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都市电子书 > 重叠的月光 >

第5章

重叠的月光-第5章

小说: 重叠的月光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叶朗觉得嘴唇干燥,忍不住伸舌尖舔了一下:“比如?”
“比如……”周泽锦拖了下长音,带着一丝笑意说,“偷偷潜入你家里,给你当田螺姑娘啊。”
叶朗干笑两声。
周泽锦的这番话,正是对他表白时所说的,时隔多年,他仍记得很清楚。这样中二的爱情宣言如果从别人口里说出来,他顶多一笑置之,可是周泽锦说的,不知为什么,他直觉这人真的会言出必行。
而接下来的问题和回答,也是当时他俩的对话。周泽锦笑着说要给他当田螺姑娘,他却分不清这人是玩笑还是当真。而当时自己的心情又是怎样,如今去回忆,也有些模糊不清了。
周泽锦趁叶朗怔愣时,执起他放在桌上的手,凑到唇边轻吻了一下。
叶朗缩回手,不自在道:“干嘛这么腻歪?”
“你还想问什么吗?”
“有!”叶朗定了定神,又抛出一个问题,“去年圣诞节,我们解锁了哪个姿势?”
一抹戏谑的浅笑爬上周泽锦的脸庞,他漆黑的眼珠在叶朗脸上打转了一圈,身体前倾,手肘支撑着桌面,用暧昧的口气说:“我倒是还记得一些细节,既然你这么问了,那我就详细说一说?嗯……那天我把你按到在床上,迫不及待地脱你的衣服……”
“打住!”叶朗急忙喊停。
“咳,这题略过,换下一题!”
周泽锦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不说了?我记得接下来……”
叶朗不容他继续往下,立即打断道:“上个月我们吵过一次架,你没忘吧?”
周泽锦露出思索的神情,片刻后即道:“这不可能。阿朗,我怎么会跟你吵架?哪一件事我没让着你?”
叶朗盯着他的双眸,从里面只能看到笃定和包容。
然而在叶朗印象中并不是这样。
他记得两人是发生过争执的,周泽锦甚至气到把花瓶推到地上,虽然事后马上道歉,弯下腰一声不吭地收拾一地残片。
叶朗依稀记得周泽锦背对他半蹲着,整个人散发着沉默凝重的气息。
而那次争执的起因是……
起因是……
叶朗隐隐约约抓住了某些片段,遥远模糊的质问声、焦急暴躁的人影……但始终无法将它们拼凑成型。很快地,这些零零碎碎的片段再次从他指缝里溜走了。他仍然无法清晰地回忆起什么。
他直觉那次争吵的原因非常关键,但一他自己记不清楚,二周泽锦说他们没吵过,究竟是怎么回事,经历过这些天大大小小各种莫名的事件,他对自己的记忆,已经不是那么笃信。
叶朗沉默得有点久,直到周泽锦唤了他一声后才回神。
周泽锦心思敏锐,见叶怔愣的模样,正欲开口说点什么,叶朗忽然站起身:“肯定是文迪那小子来了。”他推开椅子走向玄关,被周泽一把拉住。
“文迪?他来干什么?”周泽锦问道,“而且你怎么知道他来了?”
叶朗狐疑地反问:“当然是听到门铃响了啊,你没听到吗?是我叫他来的,有点事要问他。”
周泽锦的表情有些惊奇,不觉松了手。
叶朗继续往外走,冷不丁又被回过神的周泽锦紧紧握住手臂。
“阿朗,没有门铃声。”周泽锦沉凝地说。
叶朗古怪地看他一眼,这门铃按了这么多下,聋子才听不到吧?
他摆脱掉周泽锦,走到玄关口,打开门。
文迪站在门外,第一句话就冲他抱怨:“这么久,我差点以为你不在家。”
叶朗侧身让他进来。文迪却探身往里面瞅了一眼:“周泽锦也在?”
“是啊。”
“那我不进去了。”
“你有病啊,来都来了!”
“总之我不要。”
叶朗见文迪是打定了主意,也拿他无可奈何,便道:“那我俩出去说吧。”随即扭头,“周泽锦,我跟文迪……!”
原来周泽锦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他身后,悄无声息的,倒是把叶朗吓一跳。
此刻的周泽锦面容冷峻,眉心蹙起,看着有些吓人。
叶朗见他一动不动地杵着,只好又说一遍:“我和文迪出去一下,你别等我们。”
“阿朗。”周泽锦深深瞧着他,嗓音低沉,“根本没有人。”
“什么?”
“没有文迪——门外一个人也没有。”
“你开玩笑。”
叶朗回过头,重新望向门口,那儿空空荡荡。
怎、怎么会?
叶朗怔怔站立。                        
作者有话要说:“这就穿越了”手工(ge)笔记(zhi)本 1。27~2。28预售,嗯,新写了3个番外,主副CP都有。感兴趣的亲可以去我的微博瞅一眼@jj鸣筝
(づ ̄ 3 ̄)づ


第8章 第五夜
叶朗回过头,重新望向门口,那儿空空荡荡。
怎、怎么会?
他怔怔站立,后背蹿上一阵寒意。
不,文迪那个家伙,肯定趁他刚才转身说话时,偷摸开溜了!
叶朗仿佛想明白了关节,拔腿冲到外面。
这栋楼每一层有两户,对门而立,右转便是电梯,一目了然。他一眼扫过去,一个人影也没有。
难道是从消防通道走的?
这个猜测刚一起就被叶朗自己否定了,再怎么说这里也是15层,电梯没坏的情况下,正常人都不会选择走楼梯的。
“文迪?”他叫了一声。
自然是没有回应。
叶朗此时有点恍惚。
消防通道在他的左手边,两扇门板严丝合缝,不像被人动过。他却像受到蛊惑一般,缓缓伸出一只手,抓住不锈钢门把,往里面推入。
随着他的动作,原本被阻挡在楼梯间里的黑暗,像有了生命一样,涌动着,如有实质般地,从慢慢扩大的缝隙里奋勇而出,涌到他的脚下,盖没了他的脚背,随后又抬升到膝盖,影子似地顺着他的大腿向上攀爬,转眼间淹没了腰部。那“影子”尤不肯停止,很快又来到他胸口处,沿着脖颈而上,如同一张巨大的网向他铺开,誓要将他整个人罩入其中。
叶朗瞳孔猛然收缩,浑身僵直不动,眼睁睁瞧着这黑暗的潮水,将他这个人,将周围的一切,墙、地、电梯,凡视线所及的东西全都席卷进去。
叶朗狠狠闭了闭眼,忽然间听见一声极轻微的叫喊,听在耳里虚虚幻幻,是某个人在呼唤他的名字。那声音不属于周泽锦,却也分外耳熟。
叶朗凝神倾听。
“叶朗,叶朗……”
一声接着一声的呼唤像闪电劈进叶朗的脑袋里,撕开了漆黑的夜幕。
乔乐!是乔乐!
他张口想做回应,感到背后贴近了一具温热厚实的身躯,一条手臂环住他的腰,另一条则横亘过他的胸膛。那人的下巴抵住他的肩头,脸颊紧贴在他的颈侧,两人吐息间相互交缠。
“阿朗。”周泽锦低声轻唤,宛如呢喃。
叶朗抖了抖嘴唇。
黑暗有一些褪去的趋势。那墙、那地,那天花板再一次稍微显出了原貌。而与此同时,那一声继一声的呼唤也越来越清晰响亮了,近的好像就在耳旁。
周泽锦从身后箍住他,轻咬他的耳垂,发出低低沉沉的絮语:“阿朗,我比任何人都爱你,留下来,和我一起……”
叶朗僵硬着身体,缓缓将手掌覆上周泽锦扣在他腰间的手背:“周泽锦,我们……”
“叶朗,你醒醒!”
乔乐的嗓音在耳边乍响,叶朗只觉头皮一麻,浑身颤了颤。霎时间,无数记忆碎片纷至沓来,在他大脑里如烟花一样炸开。
他痛苦地捧住像要裂成两半的头颅,隐约中感觉到周泽锦仍然没有松开手,仿佛一个溺水者抱住唯一的浮木,不断地叫喊他的名字,祈求他留下。
叶朗从喉间发出一声嘶吼,蓦地一切具都如泡影般消失,黑暗也好,周泽锦也好。他的意识被无限拉远,又从缥缈的虚空瞬间落回。刚开始他的视线模糊成一团,只感到有人在用力摇晃他。他拼命眨了几下眼,过了会,视野渐渐清晰起来,入目的是乳白色的圆弧形吊顶和一张焦灼的脸庞。
“乔……乐。”叶朗叫出他的名字,一开口才发觉自己喉咙沙哑得厉害。
“你先别说话,我待会再给你解释。周泽锦他根本是个疯子!”
叶朗转动眼珠子,把目光投向不远之处缠斗在一起的两个人。
准确地说,是文迪单方面压制住了周泽锦,正在将他胖揍,他望过去时,正巧看到他对准周泽锦的眼窝捣了一拳。
啧,光看就知道很痛。
屋内除了他们几个,另有一个斯文的女子在一旁冷静地看着他们,面目依稀有些眼熟。
“是你?”叶朗认出了她,惊讶道。
那女子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有点莫测高深的意味。
“为什么你会……”叶朗扶着额头,艰难地理着思绪。奈何他脑子里浆糊一样,太阳穴更是别别地跳。
乔乐拽住叶朗的一条胳膊扛在肩上,将他半扶起来,后脑勺冲文迪招呼道:“走了,今天暂且放过这个人,先带叶朗离开!”
文迪闻言稍有分神,被周泽锦寻到空隙,猛一下掀翻,形势立转。然后就见周泽锦急切地朝叶朗冲过来,不过很快又被文迪从后面扳住了脖子。
叶朗的脚步略一停顿,扭头后看。
周泽锦瞧上去很是狼狈,衣裤皱皱巴巴,眼白布满血丝,左眼眶还有被人捣出来的乌青,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翩翩贵公子的模样?他一时挣脱不掉文迪,只能用眼无声地凝视着叶朗,目光中流露出深深的哀求和眷恋。
叶朗的心脏抽搐了下,传来令他自己也觉得陌生的疼痛。他垂下眼帘,掩盖住复杂至极的情绪。
乔乐眼底一暗,强忍下翻滚的怒意,扶着叶朗的手紧了紧,脚底加快了速度。
“……事情就是这样的。周泽锦把我骗出国,趁机将你软禁起来,找人催眠你,让你爱上他。并且他还想方设法篡改了你的记忆,让你以为这些年和你一起的人是他,不是我。他妄想这样将我取而代之。
我到国外没多久就发现了不对劲,立刻赶了回来。他软禁你的那房子不是他自己名下的,而是借了其他人的,我花了一些功夫才查到那里,耽误了一些时间。你看到的那个女人是个心理学博士,同时是催眠领域的专家,姓唐,是周泽锦专门找来对你进行催眠的。”
叶朗听着乔乐说前因后果,全过程无声无息,直到他说完都还是低着头,脸上维持一种刻意的淡漠的表情,乔乐不禁心里沉了沉。
“叶朗,无论这几天他们对你的记忆动了什么手脚,那都不是真的!你知道吗?”
“知道。”叶朗淡淡说,“放心,我分得清现实和催眠。”
然后就陷入了沉默。
“你一定很累了,去休息吧。”隔了会,乔乐说。
“嗯。”随后加了句,“我想一个人待会。”
乔乐脸色微沉,随即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好。”


第9章 第六夜
“为什么要和那个人见面?你难道不清楚他对你的心思吗?”
“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叶朗惊讶于对方的大惊小怪。
“那又怎么样?你怎么确定他对你没半点心思了?”
“我说你够了没有?没错,他当初是有那意思,但我不是拒绝了?这么多年没见,他回来一趟不容易,作为老朋友聚一聚很正常,我要是避而不见,才是心里有鬼。”
“你不懂,他这个人绝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简单,他在你面前那些都是装的,你别信他说的话,离他远点!”
叶朗开始不耐烦:“好了,你以为我是什么宝贝,值得别人表白被拒时隔多年后还惦记着?以他的条件,不管男的女的,只要说一句,不排着队随他挑?没准人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当初怎么眼瞎的看上我呢!”
他们争执不休,对方又急又怒,试图说服叶朗,而叶朗认为他杞人忧天、被害妄想,到头来两人鸡同鸭讲。终于,对方急切之下,一把摔砸了花瓶。
叶朗看了看脚下的碎片,不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