来投军?”戴春风来湖州之前,就已经把王亚樵的底摸得清清楚楚。知道此人投身辛亥革命,屡受强权所迫,不为当局所容,尤其对北洋军阀政府深恶痛绝,势不两立。且此人屡处厄境,矢志不渝,性情刚烈,极富侠义心肠,推重人才,不计小节,于是挺胸昂首答道:“小时候,先生问立志,吾答曰:希圣、希贤、希豪杰而已,而今曹、吴当道,奸佞横行,战乱不已,民不聊生,希圣、希贤皆成泡影,学生唯有跟随先生,执一利斧,铲除豪强,效命疆场而已。”

王亚樵一听,十分高兴,当即任命戴春风当一名分队长,拨给戴春风数十名新兵,命其训练。自从戴春风尊王亚樵为师后,恭敬甚笃。为了得到信任,便向王亚樵进言:“先生若要发展壮大,眼下可不拘一格广纳人才。”

王亚樵果然采纳,道:“这建议甚好,我马上号令下去,广纳有识之士。春风若认识什么人才可向我荐来,一经审定,定当重用。”

戴春风眉头一皱,记起西湖奇遇的胡宗南,立马道:“春风认识一位朋友,姓胡,名宗南,就在湖州中学毕业,现在在孝丰一所高等小学校任校长,很有抱负,能力在我之上;我还有一个同学,姓毛,名人凤,江山县吴村乡人,为人处世非常成功,办事能力一般人都及他不上,他已从省立一中毕业。”

王亚樵大喜,道:“你修书把他们都叫来。”

戴春风遵命,给胡宗南、毛人凤各去信一封,言明王亚樵英雄无比,威震四海,现在准备大力发展,广罗人才,来他门下,定得重用。当今世界,群雄并起,历来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坐失良机。

孝丰、江山离湖州不远。几天后,戴春风正在操练士兵,见一青年闯入营区,逢人就问。戴春风眼明,认出正是胡宗南,下达休息命令,迎上前去,与胡宗南相拥。

因路途艰辛,胡宗南没有吃饭,戴春风领他到食堂里,吩咐伙房弄几样菜来,两人寻一僻静处坐下边吃边聊,诉离别之情。戴春风把自西湖一别后又投奔浙一师、去上海的经历述说了一遍。

胡宗南摇头叹息:“自西湖一别,宗南仍回孝丰任教,因学校纪律混乱,制度松散,我有心要把孝丰高等小学校办成有名的小学校,上书县教委,言明自己之志向,如能让我做校长,我一定大张旗鼓整顿。上峰接信后,颇为重视,对我亦很赏识,派了人下来调查,落实有关事项。谁知,学校那帮人,治学的本事没有,搞阴谋诡计却拿手得很,偏要与我作对。有个叫王微的,勾结孝丰本地教师,他们众口一词,说我夸夸其谈,纸上谈兵,没有真才实学,校长的位置就被王微抢了。”

戴春风听了,狠狠道:“好个王微,我若不是军务在身,定去上海叫一帮兄弟,将他的房屋踏平,再揍他个遍体鳞伤!”

胡宗南连连摆手道:“算了算了,与那些人计较,有损自己身份。”

戴春风也只是说说而已,并不认真,又道:“我的信几时收到的?”

胡宗南道:“昨天。”说到这里,又道,“真是巧呢,自从王微当上校长后,我就离校跑到了上海,在朋友章云开设的毛竹行混口饭吃。这时,适逢孙中山在广州开办了一所黄埔军校,在上海秘密举行了第一期考试,我参加了。听说因报名应试时人很多,所以,要去广东举行总复试。趁着这空隙,我决定回一趟老家并顺路去了孝丰高等小学校,刚巧就收到了你的信。”

戴春风道:“这么说,你也不能肯定就在王先生下面干?唉,我们兄弟什么时候才得长期相处。”

胡宗南道:“也不尽然。考没考取还不一定呢。加之,去广东复试还要一笔路费,我的境况你是知道的,我本来连初试都不肯去,是章云说若他最近一笔生意成了,可以资助我去广东。你想想看,历来生意场如战场,成不成全凭运气。”

戴春风道:“那兄台打算如何选择目前的道路?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弄不好会后悔一辈子。”

胡宗南搔着头皮道:“我正为此事犯难,想向你讨个主意呢。”

戴春风说:“我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全靠你自己拿准了。去读军校,这敢情好,但如果你的那位叫章云的朋友的生意砸了,不能资助你,岂不连这里的机会也失去了?依我看,你不如先在这里屈就,同时也修书一封给章云,若他能支持你去广东,可写信寄到这里。”

胡宗南击掌道:“好计,好计,真是两全其美也!”

戴春风引了胡宗南去进见王亚樵。王亚樵见胡宗南虽身材不高,但谈吐不俗,气宇非凡,也任命他为分队长,与戴春风平职。

自此,胡宗南与戴春风一起,朝夕相伴,情感日笃。戴春风好动、好酒、好赌、好色,胡宗南唯有好赌,对女人却没有感觉。但彼此都能容忍对方,和平相处。

又说戴春风当上了王亚樵手下的分队长,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当上正式的官儿,以前的“孩子王”、“青年会会长”当然不能与之相比,因此也十分得意。他就着在浙一师学兵营练就的一套所谓的队形、射击、战术动作,训练士兵。

戴春风历来信奉“棍棒底下出好兵”的教条,加之本身性格暴躁,在训练中,只要士兵的动作稍慢或欠规范,他动辄打人或加以处罚。他处罚士兵也近乎残忍,比如在暴雨中淋、在烈日下暴晒。

戴春风手下的一名士兵因走正步老是踢前面士兵的屁股,被罚在烈日下暴晒。适逢天气多变,高温闷热。士兵站了三个钟头,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当晚天气突变,雷鸣电闪,大雨倾盆,温度变低,戴春风一时疏忽,第二天一早,这个士兵就一命呜呼了!

这事传到王亚樵的耳朵里,他勃然大怒,令人把戴春风叫去,严厉斥道:“你好不自量力,一点儿也不懂治兵之道,算我看错了人。古人云,士为知己者死,只有爱兵如爱子,言传身教,解衣推食,才能达到上下一心的融洽,到了阵地,人家才肯甘冒凶险,冲锋陷阵乃至牺牲性命。如今你用惩罚的办法训练士兵,士兵虽貌似服从,可内心都有抵触情绪,甚至仇视,到了战场上不卖力气,或反戈相向怎么得了!”

戴春风自知大错,毕恭毕敬站立,不敢吭声。

王亚樵道:“自古英雄豪杰,都是爱兵如子之人,赢得人心者得天下,连这道理都不懂,我留你何益?你快另谋高就去吧,我这里不用你了!”

戴春风听了,磕头便拜,痛哭流涕道:“师父不要赶我走,我知错了,以后若再有此事发生,愿听凭发落,绝无怨言。若现在就走,一来未曾报效你的知遇之恩,二来也恐别人笑话!”

这时,胡抱一、胡宗南也来劝解,王亚樵才息了火气,口气缓和道:“自古驾驭人的秘诀只有四个字:恩威并施。光懂得施威,别人虽怕你,但不愿与你同心,光会施恩,别人虽将你引为知己,但不服你。聪明者都在恩威之间寻找一条可行之道。我成立斧头帮,在外人眼中,我也是凶神恶煞,可你们去问追随我的弟兄们,我什么时候随意打骂他们了?这正是我在江湖上的立足之本。”

戴春风听罢,受益匪浅,觉得王亚樵的一席话真乃金玉良言。自此,戴春风一改过去单纯严厉的治兵之道,处处从生活上给予士兵关心,施以小恩小惠,果然赢得了人心。

此外,他把在杜月笙处学会的巴结招用上,有意无意地在与别人的言谈中,大事宣扬王亚樵是天底下最关心部下,爱兵如子的好司令,追随他干事业的人将会大有前途。这话传到王亚樵耳朵里,自是对戴春风信任有加。

一日,胡宗南手执一信,来找戴春风,戴春风猛地记起他投考黄埔军校之事,问道:“兄台的路费有着落了?”

胡宗南苦笑不语,把信递与戴春风。

第十章 齐卢战后 春风投奔蒋介石

戴春风接过胡宗南的信,打开一看,果然是上海的章云写来的,道:“宗南兄如鉴。汝投参军校之事,今接到通知,限你速速去广州参加全国总复试,逾期者予以除名。弟念兄台怀才不遇,难得如此一次机会。虽生意不济,决定借贷资助,成全兄台,现寄大洋某某元,望笑纳。愚弟章云草就……”

戴春风把信递与胡宗南后颇为感慨,才知胡宗南做人方面确有成功之处,别人愿意为他慷慨解囊。想自己因骗了徐老板、华春荣,声誉大跌,几乎朋友都对他心怀戒备,若碰上如此情况,谁肯资助?

看来,做人真乃一门深奥学问。大智若愚,聪明反被聪明误,照这样说来,徐老板、华春荣一点儿也不傻,自己反而有点自我糟蹋。

胡宗南走后,戴春风仍在王亚樵部下。

1924年9月,齐卢之战爆发,王亚樵受卢永祥之命,率部坚守松江,开始了一场血战。由于杭州守备司令夏超等人的叛卢投孙,使王亚樵的部队在松江陷入孙军的重围。1924年10月13日卢永祥在上海宣布下野,王亚樵率所剩二百余人突围到上海市区。

王亚樵到上海后,重操旧业,当起了安徽斧头帮的首领,戴春风不屑于当一名斧头帮成员,同时也认为王亚樵是个黑道英雄,充其量是位绿林豪杰,算不上政治家和军事家,政治上没有远大前途,追随左右,难成大器,于是借故辞行,一走了之。

1925年,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国民党顿失重心,各派政治力量开始了重新组合的过程。

一日,戴春风在上海街头游荡,一阵东南风吹来,夹着沙,吹得他眼睛都不敢睁。他漫无目的,转过身,背向而行。

这时,风卷着一张报纸追逐着他,在他脚下落地。他抬起腿,准备踢开,猛一看有一大红标题极其醒目,尤其“蒋介石”三个字最为扎眼。

戴春风猛记得自己与蒋介石有过几面之缘,遂弯腰拾起一看,是一篇《蒋介石其犹龙乎》的时势文章,于是认真捧读起来。

当初在上海金园路交易所认识戴季陶、蒋介石等人,只知道他们不是生意人,具体是做什么的并不知道。

此文称,孙中山先生逝世后,国民党失去重心,各派政治力量有可能分化,在这场斗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