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文学电子书 > 血色浪漫 >

第75章

血色浪漫-第75章

小说: 血色浪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当了十几年兵,现在转业回来了,这些年你怎么样?〃

    〃当年我父母托关系把我从白店村调到一个地区的歌舞团,一直当独唱演员,结过一次婚,我丈夫是歌舞团里的编导,两年以后我们又离了婚,好在我们没有孩子,我的情况基本如此,你还想知道些什么?〃

    〃哦,这次是到北京来演出?〃

    〃前几年我从歌舞团辞职,到北京来发展,演过电影和电视剧,也出过唱片,象刚才这样的演唱会也偶而参与一下,都是***里的人,不好推辞的,有时还做点儿生意。〃

    钟跃民说:〃自由职业者?你生活得很洒脱嘛,秦岭,问句不大礼貌的话,你离婚以后又结婚了吗?对不起,你要是觉得不好回答,可以不回答。〃

    秦岭笑笑:〃没什么,我想这句话你早晚要问,我也应该告诉你,离婚的责任完全在我,他对我很好,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只是我自己对婚姻有些厌倦,其实我这个人不太适合给别人做妻子,大多数女人都喜欢把丈夫当做依靠,把家庭当做归宿,而我却不喜欢这种生活方式,所以……〃

    钟跃民接口道:〃明白了,你大概属于梅里美笔下的卡门那类女人,崇尚自由,要过一种无拘无束的生活,我很理解,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

    〃谢谢你的理解,跃民,你的确与众不同。〃

    〃可是……秦岭,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知道,我关心的不是你的过去。〃

    〃哦,对不起,我现在回答你,我还没有再结婚。〃

    〃太好了,我也没有结婚。〃

    〃接下来,你是不是该说,咱们能重温旧梦吗?〃

    (6)

    〃当然,这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你独身,我光棍,再加上当年一段儿旧情,咱们实在没有理由不在一起。〃

    秦岭目光幽幽地望着他:〃跃民,你想过没有,这十几年里能发生多少事,你不觉得这样很草率吗?〃

    〃这我有心理准备,我甚至无数次想过,等我再见到你时,你早已为人妻了,你丈夫很可能是个弱智者,他头扎白羊肚手巾,披件光板羊皮袄,冲我呲着黄板牙一个劲地傻笑,你怀里抱着个吃奶的孩子,身边还有五六个脏乎乎的孩子,个子由高到低,象台阶一样……〃

    秦岭笑得用纸巾捂住嘴:〃天那,我还有这种本事?你真的没变,还是当年的钟跃民,还是那张贫嘴。〃

    钟跃民注视着秦岭不说话了,秦岭也凝视着钟跃民。乐池中传来充满柔情的钢琴曲。

    钟跃民轻声道:〃秦岭,我现在坐在你的对面,请你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一下,看看能否找到当年那种感觉。〃

    〃好,让我感觉一下。〃她轻轻闭上眼睛静思片刻,又睁开眼睛轻声道:〃跃民,我得承认,当年的情景……犹如昨天。〃

    〃这就对了,和我的感觉一样,秦岭,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秦岭低声说:〃没有了,跃民,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

    钟跃民探过身子耳语:〃那我告诉你我想做什么,你听好,我想现在就得到你。〃

    秦岭顺从地站起来:〃咱们走吧。〃

    钟跃民没有想到秦岭竟然住在一个很豪华的别墅区里,这里的保安措施非常严密,钟跃民的汽车行驶在小区内,每转过一个路口都能着见身穿制服的保安人员在指示方向,秦岭的房子是一座红顶的二层小楼,墙壁是奶黄色的,楼下还是双车库,一道铸铁矮栏围着不小的花园。

    秦岭挽着钟跃民走进小楼,钟跃民惊奇地望着装饰得很豪华的客厅:〃我的天,想不到你过着如此奢侈的生活,做什么买卖能这样有钱?你该不会是贩卖毒品吧?〃

    秦岭脱去外衣说:〃跃民,你又来了?你那张嘴不说点儿刻薄话就不舒服是不是?〃

    〃那我就保持沉默吧。〃

    秦岭双手搭在钟跃民的肩上,温柔地注视着他:〃跃民,答应我,什么都别问,你不是想要我吗?好,我现在就给你。〃

    秦岭轻轻替钟跃民脱下西服,两人依偎着走上楼去……

    钟跃民静静地躺在床上,听着从浴室里传来的水声,他突然被一种前所未有感觉所包围,他无法用语言说清楚这种感觉,此时此刻,他从灵魂到肉体都被一种异样、温馨的氛围所笼罩……他感觉到秦岭已经来到他身边,正在用柔软的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身体,犹如春风吹过湖面荡漾起层层的涟漪,他的皮肤在秦岭的手下竟然敏感得颤栗起来,钟跃民不知不觉地进入一种晕眩状态……秦岭的嘴唇在他胸膛上留下一个个温柔的热吻,在幽暗朦胧的灯光下,她美丽的面容时而清晰,时而模糊,钟跃民觉得他和秦岭之间似乎隔着一层淡淡的,若有若无的薄雾,两人虽然近在咫尺,秦岭如娇似嗔,柔情似水的爱抚却如黎明前起伏的山峦,既朦胧,又遥远……秦岭温软细腻的肌肤充满生命的张力和质感,钟跃民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现,做爱竟能达到如此之境界,同为女人,竟有如此巨大的反差,一个极具魅力的女人不但能抚慰你肉体的饥渴,更重要的,是能抚慰你的心灵,他闭上眼睛,仿佛沉入温暖的海洋之中……

    钟跃民坐在办公室里,他在不停地接电话,几乎所有的客户都不先谈生意,只是说请他找个地方一起〃坐坐〃。钟跃民很纳闷,什么时候生意场上的人都不提吃饭了,一句〃坐坐〃就包含了所有的应酬内容。

    有个广州大公司姓王的老板想搞一批钢材,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钟跃民,几次邀请他〃坐坐〃,钟跃民实在分身乏术,也就推辞了。那个朋友很不满意,刚才来电话对他发了几句牢骚,说他一富起来脾气就见长,问他是不是有些找不着北了,钟跃民连忙向朋友道歉,答应无论如何今晚和那王总一起〃坐坐〃。

    他刚挂上电话,电话铃又响起来,这次是秦岭的声音:〃跃民,是我。〃

    钟跃民说:〃我知道是你,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快把我忘了吧?〃

    〃哪能呢,我无时不刻不在想念你。〃

    〃算了吧,你有两个星期没到我这里来了。〃

    钟跃民笑了:〃寂寞啦?〃

    〃就算是吧。〃

    〃那好,今晚等我。〃

    秦岭叮嘱道:〃早点儿来好吗?咱们一起吃晚饭。〃

    钟跃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我一定去,晚上见。〃他放下电话。

    何眉走进来:〃钟经理,有个叫宁伟的人,没有经过预约,非要马上见你。〃

    〃噢,他人呢?〃

    〃在会客室里,你要见他吗?〃

    〃请他进来。〃

    钟跃民才想起来已经好久没见到宁伟了,最近他净顾着和女人厮混了,把这位小兄弟都忘了。

    宁伟被何眉带进来,不知为什么,他每次见到钟跃民总是有一种拘束感,说话小心翼翼的,在部队时就是这样,这倒不是因为钟跃民当过他的连长,宁伟是个崇尚强者的人,当年钟跃民的战前动员给宁伟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记得钟跃民谈到死亡时的那种松弛感,他给特遣队员们一种感觉,那血肉横飞的雷场不过是个大游戏场,大家是上去玩一把,要玩就得玩得漂亮些。短短的几句话,就把弟兄们的血性挑起来了,这是个敢于亡命天涯的人,他觉得钟跃民身上似乎有股霸气,一种精神上的强悍,他说不清楚这种感觉,只是觉得无论到什么时候钟跃民永远是大哥,他的话不能不听。

    (7)

    钟跃民和宁伟握手:〃宁伟,最近好吗?〃

    宁伟说:〃大哥,我把饭馆卖了。〃

    〃为什么?〃

    〃买卖不好,尽赔钱。〃

    钟跃民说:〃看样子你有事找我,说吧,什么事?〃

    〃我想注册一个公司,现在缺注册资金,想请大哥帮忙。〃

    〃需要多少钱?〃

    〃五十万吧,借用时间一个月。〃

    钟跃民想了想:〃钱倒不多,我可以想办法,不过……你一定要守信誉,按时还回来,不然就麻烦了。〃

    〃放心吧,你还信不过我吗?〃

    钟跃民写了张条子交给宁伟:〃你到财务部拿支票,记住,一个月后一定要还回来,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再见。〃

    宁伟规规矩矩给钟跃民鞠了一躬:〃谢谢大哥。〃

    何眉把宁伟送出门,钟跃民从抽屉里拿出一些合同文件,准备仔细研究一下。何眉又回到办公室,走过来轻轻给他按摩肩部。

    钟跃民无动于衷地继续翻阅文件。

    何眉轻声说:〃跃民,休息一会儿好吗?〃

    钟跃民冷淡地回答:〃有事你就说。〃

    〃你最近对我很冷淡,我想问问你,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没有,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不是忙吗,人总不能一天到晚谈情说爱吧?〃

    何眉鼓起勇气望着他说:〃可你已经一个月没和我约会了,你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

    钟跃民看了她一眼,口气温和起来:〃你是知道的,我最近哪有空闲时间?〃

    〃我知道你忙,可我想,如果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就是再忙也能抽出时间来,对不对?〃

    钟跃民叹了口气:〃今晚我有个应酬,等应酬完了我去你那里。〃

    何眉吻了钟跃民的脸:〃我等你,你尽量早点儿,别让我着急。〃

    钟跃民早忘了,他今晚除了要和王总一起〃坐坐〃,还答应了去秦岭家吃晚饭,现在又答应了何眉,其实在他与秦岭重逢之前,他并没有闲着。除了何眉,他还有几个女朋友,一个是流行歌手,歌儿唱得一般,人倒是很漂亮,钟跃民是在一次酒会上认识她的,酒会结束以后,两人就直接去饭店开了一间房,顺理成章地上了床。还有一个女人,好象是个模特……总之,女人多了也能成灾,钟跃民也觉得自己有点儿扛不住了。

    钟跃民去赴宴的路上遇到一件不大不小的交通事故,他的汽车在一个十字路口被一辆〃雪铁龙〃轿车蹭了一下,他的司机小赵立刻刹住车窜了下去,经过检查,发现钟跃民的〃皇冠〃汽车被划了一道长长的擦痕,正荣集团的司机都牛皮哄哄的,更何况是对方车辆违章超车造成的,小赵自然不肯善罢干休,于是和肇事司机理论起来,钟跃民觉得有些疲惫,他懒得管这些小事,便没有下车,坐在后座上合着眼打盹。谁知双方越吵越凶,对方仗着人多竟动起手来,小赵挨了几个耳光,鼻子被打出了血,这下钟跃民就不能不管了,这是哪来的一群混蛋,撞了别人的车还打人,还没王法了?钟跃民钻出汽车吼了一声:〃住手!〃

    一个男人正揪着小赵衣领骂骂咧咧,钟跃民和那男人的目光对视了一下,双方都是一愣。

    那男人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钟跃民?〃

    钟跃民也认出眼前这个人是当年C军的坦克团一连长柳建国,也是北京入伍的干部子弟,在部队时和钟跃民经常有来往,柳建国是八一年转业的,临走时他给钟跃民留了地址,不过钟跃民早把记地址的笔记本搞丢了,以致和很多转业的战友失去联系。

    钟跃民大笑起来,:〃柳建国,是你这狗东西,你他妈还活着?〃

    柳建国松开小赵向钟跃民走来:〃跃民,真的是你?〃

    钟跃民笑着和柳建国握手:〃建国,我说这大嗓门怎么耳熟呀,原来是坦克手来啦。〃

    〃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