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文学电子书 > 血色浪漫 >

第31章

血色浪漫-第31章

小说: 血色浪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嗬,还连首长?我听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呀?叫声连长指导员就行了,还首长?你不觉得有点儿肉麻吗?要不赶明儿我也叫你班首长得了。〃袁军刻薄地挖苦道。

    〃袁军,你一个新兵口气可不小,不要以为你爸爸官儿大就可以不把基层领导放在眼里,你这样下去恐怕没什么好处。〃

    〃行啦,你找个凉快地方呆会儿去好不好?找什么碴儿呀,也就是现在,我脾气好多了,要放在以前,我非让你满地找牙不行。〃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袁军摸起一个大号搬手,慢慢向座舱口爬∶〃咱们到外面说话。〃

    〃怎么着?你还想打人?你等着,我去找指导员,这个兵我带不了……〃

    座舱盖砰的一声被关上,段铁柱到连部告状去了。

    袁军无力地坐下,恨恨地说∶〃真***虎落平阳遭犬欺……〃

    周晓白终于收到钟跃民的来信,她兴奋地直哆嗦,抓住信封就一通猛跑,一直跑到休养区的花园里,她坐在长椅上手忙脚乱地撕开信封,以致于把信纸都撕破了,钟跃民的信很简单,干巴巴的,不具任何感情色彩。

    晓白∶你好!

    我和郑桐已在陕北安下家来,这里离毛乌素沙漠很近,因此风沙很大,陕北的山地,都是土质很松散的黄土堆,由于干旱少雨,每座山包都是一个大灰堆,人走上去,就象走进了散包水泥堆,尘土飞扬,遮天蔽日。

    我们知青点共有十个人,都是来自海淀区不同的学校,大家以前不认识,现在也没什么好聊的,只有郑桐还能和我交谈。

    这里的农民生活很苦,基本上是靠天吃饭,这里没有灌溉渠道,甚至没有象样的平地,就更别提梯田了,春天把谷种撒在黄土坡上,剩下的事就是等着下雨,要是二十天内没有下雨,种子就会旱死,这一年就会颗粒无收,即使最好的丰收年景,粮食也只够吃八九个月的,每年青黄不接时,全村人就集体外出讨饭,这已经成了石川村的传统,我们知青目前的粮食还够吃一两个星期的,等粮食吃完,大家就该外出讨饭了,我和郑桐正在商量,是不是准备些节目,比如样板戏什么的,讨饭时还可以兼卖艺。郑桐这小子现在成天琢磨蒙人的招儿,一会儿说要练练吞铁球,一会儿又想弄点儿汽油练嘴里喷火,反正是想把当年天桥练把式的歪招儿全拿到陕北来唬弄老乡。我曾提议表演硬气功,弄几块糟一点儿的砖头码在他头上练开砖,但被郑桐坚决拒绝了,直到现在还没想出什么更富创造力的主意来。

    我现在正和村里的杜老汉学唱信天游,这老头儿肚子里简直是个杂货铺,一首同样的歌词他能唱出不同曲调的七八个版本,老头儿平时烟袋不离手,抽烟抽得肺气肿,一喘气就能听见肺部呼噜作响,嗓音如同漏气的风箱,可他那破锣嗓子唱陕北民歌简直是一绝,好几次听得我眼泪差点儿流下来,那种特有的韵味真是令人难忘,我是迷上信天游了。

    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春播了,看样子这几天不会下雨,播下的谷种很有可能被旱死,村里的常支书正在暗中准备祈雨仪式,因为他是党员,不能公开参加这类活动。

    总之,生活虽然苦一些,但我们很快乐,尤其是每天临睡时和郑桐斗嘴,其乐无穷,这家伙近来嘴皮子越来越好使了。

    困了,油灯里也快没油了,下次再写。

    祝∶一切顺利。

    (7)

    钟跃民

    1969。4。15

    就这一封干巴巴的信,没有一句问候,也没有任何感情流露,若是不相干的人看了,会以为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通信。不过,周晓白已经很知足了,她看得如醉如痴,时而捧腹大笑,时而潸然泪下。陕北农村的贫困程度使她感到震惊,这已经超出她的想象,她无法想象,要是自己处在那种环境里会怎么样。钟跃民的信中只有平谈的叙述,丝毫没有表现出人在苦难中忍受煎熬的心理状态,她仿佛能看见钟跃民和郑桐这两个活宝在苦中做乐的情景,周晓白很想知道他们的居住环境,他们的主食吃什么,有没有莱吃,干活儿累不累,可这些细节,信上一点儿没提。周晓白突然发现,她真是很喜欢钟跃民,这个家伙身上有种很特殊的气质,既浪漫又现实,甚至还有几分无赖,几分玩世不恭,几分游戏人生的生活态度,这家伙简直是个奇妙的混合物,和他相处,你会感到很快乐。他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找到好玩的事,而且马上就兴致勃勃地玩起来,还玩得一本正经,玩得很象那么回事儿。一个曾经迷恋柴科夫斯基音乐的人,居然又在穷乡僻壤迷上了陕北民歌,而他下个月的口粮还不知怎么解决呢。周晓白认为,讨饭是一件既痛苦又无奈的事,一个正常人的尊严和自信心都将被屈辱所代替,而钟跃民和郑桐竟然把讨饭当成了狂欢的节日,还煞有介事地准备街头卖艺,他们玩得可真开心,真不愧是〃玩主〃,这就是钟跃民。

    周晓白心中突然涌出一股柔情,她把信仔细装进贴身衬杉的口袋里,心里在想,一定要抽时间给他写一封长信,但愿他别玩得忘乎所以,把自己给忘了。

    此时在陕北的石川村知青点,钟跃民正盘腿坐在土炕上和曹刚下象棋,这是一场赌局,每盘棋的赌注是一个窝头,钟跃民已经连输了两盘,这笫三盘看来也悬了,他一不留神,被曹刚来了个〃马后炮〃,曹刚大喜过望地蹦下土炕:〃哈,你哪儿跑?马后炮,你完了。〃

    钟跃民连忙悔棋:〃哎哟,你的马在这儿?我没看见,不行、不行,我不走这一步了。〃

    〃又悔棋是不是?不行,咱这可是挂了赌的,你已经欠我三个窝头了,想赖帐是怎么着?〃

    钟跃民道:〃好好好,不赖帐,咱接着来,不就三个窝头么?〃

    曹刚伸出手:〃嘿嘿,本店概不赊欠,先把帐清了再说。〃

    钟跃民急哧白脸地说:〃一会儿开饭就给你,你急什么?来,再接着来,我先走了,当头炮。〃

    曹刚摇摇头道:〃不下了,吃完饭再说,要是你这盘再输了,连晚饭都没你什么事了,让你看着我吃,我也不忍心,到时候心一软,得,又退你一个窝头,我不是白赢了?〃

    〃我饿着我乐意,你也别心软,不就扛两顿么?小意思,来,接着来。〃

    郑桐走进窑洞说:〃跃民,昨天是你做的饭吧?粮食没了你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钟跃民一拍脑门:〃粮食没啦?哎哟,我想起来了,我给忘了,对不起,对不起,一点儿都没剩下?还能凑合一顿么?〃

    郑桐没好气地:〃连他妈一点儿渣儿都没剩下。〃

    曹刚恍然大悟:〃**,我说你小子连输了三个窝头怎么一点儿不着急?闹了半天是蒙我呢?〃

    钟跃民连忙解释:〃谁蒙你谁是孙子,我还真给忘了。〃

    郑桐笑道:〃你小子不是要带队要饭吗?走吧,跟村里老乡借几件破棉袄穿上,一人再弄一根打狗棍,要饭归要饭,这身行头可不能含糊。〃

    钟跃民搔搔头皮:〃就算去要饭也得明天去呀,今天怎么过?还一顿晚饭呢,嗯?这味儿真香,谁家做饭呢?〃

    曹刚说:〃那三个女生呗。〃

    在知青点的伙房里,蒋碧云刚打开热气腾腾的蒸锅,钟跃民闲逛般溜进来搭讪道:〃嗬,真香啊,做什么呢?〃

    蒋碧云眼皮都没抬:〃还能做什么?窝头呗。〃

    钟跃民腆着脸道:〃能尝尝么?〃

    〃不能。〃

    〃别那么小气,好歹都是北京海淀的,又是坐一趟火车来的,俗话说得好,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你看我这眼泪都快流下来啦……〃

    〃少套磁,有事儿说事儿。〃蒋碧云干脆地回答。

    钟跃民不屈不挠地说:〃得,不说老乡,咱们总算是邻居吧?两个宿舍挨着,中间不就隔着一堵墙么?《红灯记》里李奶奶那句台词是怎么说的?拆了墙咱就是一家人了,铁梅那句话说得更绝,你猜她怎么说?她说不拆墙咱也是一家子……〃

    〃钟跃民,你油嘴滑舌说了半天,就是想蹭饭吧?〃

    〃别说得那么难听,我只是想借点儿粮食,你看,一个是蹭,一个是借,这两者之间有本质的区别……〃钟跃民嘟囔着。

    蒋碧云直截了当地拒绝:〃不借。〃

    〃要不,算是高利贷吧,借一斤还两斤,怎么样?〃

    〃我不稀罕。〃

    钟跃民想发作又忍住,悻悻地走了。蒋碧云望着钟跃民的背影,脸上充满了轻蔑的表情。

    村支书常贵正坐在自家炕桌前吃饭,桌上摆着几个窝头,他和老婆孩子每人都端着一个大碗在呼噜呼噜地喝着野菜糊糊。

    钟跃民在外面喊:〃常支书在家吗?〃

    (8)

    常贵紧张地小声说:〃快收起来。〃

    婆姨飞快地把剩饭收走,常贵这才披着老羊皮袄走出门:〃是跃民呀,窑里坐。〃

    钟跃民走进窑洞,常贵按照村里的习惯用语寒喧道:〃吃了么?〃

    〃没有,常支书,你吃了么?〃

    常贵显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吃啥么?我家断顿啦。〃

    钟跃民似乎没有料到,他愣了一下,欲言又止,他仔细地审视着常贵,常贵也若无其事地眯起小眼睛和钟跃民对视。

    钟跃民忽然笑了:〃既是这样,那我就什么也别说啦,常支书,明天我们去讨饭,村里还有谁一起去?〃

    常贵蹲在炕前,装满一烟锅烟叶点上火说:〃把老弱病残都带上,这是规矩。〃

    钟跃民用哀求的口吻说:〃常支书,我们今天就有点儿过不去了,村里能先借我们点儿粮食么?让我们把今天先过去。〃

    常贵不为所动:〃哪还有粮食?咱村的人饿上一两天是常事,这不算啥,习惯了就好啦。〃

    钟跃民只好站起来告辞,他走到门口又站住,转过身来:〃支书,咱村没来过日本鬼子吧?抗日战争时,日本人没过黄河嘛,咱村到哪儿学的这套坚壁清野的功夫?〃

    常贵装糊涂:〃你这娃说啥?〃

    〃没说啥,支书,你歇着,我走了。〃

    钟跃民没想到粮荒来得这样快,也没想到一旦粮食没了,后果会如此严重。自从中午发现口粮已经用光,一直到晚上睡觉,男知青们四处借粮,竟没有借到一粒粮食,大伙生生饿了两顿饭。钟跃民明白,这里的农民已经是被饿怕了,他们把粮食看得比命还重要,你朝他借老婆也比借粮好开口。再说有些农民家里肯定也是早已断顿了,既然钟跃民曾经大包大揽地答应过支书,要带队去讨饭,那村民们就老老实实地等着。钟跃民以前一直认为凡事都一样,车到山前必有路。却没想到现在居然所有的路都被堵死了,就是想偷都没地方偷去。傍晚时候,钟跃民和郑桐走了十几里地,到相邻的许家围子去偷鸡,谁知在贫困地区鸡比凤凰还金贵,家家都看得很紧,他们一进村就被村民们盯住,走到哪儿都有人监视,根本没机会下手,再溜达一会儿,就发现许多村民手里都拿着扁担镰刀之类的家伙望着他们,钟跃民知道今天偷鸡是没戏了,闹不好再让人家暴打一顿,他们便识趣地打道回府了。谁知走到半路上两人就没劲了,只好走一会儿歇一会儿,用了两个小时才走回村。

    在知青点的男宿舍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