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都市电子书 > 重叠的月光 >

第1章

重叠的月光-第1章

小说: 重叠的月光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文案:
叶朗觉得最近发生的事情很奇怪,究竟是恋人反复无常,还是自己记忆错乱?
脑洞练笔文,不用在意逻辑和剧情。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朗 ┃ 配角:周泽锦,乔乐,文迪,周泽云 ┃ 其它:



第1章 第一夜
叶朗熄灭了烟蒂,关上窗,转身走回卧房。
周泽锦还在洗澡,卫生间里不断传出细微的水声。叶朗经过时不经意的瞟了一眼,来到床边,脱下睡袍,掀开被角躺进去。
叶朗知道,周泽锦一时半会是完不了的,这个人每次洗澡至少花上大半个小时。在他看来,男人洗澡的时间超过15分钟就有点奇怪了,比如他自己,从来都是5分钟内搞定。
叶朗百无聊赖地划开手机屏幕一瞄,11点10分了。
床头上方的墙上钉了一个书架,零散放着几本书,他一伸手,准确地勾出一本厚厚的哲学书,睁着疲乏的眼勉强看了几行,视线越来越模糊。会挑这种大部头来看,并非因为他好学,而单纯是想培养些睡意罢了。每次一看到那些拗口冗长的句子,他瞌睡虫马上就来,百试百灵。
就在叶朗将睡未睡之际,周泽锦终于舍得从卫生间里出来了,掀开被子带来的冷气和床的震动令叶朗稍微清醒了一下,迷糊的眼带着点埋怨看过去。
周泽锦抽走哲学书放回书架,揽过恋人的肩亲了一口。叶郎一边被亲着,一边就慢慢往下滑,睡眼朦胧的问:“你怎么没去送周泽云?”
“不能老宠着他,我给钱让他自己打车回去了。”
叶朗没听清他说什么,因为他已经陷入了梦乡中。
周泽锦柔和的一笑,伸手过去按下开关,房里的壁灯熄灭了。

叶朗的生物钟很准时,早晨7点半必然醒来。通常周泽锦比他早起半小时,这时屋里已经飘起了烤吐司的香气。
简单洗漱过后,叶郎坐在了餐桌前。周泽锦给他准备的早餐是稀饭包子配小菜,给自己的则是吐司煎蛋配现磨咖啡。
两份口味迥异的早餐,某一点上也说明了他们生活习惯的差异。刚同居的那段时间,叶朗经常感到不自在,好歹经过磨合,他们适应了彼此。这已经是两人一起走过的第八个年头,叶朗很高兴七年之痒并没有发生在他们之间。
叶朗吸溜着吃完了一碗稀饭,塞了一小筷咸菜压口,这时周泽锦仍慢斯条理地用刀叉切着盘里的煎蛋,一举一动从容优雅。这种优雅不是装腔作势,而是自然而然的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加上不俗的样貌,使得他很容易从人堆里脱颖而出。叶朗则相较之下显得有些平凡,眼眉还算周正,但也没有其他特色了。
等周泽锦也吃完早餐,两人相伴出门,各自分开去上班。
叶朗是个清水衙门里的小科员,朝九晚五,日子清闲,每天到科室的第一件事,便是泡上一壶热气氤氲的茶水,然后边啜着清香的绿茶,边刷朋友圈,看到有意思的顺手点个赞,美滋滋的。
一大清早发朋友圈的人不多,很快就刷到了昨晚上发的几条,他的手指突然顿住了,不可置信地把其中某条看了又看。
其实就短短两句话。
周泽锦:泽云非要我送他,唉,来回车程一个多小时,明早还得上班[无奈]
配图是两张车窗外的街景,应该是趁红灯时拍的,而这条朋友圈发送的时间是昨天夜里11点17分。
11点17分……这怎么可能?昨晚这个时候周泽锦明明是在家里的。
一时间,叶朗的大脑成了一团浆糊。迟疑了两秒,他拨了周泽锦的电话。
叶朗知道周泽锦工作时很专注,因此很少在上班时打扰他,不过这会他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要向他求证。
“阿朗?”
周泽锦低沉柔和的嗓音通过电流传入耳中,叶朗问道:“你昨晚上送你弟弟回去了?”
周泽锦略微一顿,似乎没料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他随即答道:“是啊,怎么了?”
叶朗头脑混沌了一下,再次问:“你确定?”
“……确定,我出门的时候不还跟你说过吗?”
叶朗缓了两秒才说:“可我明明记得,你没去送你弟,是他自己回去的。”
那头失笑:“阿朗,你睡迷糊记错了吧?”
是吗?
真是他记错?
叶朗也有点不确定了,难道他真的把梦里的情景当成了真实?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毕竟有朋友圈为证,周泽锦的说法似乎更可信一些。
“……没事了,你就当我说梦话吧。”
周泽锦低低笑了两声,把电话挂了。
叶朗心中古怪的感觉仍然挥之不去,他发了会呆,然后斟酌了一下,给周泽云发了条微信。
叶朗:礼物很棒!昨晚还没好好谢你呢!
很快周泽云便回复:客气个啥?旅游带回来的小纪念品而已,又不值几个钱![呲牙]
又闲扯了几句,叶朗假装不经意的问:你们昨天到家肯定很晚了吧?你哥回来时我都睡着了。
周泽云立刻发来了语音:“是啊!我哥送他亲弟回个家还各种嫌弃!一路上说我娇气,我娇气啥了我?也不想想这么晚了哪还有地铁可以坐?打的要花多少钱?我一穷学生容易么我?”
叶朗有丝茫然,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答案是不是他想要的,无心再和周泽云说下去,直到下班他也无法去除心里的疑惑。因为实在太真实了,那么清醒的记忆,若说是假的,他有点说服不了自己,但是周泽锦他们也不可能说谎。
既然想不明白,叶朗只有强迫自己不去想。他下班时间比较固定,通常会绕道买一些菜回家,然后等周泽锦用他那双奇妙的手将它们变成美味的食物。
今天周泽锦回来晚了一点,他进门把大衣挂在衣架上,对听到声音迎出来的叶朗自然而然的展露出笑容,说:“不好意思,下午去见了一个客户,回来晚了。饿了吗?”
叶朗不答,看人的眼神莫名带着点怪异,突然走上前,伸手指去扯周泽锦的脸皮。
周泽锦的脸被扯的滑稽变形,他握住叶朗捣乱的手,顺势放到唇边轻轻一吻,笑说:“真饿狠了?”
叶朗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有点讪讪的抽回手,把人往里一推:“知道还不快去做饭,我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作者有话要说:想到哪写到哪,更新慢,大家可以多存几章再看,反正是个中短篇


第2章 第二夜
周泽锦很小便开始独自生活,练就了一手好厨艺,认识叶朗后更是突击了一阵。这些年,叶朗在他有意识的投喂下,加上自己又不思上进,堪堪三十出头,肚子上就长了一圈小肥肉。
周泽锦动作麻利,没多久就端上了三菜一汤。叶朗闻到饭菜香味,登时感到胃里空虚,暂且抛开一切,只顾埋头猛吃。
周泽锦见他吃得多,生怕他胃不舒服,说:“我们下去走走消消食?”
叶朗不肯:“饭后散步是老头子干的事。”然后他悠哉悠哉地泡起了功夫茶,说喝茶去油脂,比散步管用,全然没意识到,泡茶什么的,通常也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做。
周泽锦从不勉强他做任何事,说了一回便不再劝。他陪叶朗坐了一会,说道要去书房处理一些邮件。
叶朗点点头:“那你快去啊,早点做完,今晚我们早点睡!”
这么明显的暗示,周泽锦当然不会听不懂。他笑了笑,眼神有点直勾勾的,说:“好。”

叶朗早早就洗干净躺床上了,边玩手机游戏边等周泽锦,不期然地又回想起了白天的困惑。直到这时,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哈,大概真的是我做梦吧!
最后,好像也只有这个结论比较合乎情理。
叶朗决定把这件怪事抛诸脑后,不再费神。
没有等太久,周泽锦便进房来了。那人先是对叶朗微微一笑,走进卫生间里头,一会后出来,身上什么也没穿。
作为一个过了三十岁却仍然拥有清晰马甲线的男人,简直是所有同年龄段男性的嫉恨对象。不过不包括叶朗。这可是他的人!恋人身材好,赏心悦目,叶朗高兴还来不及。
两人自然地拥吻在一起,不消片刻,炙热暧昧的喘息声响起,似乎连房间内的温度都上升了好几度。
完事后,叶朗犯了烟瘾,坐起披上衣服。
周泽锦身上黏黏糊糊的,从后头伸出手臂圈住他的腰,小鸟啄食似的一下下亲吻他的后颈,甚至用牙齿撕咬了一下。
尽管咬的很轻,但该痛的还是痛啊!
怕痛星人叶朗一缩脖子,回头瞪他一眼:“什么毛病?还会咬人了?”
“我不是,经常咬你的吗?”
说到“咬”字的时候,周泽锦故意加重了语调,暧昧地扫过他的下|体。
呃,怎么觉得,今天的周泽锦特别……骚气呢?
叶朗不太适应,拢了拢睡袍,起身快步走出去。
站在阳台上吞云吐雾了一阵,叶朗尝试着吐个烟圈,效果不太理想。寒意不断从窗外涌进,再往领口里钻,他很快便想念温暖的被窝了,猛吸两口,把剩下的一点烟头掐咩,快步返回。
每次亲热完,周泽锦必定要再清洗一番。这次也一样,叶朗回去时,恰巧他冲洗完了出来,当然,这回不全光着了,至少穿了条内裤。
叶朗是没他那么讲究的,直接倒头就睡,不过照例先拿哲学书催催眠。
被子底下,周泽锦勾着脚趾,在他小腿上磨磨蹭蹭,意图再次勾起他的火气。
叶朗的火气没给勾上来,倒是生出一丝古怪的感觉。
“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周泽锦勾起嘴唇对他笑了笑,褐色的瞳孔略一转动,带出一抹潋滟的波光。
叶朗看着,竟觉得眼前的人有点陌生。
这一瞬间的陌生感让他下意识地转了个身,合上书,打了个哈欠,说:“别闹了,睡吧,明儿还要上班的。”
周泽锦似有些不甘愿,凑过去啾了下他的耳垂,才和他相拥着睡下了。

翌日早晨,叶朗照例在食物的香气中惺忪地睁眼,顶着一头乱发,套着拖鞋踏踏踏地走到饭厅。
“怎么是萝卜干?”叶朗有点不满地说。
所有小菜里,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萝卜干了,太硬;最喜欢的是酱黄瓜,爽脆可口,咸中带甜。
周泽锦看了看他,有点奇怪地道:“先前你不是还夸过这萝卜干好吃吗?我特意让下属从老家又带了一些来。”
他有说过这话吗?
叶朗懵了一下,挠挠头发,把头发弄得更乱之后,嘟囔说:“我……刷牙去。”

这一天跟往常大同小异。
到单位后,叶朗泡好茶轻啜一口,看着氤氲浮上的热气,微微出神。
直到他们科长进来了,往他这瞅了一眼,鼻子极轻微的抽动。
“哎呦,”他有点夸张的叫了一声,“还是小叶的茶好,闻闻这茶香,怕是上好的雨前龙井吧?”
“哪能啊,朋友自己家后山种的,不是什么好茶叶,就是比较绿色环保。”叶朗立刻拿出自己的茶叶罐,“科长您要是瞧得上,不如拿些回去。”
科长就等着他这句话,乐呵呵地接过:“那行,我拿点去尝尝,这年头自己家种茶的可不多了。”
叶朗口中说着“是啊”,目送科长离去。
这一打岔,把他刚才的思绪打断了,这会想起还有份报告没写,明天开会等着要的,他不敢再开小差,打开电脑文档敲起键盘。
到下班前报告顺利写完,一天的工作圆满完成,叶朗很满意,下班时买了两只螃蟹一瓶酒,打算小酌一杯。
周泽锦平时不碰酒,不过他见叶朗兴致颇高,便也陪着喝上一点。
“明天我就出差了,我不在的几天,你要按时吃饭,别错过饭点。”喝着酒时,周泽锦忽然说。
叶朗抬起头来,嘴角还嘬着一根螃蟹腿:“这么突然?没听你提过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