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文学电子书 > 血色浪漫 >

第94章

血色浪漫-第94章

小说: 血色浪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位小姐摸了他脸一把笑道∶〃干这事儿的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人,装什么蒜呀?这样吧,咱俩儿定个合同,以后你每天夜里来接我,我呢,对你免费。〃

    钟跃民终于烦了∶〃赶快掏钱,废什么话呀?〃

    那位小姐扔下钱骂了一句∶〃看你这抠劲儿,这辈子也就配当个臭开车的。〃

    钟跃民若无其事地收起了钱,他才懒得和这些鸡斗嘴,只要她付钱,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一对男女从夜总会里出来,男人伸手在招唤出租车,钟跃民生怕别的司机和他抢活儿,猛踩油门冲过去停下,男人搂着女人上了车,钟跃民问:〃您去哪儿?〃

    男人说:〃你先开车吧,去哪儿一会儿再说。〃

    钟跃民大喜,心说又上来一对野鸳鸯,这下又有钱挣了。他把汽车开上了二环路,沿着中间的行车道以六十公里的速度不紧不慢地开着,汽车开上了一座立交桥,从立交桥上望去,二环路两侧的市区***辉煌,鳞次栉比的高级饭店,写字楼,巨大的彩色浮法玻璃使装潢华丽的建筑物犹如水晶制成的模型。

    钟跃民望了一眼后视镜,突然一楞,后座上的男人正搂着女人在接吻,那女人竟是何眉,钟跃民见怪不怪地耸耸肩膀,随手点燃一支香烟。

    何眉小声对男人说了句什么,那男人立刻很不客气地喝斥道:〃司机,请把烟掐了,小姐不喜欢烟味。〃

    钟跃民低声说:〃对不起。〃他马上熄灭了烟。

    那男人的声音传来:〃何小姐,今天我特意没带司机来,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何眉撒娇道:〃你们男人那点儿心思谁不知道?即使是局级也免不了俗。〃

    〃嘘……小声点儿。〃

    何眉嘲讽道:〃你呀,活得真累,刚才我听你给老婆打电话,声音还挺温柔,问寒问暖的,我要是你老婆,没准也被你蒙住了,我真奇怪,你们男人撒起谎来怎么都是这样从容不迫?连谎言都是一样的,不是开会就是学习,我觉得好笑,即使是撒谎,也别这么千篇一律,应该有点儿创造性嘛。〃

    〃何小姐,你那张小嘴儿可真厉害,看问题总是这么一针见血,不过,你的看法并不全面,应该这样看,世上但凡有成就的男人,都是具有创造性的男人,而创造性是从哪里来的呢?我看是被女人激发出来的。譬如现在,我急切地需要你来激发一下我的创造力,怎么样,咱们去找个安静地方谈谈好吗?〃

    何眉心领神会地笑道:〃我好象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想开个房间,你太性急了,咱们今天是来谈合同的,好象没有别的内容吧?〃

    〃何小姐,合同目前只有一个,但想拿到这份合同的人却很多,我不得不进行某种权衡,如果你对这份合同志在必夺,那么就应该向我证明一下,凭什么这份合同该和你签,如果我认为你的理由得当,那明早就可以正式签约,何小姐,这毕竟是招标嘛。〃

    〃不愧是领导干部,说话滴水不漏,这些话甚至可以拿到会上去讲,没有人会从这些话里抓到什么把柄,不过,我却马上就听出了你的潜台词,好吧,既然话都说到这儿了,我会向你证明,我应该是这次中标的唯一人选……〃

    那男人吩咐道:〃司机,去香格里拉。〃

    钟跃民算计了一下,香格里拉饭店就在附近,下了立交桥再走两公里就到了,他算是白高兴一场,本来他打算上三环路多开几圈儿呢,谁知这位男士这么急不可耐地要去开房间,钟跃民的宰客计划显然要落空,他心里暗暗骂道,这孙子,你着什么急呀,有什么事儿难道不能在后座上做吗?钟跃民眼珠儿一转就来了主意:〃先生,我建议你们去别的饭店,我刚才拉了一位客人,他就是从香格里拉出来的,说是已经客满了。〃

    何眉一听他的声音马上警觉起来:〃哟,这个司机的声音怎么有点儿耳熟,您贵姓?〃

    钟跃民不动声色地说:〃姓钟。〃

    何眉惊讶地说:〃钟跃民?〃

    〃不好意思,正是鄙人。〃

    何眉笑了:〃想不到钟经理也成了出租司机了,生活真是一场喜剧啊。〃

    钟跃民笑笑:〃何小姐还这么漂亮,公关能力真是无坚不摧啊,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偷听您的隐私,请相信我的职业道德,你们说的话我根本没记住。〃

    何眉冷笑道:〃没关系,我对下人一贯是很宽容的,一个女人若是待人过于苛刻,就不太可爱了,是不是?〃

    钟跃民表示赞同:〃您真仁慈,简直象圣母。〃

    何眉说:〃真有意思,看来一个人的职业发生变化,性格也会跟着发生变化。〃

    〃要不怎么说呢,这叫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干什么都得进入角色。〃

    〃钟经理,干这行挣钱不多吧?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当然能,一会儿您多给我点儿小费就算帮忙了。〃

    (8)

    〃这没问题,只要你的服务使我满意。〃

    〃我一定尽心尽力。〃

    钟跃民把出租车停在一家豪华饭店的门前,这家饭店的客房部经理和他是熟人,曾向他许诺,每拉来一位客人住宿,钟跃民可以得到消费总额的百分之十的回扣,他刚才要是真把客人拉到香格里拉饭店,他找谁要回扣去?钟跃民敏捷地跳下车,抢在门卫拉车门之前打开车门,恭敬地扶何眉下了车。

    那个男人递过一张百元钞票:〃不用找了。〃

    〃谢谢先生,您真慷慨。〃

    那男人挽起何眉准备进门。

    钟跃民追过去:〃何小姐请留步。〃

    何眉停住脚步:〃什么事?〃

    〃不好意思,您刚才答应给我小费,我想您可能是忘了,但这对我却很重要。〃

    何眉无奈地掏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他。

    钟跃民恭恭敬敬鞠了一躬说:〃谢谢何小姐,祝您今晚心想事成,再见!〃

    钟跃民跳上汽车开走了,何眉呆呆地望着远去的汽车发楞。

    男人轻轻搂住她:〃何小姐,你怎么了?〃

    何眉喃喃自语道:〃我以前还真没看出来,这家伙还挺无赖的。〃

    钟跃民按照地址找到一个临街的,尚未开张的饭馆门前,他疑惑地对了对手中的地址,没错,就是这里。一个小时以前,他接到了高的电话,这丫头怪得很,失踪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做任何解释,听口气好象昨天刚和钟跃民见过面似的。她只是让钟跃民记下这个地址,马上来一趟,她有重要事请钟跃民帮忙,钟跃民一听说高有事求自己,自然不好推托,他还记得高照顾父亲的事,觉得自己欠了这姑娘的人情,他放下电话,骑上自行车就匆匆赶来。

    高正站在人字梯上粉刷天花板,她一见到钟跃民还是那副淡淡的表情,这么长时间没见了,她既没有惊喜,也没有一句起码的寒喧,她用刷子指了指地板∶〃跃民,把那个灰浆桶给我递上来。〃

    钟跃民拎起灰桶递上去:〃小高,出什么事了,这么火急火燎地约我来?〃

    〃当然有急事,不然敢劳你的大驾?我先把这点儿活儿干完,咱们一会儿再说。〃

    钟跃民四处张望着:〃这好象是家要开张的饭馆吧?〃

    〃嗯,可能吧。〃

    〃什么叫可能吧,说话这么阴阳怪气的?你给我下来,简直不象话,这么长时间没见了,见面也不知道叫声哥,你有点儿礼貌没有,还反了你啦?给我下来!〃

    高马上下了梯子,她用纸巾擦着手说:〃哥,我现在有难处,你能帮我吗?〃

    〃只要不是借钱,别的忙我都可以帮,你说吧。〃

    〃钱倒不想借,我只想借你的脑子,你看,这是我刚盘下的饭馆,你知道,我干这行心里实在没把握,我想请你和我一起干,咱们还当合伙人,好吗?〃

    钟跃民马上表示没有兴趣:〃小高,我现在没钱入股,你就免了吧。〃

    高望着他说:〃可你有能力呀,你的能力值一半的股份,你明白吗?〃

    〃小高,这是开饭馆,不是开救济站,你是不是想救济我?〃

    〃我救济你干吗?听说你出租车开得红红火火的,每天都盘算着怎么宰客,你还用救济?我只是想求你帮帮我,干吗说这么难听,你管不管吧?〃

    〃你想让我吃软饭?不行,我钟跃民还要脸呢。〃钟跃民转身欲走。

    高固执地拦住他:〃你敢走,怎么一点儿绅士风度没有,你还要一个女人怎么求你?〃

    〃小高,我知道你是想帮我,我心里领情,可帮人没这么帮法的,这等于我在占你的便宜呀。〃

    〃那好,算我雇用你好不好?你来当经理,我当老板,我这个老板听经理的。〃

    〃让我想想,好吗?〃

    〃哎呀,你想什么,咱们哪有想的时间?这里有多少活儿呀?我这几天都快累死了,咱们就算是说定了,现在该你干活儿了,我要休息几天,这儿交给你了,怎么干你说了算,我走了啊……〃

    高走了,钟跃民站在那里发了好一会儿愣。

    张海洋穿着件背心站在训练厅的中央,刑警队的十几个男女刑警都在一对一的进行散打训练。自从张海洋转业后被分配到刑警队,他就成了刑警队的散打教练,这是顺理成章的事,当初公安局选中他,也是因为看中他指挥过侦察分队,有很多专业技能适合于刑警工作,象他这样在部队从事过十几年侦察专业的转业军官,是最受公安局欢迎的。

    刑警队的队员们大多数都是从警院、警校毕业的大中专生,只有魏虹等几个人是从警官大学毕业的本科生,队员们都很年轻,大多数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以张海洋的眼光看,他们在院校里学的一些专业技能都是些小儿科的玩艺,练格斗时花架子太多,拳脚上缺乏功力,尤其是腿功很差,能踢过胸就不错了,象转身后摆腿这类高难动作几乎没人能做,这样的功夫,对付一般的流氓小偷尚可,但要对付受过训练的人就差得太远了。

    张海洋正在指导队员们练习散打,正好钟跃民有事来找张海洋,他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就笑了起来,对张海洋挖苦道∶〃他们是在练舞蹈吧?我怎么看着有点儿象文革时的忠字舞,你们是在排练什么节目吗?〃

    (9)

    张海洋没好气地说∶〃什么忠字舞?我们排练《天鹅湖》呢。〃

    钟跃民恶毒地嘲讽道∶〃那我怎么没看见天鹅呢?倒象是进了烤鸭店……〃

    张海洋骂道∶〃你他妈有事儿没事儿?没事儿赶紧走,别招我烦。〃

    魏虹穿着一身迷彩作训服走过来,她见过钟跃民,知道钟跃民和张海洋的关系,便笑着和钟跃民打招呼∶〃钟哥,你来啦?〃她转身递给张海洋一条毛巾∶〃看你这一身汗,快擦擦。〃

    钟跃民笑着问∶〃小魏,在你们张队手下日子不好过吧?我看他成天绷着小脸儿,事儿妈似的,扛着鸡毛当令箭,这刚混上个处级,给我的感觉已经是局级的派头了,我都替他发愁,将来真到了局级怎么办?〃

    魏虹看看张海洋笑道∶〃钟哥,你们老战友开玩笑,我可不敢搭话,要是得罪了张队,他以后非给我穿小鞋不行,钟哥,你喝水吗?我给你倒水去。〃

    张海洋用毛巾擦着汗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钟跃民严肃起来∶〃我刚才接到宁伟大哥的电话,他母亲已经报病危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