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电子书 > 文学电子书 > 血色浪漫 >

第109章

血色浪漫-第109章

小说: 血色浪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9)

    〃已经干到副师级了,这辈子恐怕要干到底啦,既然这样,还不如到野战军去带兵,总部机关虽说牌子唬人,可人满为患,总部机关有句顺口遛,叫…瞎参谋、烂干事、不要脸的助理员…我们局光大校衔参谋就有十几个,反正都是副师级了,按规定不会再转业了,于是就混日子,混到退休算。〃

    钟跃民表示赞同:〃这样也好,从副师长干起,只要干到正师就有晋将的可能,咱们这些人里也该出个将军了。〃

    袁军问道:〃跃民,我听说你那饭店成了救济站了,专收下岗的,有这事儿吗?〃

    〃没这么严重,就是几个插队时的哥们儿,下岗没地方去,就投奔我了,你们这些人,看着都跟真事儿似的,又是当副师长又是当学者的,你们有能耐给我安排几个下岗职工试试,有戏么?看来还得靠我这个奸商,钟老板没多大本事,只能做点小事,能解决几个就业的,也算是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你还别说,跃民还真是越来越深沉了,要是这种奸商再多几个,倒也是件幸事,就好比黄鼠狼,虽说偶而偷几只鸡吃,可好歹主食是吃耗子。〃郑桐对袁军说。

    袁军附和道:〃没错,这得看主流,偷鸡吃是因为一时没逮着耗子,还不许人家偶而犯个错误?〃

    〃还是哥儿几个理解我,我真想拥抱你们……〃

    〃别价,我对同性恋可没兴趣。〃郑桐说。

    袁军和郑桐坐了一会儿就告别了。钟跃民正准备看书,这时电话铃响了,他拿起电话:〃喂,我是钟跃民。〃

    话筒里传来张海洋的声音∶〃跃民,我已经做好准备,五月十六日,也就是后天,是宁伟母亲的忌日,我准备后天在北山公墓设伏。〃

    〃是啊,成败在此一举了,这件事早该结束了。〃钟跃民说。

    〃跃民,谢谢你帮忙,等我把这件事忙完,咱俩找个时间一起坐坐。〃

    〃张海洋,你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后天行动不打算让我去?〃

    张海洋小心地解释道:〃我带刑警队的人,还有一部分武警战士配合,你就别去了,反正你也帮不上忙,你是老百姓,没有执法权,我总不能发你支枪,让你也参加战斗?〃

    钟跃民怒道:〃张海洋,你们公安局就这么办事,过河拆桥?需要我时,我就是专案组的编外成员,不需要我时,就把我一脚踢开,这也太不仗义了吧?〃

    〃跃民,宁伟的身手你知道,后天闹不好就是场恶战,你去不但帮不上忙,没准倒添了乱,为什么一定要去?〃

    〃为什么?宁伟是你我的战友,他就是犯了天大的罪,临走时我也得送送他吧?张海洋,这件事你要是不帮忙,我钟跃民从此没你这个战友。〃

    〃跃民,你别急好不好?我跟局长汇报一下,你听我的信儿,好吗?〃

    钟跃民听也不听,狠狠地挂上电话……

    钟跃民在深夜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漫步,他嘴里吹着口哨,是歌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调子,他以标准的队列姿式甩动双臂向前走着。

    街口停着一辆警车,几个巡警拦住一辆出租汽车,正在检查司机的证件,钟跃民走到巡警面前,主动掏出身份证递过去。

    一个巡警上下打量着他说:〃我好象没要求你出示证件吧?〃

    钟跃民解释道:〃我不是怕您把我当坏人吗?〃

    巡警奇怪地问:〃你深更半夜的在这儿转悠什么呐?〃

    钟跃民收起证件说:〃闲的!〃他继续向前走去。

    几个巡警面面相觑,小声嘀咕道:〃这人有病吧……〃

    钟跃民漫步在一座街心花园里,他沉思了一会儿,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手忙脚乱地掏出了通讯录在路灯光下翻看起来,他终于找到一个电话号码,忙打开手机按动号码,手机中传来电话接通的蜂音。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柔和的声音:〃哈罗?〃

    〃我是钟跃民,请讲国语。〃

    女人的声音沉默了,钟跃民耐心地等着。

    〃跃民,真的是你?对不起,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

    〃秦岭,你好吗?〃

    〃我还好,你呢?〃

    〃我还可以,现在我这里是夜里两点钟,旧金山是几点?〃

    〃上午十二点,跃民,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你不是和周晓白单线联系吗?是她给我的,喂,你老公在旁边吗?他会不会吃醋?〃

    〃他不在家,再说,就是他在也没关系,他不反对我有一般交往的男朋友,跃民,你那里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你怎么还没有睡,发生什么事了?不然你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

    钟跃民的声音有些伤感:〃别担心,没事儿,我睡不着,一个人在街上散步,秦岭,我很想念你,何况我还欠着你的钱,我早把这笔钱准备好了。〃

    〃这点儿小事你何必还挂在心上,咱们不是朋友吗,跃民,你还是…在路上…吗?〃秦岭的声音还是这么悦耳。

    〃秦岭,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生命是一种过程,我们完全可以把这种过程设计得很有趣,这种过程之所以有趣是因为它是由一串连最初的体验所组成,初体验属于生命中最纯粹最美好的那一部分,它意味着梦想、勇气、新奇、刺激和执著……但很多时候,初体验往往还伴随着恐惧、担忧、绝望和危险,初体验是残酷的。我很喜欢体验这个词,因为我是个更看重过程的人。秦岭,你还记得吗?当年我们都很喜欢凯鲁亚克说过的那句话: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带着最初的激情,追寻着最初的梦想,感受着最初的体验,我们上路吧。〃

    (10)

    〃跃民,难得你还有…在路上…的激情,在我们的同龄人中,你恐怕是个另类,能理解你的人也许不会太多,但我想告诉你,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能理解你的话,那我肯定算一个,你听我说,那笔钱你在路上用吧,要说凯鲁亚克的年轻时代和现在有什么相同的话,那就是只要你上路就需要花钱。〃

    〃欠债当然要还,我这个人对冒险有着特殊的嗜好,万一哪天死了,岂不成了欠债不还的小人?〃

    秦岭生气地说:〃跃民,闭上你的乌鸦嘴,不要胡说八道,我最烦你说这个。〃

    〃秦岭,你那里天气怎么样?是不是阳光明媚?也许你坐在花园里,膝上放着一本书,我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你,可我一睁眼,这里还是深夜。〃

    〃你猜得差不多,我还真在看书,只不过是坐在露台上,再过几个小时,你那里就天亮了,太阳会照常升起,也许,你是第一个迎接阳光的人。〃

    〃秦岭;你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很满意;我收了几个学生,都是中国移民的孩子,我在教他们钢琴,前几天有个孩子在州里举办的少儿钢琴比赛上得了笫二名,我觉得挺有成就感的。再说,教钢琴课收入也不错,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至少我不会象以前那样一心一意靠在丈夫身上,我和我丈夫的感情很好,家庭生活很平静,我想,一个女人对生活的要求也不过如此了;想想这些年我走过的路,经历过;也爱过;而现在应该是过平静生活的时候了,跃民,我想告诉你一句话。〃

    〃你说,我听着呢。〃

    〃你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男人之一,我很怀念咱们相处的日子,虽然很短暂,可那是我最美好的回忆,你是个令人难忘的家伙,你要好好活着,少干些冒险的事,别让我们这些好朋友为你伤心,好吗?〃

    〃谢谢你,秦岭,祝你好运,我挂了。〃

    〃祝你幸福,每天都沐浴在阳光里,再见……〃

    北山公墓的山坡上排列着密密麻麻,形态各异的墓碑,这是个普通的日子,没有什么人来扫墓,整个公墓静悄悄的,只有一个守墓老人在墓碑间巡视着,他走过一排排墓碑,回到自己的小屋,公墓又归于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墓碑间的小路上传来脚步声,听起来是两个人穿着皮鞋走在石板上发出的声响,脚步声显得很沉重,很缓慢,在潜伏中的钟跃民和张海洋听来,这脚步声简直响若擂鼓……

    宁伟和珊珊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小路上,宁伟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手里抱着一束白色的马蹄莲,珊珊身穿黑色套裙,手挽着宁伟一步步走来……

    他们走到一座墓碑前,轻轻把花束放在碑座上,宁伟双膝跪下,珊珊也跟着跪下。

    宁伟望着墓碑上父母的遗像说:〃爸、妈,儿子和媳妇向你们告别了,我们这一去恐怕就不回来了,请二老放心,儿子早晚会和二老团聚,爸、妈,儿子和媳妇给二老磕头了。〃

    两人连磕了三个头,珊珊抬起头来,两行泪水滴落下来,宁伟也抬起头来,他的脸色平静,无半点泪痕,他站起来,掸了掸膝上的尘土……突然,他似乎查觉出什么,闪电般拔出手枪……

    他发现自己前后左右的墓碑后面出现全副武装的警察和武警战士,无数只枪口在向自己瞄准……

    张海洋的声音传来:〃宁伟,你被包围了,我命令你放下武器,马上投降。〃

    宁伟突然扑倒珊珊,抱着珊珊横滚到墓碑后。

    〃宁伟,你跑不了啦,不要抱有侥幸心理,希望你能明智一点,放下武器投降。〃

    墓碑后宁伟的声音显得很平静:〃张海洋,你应该了解我,我这个人从来不服软,要我放下武器投降,这不可能,我警告你们,谁要是硬往我枪口上撞,我也没办法,实话告诉你,我这里还有三十发子弹,我不会浪费子弹,要是有三十个人陪我一起上路,倒也挺风光的。〃

    张海洋小声对身旁的武警狙击手说:〃注意目标,他只要露头就开火,这小子是铁了心了。〃

    那个狙击手熟练地架好〃79〃式狙击步枪,从四倍的光学瞄准镜里望去,宁伟藏身的墓碑前,只有荒草在晃动,他隐蔽得很好。

    狙击手边搜索着目标边说:〃张队,这小子是个老手,隐蔽的角度很刁,根本不露头。〃

    〃别忙,耐心点儿,会寻找到机会的。〃

    钟跃民悄悄地挪过来道:〃海洋,告诉你手下人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别看你们穿了防弹背心,这没用,宁伟专往眉心上打,没有必要增加伤亡,我来和他谈谈。〃

    〃你要小心,千万别露头。〃张海洋小声叮嘱道。

    〃我还用你教?〃钟跃民大声喊道:〃宁伟,我是钟跃民,你听见没有?〃

    宁伟的声音从墓碑后传来:〃钟大哥,你也来了?你说吧,我听着呢。〃

    〃宁伟,你是个老兵了,以你的军事常识看,今天你眼前的地形和双方的态势,你还有可能突围吗?〃

    〃我知道,这已经是死棋了,但还有最后一招儿,叫困兽之斗。〃

    〃宁伟,我曾经当过你的连长,你说句心里话,我钟跃民对你怎么样?〃

    〃钟大哥,你对我很好,只是我对不起你。〃

    〃宁伟,那你听我一句劝,放下武器投降吧。〃

    (11)

    〃大哥,我做不到,你总不会和他们一起骗我吧?放下武器就会得到宽大,这可能吗?我手上有好几条人命,放下武器是死,不放下武器也是死,反正是死。〃

    〃你说得不错,我不想骗你,你肯定是死定了,你手上有好几条人命,法律绝不会宽恕你,我和张海洋虽然是你的战友,可我们谁也救不了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4

你可能喜欢的