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恐怖电子书 > 剪刀男 >

第31章

剪刀男-第31章

小说: 剪刀男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尽管如此,一次次拜托显然腻烦应付的对方确认照片上的人,矶部的心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心情是一回事,脸上仍得用力堆出笑容,低头请求对方合作。

“抱歉在百忙之中打扰你。能不能再看一次照片?记不清什么时候见过也不要紧,只要确认是否眼熟就行。不好意思,再看一次吧。”

真是个考验神经的差事。若是平时的访查,前辈刑警会在一定程度上分担他的压力。村木用带着幽默感的讽刺,松元用和善老人般的笑容,下川用看来谦卑的低姿态打开对方的心胸,巧妙地套出证言。但经验尚浅的矶部不具备那样的技巧,独自进行访查的时候,只能一味低下头,磨着对方不放。

矶部周一和松元在沙漠碑文谷和遗体发现现场附近调查,周二和村木在叶樱高中周边走访。然而毫无收获,一个曾见过看似日高光一人物的证言也没找到。

“算了,不要这么着急。”访查回来的路上,村木对焦躁的矶部说。“这才第二天而已,对方逍遥法外已经一年多了,不可能两天就抓到吧。”

村木当时甚至泛起从容不迫的笑容,但一回目黑西署,得知搜查本部正陷入一场大混乱,他的表情也僵住了。

“看看这个。”下川带着嘴里咬碎了苦虫的表情递给村木一本杂志。那是明天发售的《秘密周刊》最新一期。

村木翻开周刊,矶部从旁边凑过去一瞧,卷首报道的标题立刻映入眼帘:

在公园树林里发现的剪刀之谜?

搜查本部也深为关注

“混帐!”村木把杂志往桌上猛敲。矶部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感情毕露。

“搜查一课课长大发雷霆,”下川说:“气势汹汹地说到底哪个家伙泄漏了绝密的搜查情报,绝对要查出来。”

“不找出个替罪羊,牛头犬的愤怒是平息不了的吧。”村木瞪着杂志封面,在椅子上坐下。“不过只怕找不到,因为说不定谁也没有泄露搜查情报。”

“什么意思?那怎么会跑出这种报道?”

“是剪刀男本人向周刊杂志透露情报的。”

“日高?”       棒槌学堂·出品

“恐怕是这样。我问过他有关另一把剪刀的事,当然,剪刀在哪里发现的我只字未提,因为我希望从他嘴里听到剪刀的所在。”

村木右手抓着天然的卷发。“他一定是注意到了。是否知晓另一把剪刀是在公园的树林里发现,很可能成为锁定剪刀男的决定性证据。所以他把这一情报透露给周刊杂志,以便让另一把剪刀的发现地点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好个机灵的混帐,可恶。”

“不能阻止报道发表吗?”矶部问。

“搜查一课课长试图阻止过。”下川耸耸肩:“听说《秘密周刊》的记者向一课的刑警核实报道的内容时,他当即要施加压力。结果报道里连搜查本部企图制止报道发表的事都写出来了。”

“不愧是《秘密周刊》,不屈服于警方的压力,堪称报界的楷模。他们是想拿普利策奖吧?”村木讽刺地说。“不用说,报道的情报来源也不会公开。”

“别说情报来源,连写这篇报道的记者是谁都不知道。这样一来,搜查本部越是着慌,对方就越确信这是真实的情报。”

“所以事情才越闹越大。”村木仰天叹息,“wide show想必也会跟着凑热闹。一切正如剪刀男所愿。事到如今,只有寻找目击证言一条路了。”

周三上午,矶部和下川刚走出目黑西署,就被门口的相机和记者吓了一跳。拜《秘密周刊》那篇独家新闻所赐,本已日渐稀少的采访阵容一下子增加了一倍还多。

恐怕搜查一课课长又不得不召开记者招待会了。

矶部和下川一起步向学艺大学车站。两人今天预定在车站周边进行访查。

“你走访车站南边,我走访车站北边。”下川指示:“中午在检票口附近会合。”

矶部比前一天更加卖力地访查,即便遭到冷遇也不以为苦,一心盼望能获得关于日高的目击证言。

然而辛苦都白费了,一个曾见过日高光一的证人也没找到。

中午时分,矶部向学艺大学车站【文】的检票口走去,下川已经【人】站在那里,两手插在皱【书】皱巴巴的大衣口袋里,一看到矶【屋】部便说:“肚子饿了,快点找个地方吃饭去。”口气很轻快。

“今天没带爱妻便当吗?”矶部调侃说。下川一般都带便当到署里吃。

“这种大街上怎么摊开便当盒啊。而且偶尔也想尝尝饭店里的便饭。”

“真是讲究啊。我几乎都在外面吃,反而很羡慕你呢。”

“你也快点找个合适的人结婚好了。”下川抿嘴一笑。矶部后悔地想,本打算调侃他,这下却引火烧身了。

矶部和下川寻找着吃午饭的店。一栋商住楼入口处竖着的咖啡馆菜单吸引了矶部的注意。自制鲜肉派。价格很实惠,自制这样的宣传词也令人动心。

这个叫做奥弗兰多的店名究竟是什么含义呢?

“这家怎么样?”矶部向下川提议。

“鲜肉派?”下川皱起眉头。“这东西填不饱肚子,去面馆吧。”

没办法,矶部跟着下川进了附近的面馆。虽然对鲜肉派有点留恋,但立刻就能吃上的面食也还不坏。奔走了半天,到吃午饭的时候还要等个没完可受不了。

两人在里面的餐桌坐下,拿着白色抹布的女店员过来点餐。

“月见乌冬。”下川看也不看菜单直接便点。

“唔……”矶部浏览着墙上张贴的品种:“一份星鳗天妇罗凉荞麦面套餐。”

女店员记下点的菜离开后,下川隔着桌子探出身来:“你该不会以为是我请客吧?”

“我自己付啦。”矶部苦笑。

“这还差不多。”下川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

月见乌冬先送了上来。下川把七味辣椒粉撒到汤都染得通红,用筷子搅了几搅,开始狼吞虎咽。

“访查怎么样了?”矶部问。

“还行。”下川满脸是汗,头也不抬地回答。

矶部心想,不大能吃辣的话,别撒那么多七味辣椒粉不就好了。

但听到下川的下一句话,这种轻松的感想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人证言说见过那家伙。”

“真的?”矶部吃惊地叫出声来,“在哪?”

“对面的汉堡店。说是十月中旬的事,离被害者被杀相当有段时间,不过,肯定是有力的目击证言,不管怎么说……”

星鳗天妇罗凉荞麦面套餐送了上来,打住了下川的话头。

矶部对午饭已经不在乎了。

“真厉害啊。”矶部连卫生筷也顾不上掰开,接着说:“我这边一个见过日高的人也没找到。”

下川停下手,怔怔地盯着星鳗天妇罗凉荞麦面。

“怎么了?”

“看样子很好吃呢,这个。”下川笑笑:“我也尝一口?”

“是有力的目击证言吗?”以星鳗天妇罗为交换,矶部进一步打听情报。

“算是吧。”下川拿星鳗蘸着月见乌冬的汤:“不管怎么说,这是第一次找到日高的目击证言。”

“是啊。”

下川大口吃着星鳗。

下午回到目黑西署报告后,一如矶部的预想,堀之内显出按捺不住的兴奋之色。

“终于找到目击者了吗?”堀之内两眼放光,催促下川:“请说说详细情况。”

“目击者是学艺大学车站前商店街上汉堡店的店员。”下川依然保持着对警视正一丝不苟的说话方式。“时间是十月中旬。详细日期就记不起来了。”

“日高是一个人来店里的吗?”

“是这样。”

“快餐店里每天有不下百名客人吧。”堀之内侧着头:“对一个多月前独自来店的人,能记得很清楚吗?”

“这一点是个问题。所以,证言的可信程度方面略有可疑。”

“进入审判程序的话,辩护律师可能会以此为突破口。”同席的村木插口说:“店员为什么记得日高?他是怎么解释的?”

下川沉默了片刻,似乎在回忆店员的回答。

“好像是日高相当引人注目。”下川终于答道。“怎么个引人注目法,店员自己也说不清楚。”

“是对他的容貌和气质留下印象了吗?”堀之内从桌上拿起日高的照片:“日高的外表确实是很好记的。”

堀之内说的大概是他的体型。     棒槌学堂·出品

“这一证言作用不是太大。”村木说。“店员的记忆难以信赖,而且假如日高声称从住在鹰番附近的友人家回来时,偶尔也想去汉堡店吃个饭,那就完了。长先生,说这是有力的证言,恐怕言过其实。”

“没错。”下川爽快地同意。“因为第一次找到了目击者,不由得就兴奋起来,不假思索地告诉了矶部。抱歉。”

“不管怎样,虽然证言的可信度不足,但出现了目击者也是令人鼓舞的事情。从这个意义上,可说是一个成果。”堀之内微微一笑:“今天才是第三天,过几天一定会找到更接近案件核心的目击者。”

听到堀之内的安慰,下川显得松了口气。

报告结束了。

一回到刑事课,下川就严峻地看着矶部:“你跟警视正阁下说什么找到了有力的证言,要是他就此盯上不放怎么办?”

明明是他自己说出来的,却一副反过来埋怨的口气。

“这不是长先生你自己说的吗?”矶部反驳。“而且实际上也是个重大收获。很好的预兆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下川丢下这句话,走到刚才坐在他旁边的村木那里,开始说着什么。大概是在商量明天开始的搜查方针。

这一来目黑街小分队终于成功发现了剪刀男的痕迹。搜查的罗网正罩向剪刀男,案件的解决也不是什么遥远的事情了。

第二十节

我和她一起穿过白杨环抱的红砖道,步出叶樱高中正门,踏上坡道。

太阳即将从坡道的最高处沉落,浓郁的桔红色晚霞如燃烧一般,为一排排商品楼镀上了棱角分明的剪影。

我一直想和你这样聊聊天。她低声细语。

我也是,早点来见你就好了。

是啊。稍微迟了些。

她微笑起来。长长的黑发为风拂乱,浅绿色的西装外套随风飘舞。

我听好些人说过你。我说。他们跟我说了各种各样的话。有人说你淫乱。有人认为你是个开放的现代女高中生。有人分析你是缺乏父爱。有人觉得你是个十分温柔的孩子,很怀念你。也有少年抱怨说你不向家人敞开心扉。

似乎谁都想了解真正的你。

大家也都想了解你。她答说。

不过,有没有人真正理解你呢?

我如是说着,将目光投向墙壁。木纹风格的墙上挂着几幅照片复制的绘画。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就他们来说都是正确的。他们所说的我,都是真正的我,谁也没说错。

喂,不吃点吗?      棒槌学堂·出品

在吃啊。这里的鲜肉派可算一绝,是店主唯一推荐的美味。

那幅画真是不可思议。她手里拿着鲜肉派,眺望着墙上的复制画。

画中的女人仰卧在雪山上,宛如浮在空中。这究竟是谁的画作呢?

这是乔万尼·塞根蒂尼的《淫荡之罪》。我替她解说。乔万尼·塞根蒂尼是十九世纪末的象征主义画家,出生于意大利,憧憬印度,隐居于瑞士的高山中,正当盛年时在小山屋里去世。由这一藏品来看,店主似乎喜爱象征主义。奥弗兰多这个店名也说不定是取自保尔·瓦雷里《消失的葡萄》中的一节。

我略一思索。也可能是出自推理小说,因为有一部著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